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这是一条出城的路。
  小县城本身就不大,马彪子蹬了二十多分钟,就出了县城了。然后又顺一条小土路,拐上一道坡,接着,又蹬了小半个钟,我们来到了一个叫清水沟的小村子。
  我和阮师父俩人加一起,将近三百斤的体重,这一路还有不少的上坡,可马彪子蹬起来跟玩儿似的,到地方,汗珠子不出一个,直接拐进村子里,绕了半圈,搁一扇破木头门前停下来了。
  “老李!老李!”
  “啊……老马啊。你来干啥来了。”
  打从门后边的农家小院里走出来一个叨烟的半大老头子。
  马彪子:“这不前两天,跟你说了嘛,借你马,用一用。”
  老李点了下头:“啥借不借的,那老军马,你想溜啥地,你直接过来牵不就得了。”
  马彪子:“行了,行了,快把门开开,我进院儿。”
  我和阮师父跳下车。
  这时,我心里有一疑问,我就小声问阮师父。
  “阮师父啊,马彪子到这儿找马干啥?”
  阮师父一脸笑:“我让他来找的啦,马步,马步,没有马,怎么学马步?“
  啊……
  我平生,第一次听说,学马步,要有马!

  这会儿,就进了院儿,马彪子给老李头卷了根烟,然后,一招手,领我和阮师父奔后院去了。
  屋后院是一块菜地,地边儿上,有个搭好的马棚子,棚子里,养了一匹高大的青花大马!
  这马一看就不是当地品种。
  长的又高又大,只是瞧岁数,好像有些老。
  老李这时走过去,给马棚子门开了,然后摸摸马的脑袋说:“好马啊,好马,就是岁数大了点,这不,部队要处理,正好我侄子在那边,我就花了个小钱给买来了,这运来,还费不少事儿呢。”
  “活儿是干不了喽,守着它,到时候它咽气儿了,我给它找个好地方埋了吧。”
  老李眯眼,打量着马说。
  马彪子这时转身对阮师父说:“老李以前搁内蒙那边倒腾牲口的,他跟这些牛啊,马啊,有感情,有感情。”
  阮师父:“老人家,慈悲呀,慈悲。”
  老李却不吃阮师父这套,他摇头说:“啥慈不慈悲的,这玩意儿,这,你不能拿它们真当牲口,它们懂,真的,啥都明白,是不,老青花?”
  老李拍了拍大马的脑门。
  那马,一扭头,又一低头,好像是在回应他一般。

  马彪子说:“行了,老李,这马,我牵出去走走,对了,它爱发毛不?”
  老李:“毛啥呀,告诉你吧,这家伙,聪明着呢,真的,聪明着呢。”
  当下,马彪子把这匹老青花马牵出来。
  老李问,我们是不是要骑,骑的话,得给上嚼子,马鞍子什么的。
  马彪子问有没有?
  老李说有。
  就这么,老李一通收拾,整明白了。我,马彪子,阮师父,牵了马,就来到了清水河村的晒场。
  晒场是村里人,晒豆子,苞米这类粮食的地方。
  场子很大。
  到了这儿,阮师父跟马彪子嘀咕几句后,马彪子转身走了,换阮师父跟我一起研究这个马步。
  这时候,阮师父说:“知道马步是什么吗?”
  我马上比量了一下。
  这个,是电视,电影里学的。
  阮师父见了后,他笑了:“你这个,姿势,倒是也跟马步差不多,但神,心法什么的一概都没有。”
  阮师父接下来告诉我,武字一道,最重的一个心法。
  什么是心法,就是身子骨里领的那道精神。
  一样是拳,对着动作,比划下来,那叫照葫芦画瓢,是学不到真本事的。
  真心法是师父压箱底的东西,旧时候,真心法一句话,能让师父多领五年的养家银子。
  因为,旧时候,都是徒弟们供养着师父。
  比如这心法是十句。
  师父一年教一句,妥了,够他十年度用的了。
  也别说人家师父损,这也是一种方法,因为,有时候的确,需要用一年来领悟一句话的。
  阮师父讲,马步最出功夫,劲力,等等一切,都是打从马步里出来的。
  但马步怎么站?
  阮师父让我翻身上马了。
  我也没打悚,害怕,按阮师父说的,嗖嗖两下,踩了蹬子,一翻身,嗖,横跨马鞍上了。
  “好,好哇!”
  阮师父站下边,仰头看我说:“你这没骑过马,动作,还能做的这么好,不错,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好苗子。”
  我骑马身上,我说:“阮师父,接下来,我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