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来了,来了,9点更新来了。晚几分钟,大家别怪。
  -------------
  -----------------
  --------------------------
  至于我,我吃的不亦乐乎,只觉得,这是我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了。
  一个小时后,吃饱喝足。
  我主动端盘子,收拾碗筷,拿到旁边,接了水来洗。
  马彪子则和阮师父一起坐了桌子边上,抽烟,喝茶,聊天。
  他们聊的很多,但我都听不懂。
  什么形意门,又有谁谁,在哪儿把谁谁打坏了。什么太极门的又出了个大忽悠,到处骗拳,什么西北红拳的几个人,又惹大事儿了。
  还有什么,八卦掌出国了。
  等等,全是我听不太懂的言语。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转眼太阳落山了。
  我收拾完,搬了个椅子,坐边儿上听他们讲。
  这两人,又讲了一会儿后,马彪子端杯喝了口茶说:“差不多了,咱们搭搭手去。”
  阮师父也放下茶杯说:“行,走啦!”
  两人这就起身,离起的时候,我注意,阮师父仍旧拎了他那个装了不知名东西的大帆布包。
  就这么,我跟两人身后,离开这里,沿河沿,一路奔北走。
  走了十多分钟,顺河堤一条小路下去,然后,拐到一处片小树林,钻过一丛丛的灌木,就到了一片空地。

  马彪子到了空地,来回溜了两趟笑说:“练家子,一天不练身子骨都发痒。但这拳,大庭广众练不得,容易惊到人,所以就收拾了这么一块地方,怎么样,这地界儿,还行吧。”
  马彪子问阮师父。
  阮师父打量说:“好地方,好地方哇,那个,马师父,我们这就开始?”
  “开始吧。”马彪子说完,把上身外套除了,又从随手拿的小塑料袋里取出一双布底鞋换上。
  与此同时,阮师父也将上衣脱了,直接就光了个膀子。
  我看着阮师父的膀子,我没看出多少肌肉来,好像也挺平常。
  当下,阮师父脱好了衣服,抱在怀里,四下瞅瞅,发现没地方放,正要往树上挂。我上前抢步,接过了衣服说:“阮师父,我帮你捧吧。”
  “好好,多谢,多谢阿仁了,多谢。”
  阮师父将衣服交手中,他拧身弯腰,打开帆布包,然后我只听到哗啦一阵,干脆的金属撞击音。紧接着,待阮师父转过身时,我已经看到他的两个胳膊上挂满了锃明瓦亮的大钢环子。

  大钢环子,我没太细心去查多少个,但满满的,挂了两个胳膊的小臂全都是。一个个呀,沉沉的,全是实心,实打实的精钢做成。眼么前,在西落太阳光的照射下,明晃晃地泛着一道道光儿。
  这东西,真够气派的。
  但很快,也就转眼功夫,阮师父戴了钢环,做了两个动作后。
  我再一次被震到。
  肌肉!他身上的肌肉,全都起来了,就好像充了气一样,但又不是气,而是货真价实的肌肉线条。
  马彪子这时站在另一处,见我打量阮师父,他高声说:“关仁呐,你看好了,这可是正儿八经的铁线拳,讲究个硬桥硬马,练的时候,重一个桥手的功夫,有个千斤坠领着。然后,拿二字钳羊马来养腰,肾和命门。旺的是命门一股火,打的是精气一道神!”
  “哈哈,马师父,果然高人!果然,果然!”
  阮师父一晃大钢环子,哈哈一声笑。
  马彪子:“不敢当,不敢当啊。来,关仁,你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了。”
  当下,马彪子一甩手,走到阮师父面前,朝他一抱拳。

  阮师父,同样回礼。
  我仔细盯了两人的礼,然后心里明白,还好,这打的不是生死拳。
  相互行了礼。
  马彪子身子一矮,脚在地上一拧,哼了一声,哗!
  整个人跟一发炮弹似的,就冲过去了。
  阮师父抬了两臂往前一架,砰!哗啦啦……
  马彪子侧身,抬了小臂,直接就撞在阮师父架起的钢环子上了。
  这劲儿,真大呀。
  阮师父身子一晃,屁股朝下一沉,我清晰看到,他的鞋底好像陷下了一公分有余。
  马彪子一胳膊肘撞完,跟打雷似的,又吼了一记哈,然后动作连环,胳膊一收之间,整个大后背,呼一下子就贴上去了。
  阮师父架了胳膊,朝前也是硬接,硬撞。
  砰!大钢环子撞在马彪子侧背。不见马彪子喊疼,反倒看见阮师父身子微微一晃,然后他的两脚又陷下去了一点。
  “好功夫!八极,贴山靠!”
  阮师父吼了一嗓子,猛一吸气,肚子一胀一缩,横了手,砰砰,大拳就撞过去了。
  马彪子一边接,一边喊:“这马步!漂亮!”
  喊过,哈!整个人像一座山似的,轰的一下靠上去,大拳头,砰砰跟钢环子硬撞。
  我再次给震到了。
  也就是,我有了点所谓的国术底子吧,要不然,我还是会让他们给惊到。
  且不说马彪子,这人打起拳来,多凶,多悍,有多么可怕的一股子钢狠之劲。就说阮师父,之前看着挺文静含蓄的一个人,手上套了大钢环子,哗啦啦这么一动。
  全身的肌肉都起来了,一条条,跟大蛇似的在身上盘着。
  但同时,他的两只脚好像磁铁般,紧紧吸附在地面上,移动,行走间,丝毫不落空。
  由于是切磋,所以两人打的好像没那么快。
  我再看马彪子,发现他用拳头的时候不多,多数是胳膊肘,肘尖,膝盖来顶,撞,扫。两人近的时候,马彪子就用肩膀来撞,顶,还会用后背来冲撞。
  而阮师父,始终就是一个稳,砰砰的,抬了两个胳膊,一招一式的接,架,挡,拦。
  我看的热血沸腾!
  这丝毫不是夸张!
  他们展示的,那种古朴的动作,出手,落脚间,释放出的那种绵绵不断,又沉稳如山的劲力,形成了一道难以描述的气场。
  这是真正的武!
  这是真正武者的精神!他们不是在撕杀,不是在争你死我活,而是在用武诠释一种古老纯粹的精神和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