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唐燕哼了一声说:“齐凯,你要是不答应我。我话都不跟你说一句。”
  齐凯一听这儿,他蔫了。
  “行……不打,不打了,我次奥,我这亏吃的,大发了。让人给干趴下了。哎,唐燕,你说我搁一中,我咋呆呀。”
  唐燕郑重:“你跑百米呗,这不,再有一个月,学校要开运动会了。你要是百米拿第一,你一样,老有名儿了。你要是能破了以前记录,哼,我领我班女生给你献花儿。”
  齐凯一听他乐了:“真的。”
  唐燕:“真的,一言为定。”说完,她又转头看我说:“你也不许打了,听好了没有。你要是再打,我才不稀罕找你教什么书法呢!”
  我脸红了。
  唐燕这时一笑,拉了我的手,又拉了齐凯手说:“来,来,握个手吧。行不?还有,等过两天你好的,齐凯,我请你们吃饭。”
  当我的手,让唐燕的手拉着,跟齐凯的大爪子握住的时候,我从唐燕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名状,但却十分有力量的东西。
  那是什么?
  也是多年后,我懂了。
  那是德!
  女人,身上的德!
  一个男人,有道,可以成就一份事业。一个女人,有德,则可兴旺一个家族!

  接下来,我和唐燕一直守着齐凯把点滴打完。
  期间,学校有老师过来。虽然,老师们对齐凯的伤表示怀疑,但齐凯的态度很明确,就是他训练不小心碰伤的。然后,我给他背来了医院,就是这样。
  然后,点滴打完,医生又检查一番,开了些口服药,来涂搽的药给齐凯,这就完事了。
  结帐的时候,我去看了一下。
  连检查费,一共是五百多。
  不行!这钱,不能让唐燕掏,我得想办法,还给她。但这钱,从哪里弄呢?
  我思来想去,我想到了二叔。
  二叔家开旅店,叔和婶特疼我。他家旅店的对联还是我给写的呢。
  我先跟他们借这个钱,到时候,过年了,再想办法攒点压岁钱还吧。
  想妥了打算,我也释然。
  唐燕看我神情不定,就笑了下说:“不用你还的,我爸,我妈,我还有我家亲戚老给我钱,过年压岁钱就好多。我都攒起来了,不用你还,真的不用你还。”
  我哼哈答应着,心里却在想,这钱一定要还。
  再然后,就没什么事了。
  我们返回了学校,我拿了书包,回到了家里。
  爸妈显然也不知道这事儿,一切,风平浪静。
  第二天周六,一天的课。
  课间,碰到齐凯了,但也只是礼貌打招呼,没有过于热呼,也没冷言冷语相对。

  周日是半天课。
  下午休息。
  我吃过了饭,想着还钱的事儿,正打算去二叔家旅店。没想到,在街上走了两圈,竟拐到了去东大河的路上。
  对,该见见马彪子,跟他说一声这事儿了。
  我去了马彪子的鱼棚子。
  老远,看着他,正坐在门口听收音机呢。见我来了,他打收音机关了,就这么坐着,抬头瞟我一眼:“来了。”
  我说:“来了。”:
  “你事儿,成了吧。”马彪子问。
  我如实,把战况,结果,汇报了一遍。
  马彪子:“搁医院花多少钱?”
  我说:“连检查费什么的,一起是五百七十二块六。”
  马彪子点了下头:“嗯,跟我估算的差不多。那个……”他这时,把怀里搂的一个破皮袋子拿过来,拉开链子,从里面取了一叠钱。
  “一共是七百,你打完了,还得给人家营养费什么的,这钱,你得出,你知道吗?”
  我啊……
  马彪子拿过我的手,把钱放到我手里。
  “坐吧!坐下说话。”
  我略显不安地,拿了个塑料凳子,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马彪子抻手,从放秤的桌子上拿过烟盒子,慢条斯理的卷了根烟,点上后,抽一口说:“你这也是身上有功夫的人了。这有功夫的人,出手,是什么样,今天你也见到了。现在是法制社会,干啥,都讲究个法律。你给人打坏了,轻的要赔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误学费,对了,还有个,什么精神损失费。”
  “重的,你要进班房。打死了,你要让国家抓起来枪毙偿命!”
  我听着这些话,我身上有一丝冒冷汗的后怕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