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我捧着阮师父的几件衣服,呆呆地看他们打。
  整个人的身心,完全沉浸于那股子气场中,一时间,我仿佛也是一位身怀顶尖功夫的武学大师,我也跃然跳入场中,跟这两人一起试拳,搭手!
  渐渐,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晰,我好像已经走了过去,跟着他们的节奏一起,打他个畅快淋漓!
  哈!
  突然,一声雷霆般的爆喝在我耳朵边炸响了。
  我一个激灵。
  眨眼间,我回过神,猛地感觉天旋地转,肚子里有说不出的恶心,身上一阵发冷,豆大的冷汗,唰唰地就浮出来了。
  我眼,又黑了。
  好像是要晕过去,但在我晕之前,我听到一个焦急的声音。
  “马师父,这孩子,他怎么……怎么出神了?”
  这是阮师父的动静。
  接着,我听到马彪子讲了一句。
  “这孩子小时候,有个奇遇,嗯,也是好事,也是坏事!看他造化了,来!咱给他背回我那地方去吧。”
  听完这句话,我心智全无,彻底昏死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人已经躺在马彪子的小火炕上了。
  然后,我睁眼,看到马彪子正跟阮师父一起说话。
  “还是神魂和身子骨不合拍,这才让他这么容易就出神儿了。看来,这也是那萨满婆子,给我出的一道题呀。”
  这是马彪子的话。
  阮师父这时说:“按这么说,你教的那点东西,不够他消化,不够他耗的?”
  马彪子:“是啊,但你说,我身上这功夫,玩的好的,就是一个八极,可我那老师父说了,不让我收徒,因为我这人性子野,喜欢到处惹事儿。收了徒,等于是害了徒弟。”
  我一听到这儿,刚想说,马师父,我不怕,你收下我吧。
  可我一张嘴,感觉脑门子,脸上都生疼,伸手轻轻一碰。好家伙,这才发现,头上,脑门子,还有脖子上都扎满了针灸针。
  当时不懂,反正是给吓的够呛,也就不敢说话,只缩在炕里,听这两人言语。
  阮师父沉声:“这样的话,马师父,你的意思我懂了。这孩子不错,又一心想学武。我呢,要说真收徒,一定要跟师门那里说清楚才行。但是呢,不收徒,我还是有东西教他的!“
  马彪子笑说:“什么呀?”
  阮师父:“二字钳羊马,依他的身子看,他现在还不能站,站了命门火旺,容易出事儿。我还是教他马步吧。”
  马彪子:“好!阮师父,果然出手就是真东西。早听说,你这马步,是师从的南派拳师,然后又到蒙古,黑龙江,新疆一带,找了高人指点,这才学全的。”
  阮师父:“哈哈,不敢当,不敢当啦!就是喜欢这个。之前,给你的信里也说了,我就是喜欢这个东西,这不,这几年生意也好做,赚了点钱,就特别爱学这个,所以,肯下功夫来找人交流。”
  “对了,马师父,你的那个贴山靠……”阮师父欲言又止。
  马彪子:“边儿去!贴山靠,八极根儿上的东西,能随便外露嘛。”
  阮师父哈哈一笑,末了又说:“还好,我没问你,哼哈以声驱气,以气发力的要决,要是问了,你会不会赶我走哇。”
  马彪子:“赶你走到不会,你把你铁线拳的东西拿出来交换就行。”
  阮师父一愣,稍许,跟马彪子相视哈哈一笑。

  两人笑过,阮师父朝我这里一看,然后他说:“你看,这孩子醒了。”
  两个师佼一见我醒了,立马过来,然后,又是给我推拿,又是给我行针,忙活了半天后,我身子骨终于暖和,然后,力气也恢复了。
  马彪子见我没事儿了,他没说什么,只习惯性地板起面孔。然后一本正经跟我说:“这两天呢,别看电视,别看什么闲书,做功课,上学,听讲,这都没事儿。完了呢,你找两本儿……咦,我这儿好像有本古书来着,你等等啊,我翻翻。”
  马彪子转身,打开组合柜,搁里边一通的翻腾,末了找出一本还是线装的蓝皮书出来。
  我抻头一瞅,然后我迷糊了。
  书上写了三个工整的字。
  ‘淮南子’
  马彪子把书拿出来,爱惜地摩挲了下崭新的封面说:“这书,还是当年我出师门时,师父给我的,师父说我身上杀性太重,少了道家灵性。所以,把这淮南子送给了我,让我放在身边儿,多读读,多悟一悟道家根儿上的东西。”
  “可惜呀,这么多年,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马彪子抽动下鼻子,将书放到我手上说:“你呢,回去没事儿就看这书,看不明白,你也得看,你……哎,我不管了,反正,你每天,得把这上面的字儿,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给我拿眼睛,一个个地看一遍!”
  我接过书,翻了一下。
  好家伙,全是繁体不说,更加让我震惊的是,这书上的字,竟然是人,手工用毛笔写出来的。
  小楷!蝇头儿那么大,字字如峻峰山岳,苍劲浑厚之余,丝毫不失灵秀。
  马彪子:“这繁体字儿,认得不?”
  我说:“认得,认得。”
  马彪子:“好好看,用心看啊。我也没什么好东西传你,这个,是我师父亲手书写,送给我的,我给你了,你得当宝贝,好生收藏,别弄坏了,弄丢了。”
  我手捧书,咬牙说:“马……马彪子请放心,我,书在人在,人亡,书也不亡。”
  两位师父看了我这副样子,相视之余,不免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