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这些变化,如果按道家的理论讲,就是我的元神,在我这副肉身上,终于可以体现出来了。
  也就是说,我正在慢慢建立,肉身与元神之间的通道。
  当然了,这只是微微的一小步,并且还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一小步。
  毕竟,这个通道的建成,绝非朝夕之功。
  它,需要修道习武之人,倾注一生,乃至数辈的心血才能完成。(‘数辈’大概,指的就是转世什么的吧。)
  日子过的飞快。
  转眼,单挑的时候降临了。
  周五,中无吃完饭,回学校的时候,大虎在操场拦住我了。
  “听说你要跟齐凯单挑?”大虎一脸不相信地看我。
  我点下下头:“嗯。”
  “次奥,想死吧!跟他单挑,你知道咱学校有多少人跟他?知道吗?“
  我想了下:“高一五班的男生,好像都挺听他的。“
  大虎:“知道,你还跟他挑?你说你,你真要能打也行,你这还不能打。你说……哎,我都不希得说你。这样……“
  大虎看了眼四周说:“我小舅知道这事儿了。他的意思呢,看咱们都是学生,在一起打什么的不好。他呢,想立局,请你俩吃个饭,然后把这个事儿给化了。“

  我一怔:“这……”
  说实话,我听到这消息,也挺高兴的。大虎小舅听说是混的很厉害的社会人儿。很能摆平一些麻烦事什么的,他能出面,真要给化解了,好像也不错。
  我想了下说:“那咱小舅,真要这么打算,我行,我干。”
  大虎:“嗯,这样,我小舅呢,也不是白帮助。他呢,也不多要,你拿两千出来,完了,晚上的饭钱什么的,你管一下,你看行吗?”
  大虎一脸认真地看着我说。

  大概是从那天,大虎一脸认真跟我说他小舅的一番好心时,我就知道,这个社会是残酷,现实地。
  两千块钱?
  把我卖了吧。
  把我卖了,看能不能值那些钱!
  我苦脸对大虎说:“我上哪儿整那些钱去呀,我,我整不来呀。”
  大虎左右看看,又小声说:“咱们河对沿,那不是有个破药厂吗?我看那里有挺多破电机,要不,我领你过去,你拆几个卖了?反正,那玩意儿,也没什么人看着,咱卖了,谁也不知道。”
  “那电机里头,全是铜,老值钱了。”大虎眼珠子冒绿光,仍旧是一脸认真地跟我说。
  我打了个激灵。
  然后拿狐疑目光看大虎。

  我看了三秒,随之我确定,这人绝对不是我朋友,真的不是,不是我朋友。
  并且,由此我还联系到了大虎身上一些可疑之处。
  他抽烟,且抽的还是软中华。
  他身上,有好几件名牌儿。
  他用的钢笔,都是派克的,还有,他有个ZIPPO的打火机。
  这些东西,对我们这个小县城的孩子来说,是绝对级别的奢侈品。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他却有。
  可是,他的家境,并不怎么富裕呀。
  他的钱,哪里来的呢?
  不容我多想。
  大虎推了我一把说:“次奥,干不干呐,你吱个声儿。”
  我苦笑:“不干,干不了那个,我真干不了。”
  “次奥,没JB出息!行了!反正吧,到时候,我这边也不能眼看着你让人打死,到时候,我能出手的!你放心吧!”
  大虎伸手,拍拍我肩膀,转身走了。
  我目送他离开,从此我知道,我跟他再不会是一路之人。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跟大虎掰了。
  我也没多去想,而是尽可能地放松自已。然后,迎接下午的那场单挑。
  单挑是指两个人,在没有裁判的前提下,空手打一架。
  对,就是空手,打一架。
  赢的站着,输的躺着。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中午回家吃了一顿饱饭,然后又搁沙发小睡了一觉,转身回到学校,还没等进校门,老远就看见唐燕站在校门口,好像等什么人。

  唐燕很美,很漂亮。
  真的,非常,非常漂亮。
  我有些不太敢看她,故意低了头,装了若无其事的样子往校门里走。
  “关仁!关仁!”
  唐燕在叫我。
  我脸稍微红了一下。
  这个,以前我可是没有过的。
  我停了一下,还是转过身,低头对唐燕说:“干啥。“
  “你真要跟齐凯打?”唐燕语气冰冷。
  我不耐烦地说:“男生打架,女生别跟着掺合。“
  唐燕:“行!关仁,你变了,你怎么能这样儿?我不希望你们打,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在中间帮你们调合。“
  我冷笑:“谢谢了,多谢了!“
  说完,转身,拧头,直奔学校而去。
  回到班级,我一出现在门口,很多窃窃私语的同学立马不说话了。随之,同学们向我投来了很复杂的目光。
  我用了这个词,很复杂。
  就是说,每个人的目光都不一样。有怜悯,有蔑视,有敬佩,有担忧。
  相对来说,蔑视和敬佩的各占一半吧。
  齐凯在学校欺负的不是我一个,但能站出来,跟他单挑的,好像,只有我一人!
  这事儿,成不成,我也得干了!
  就是这么简单。
  下午,我课上的很认真。大声跟老师一起朗读英语,认真听讲,凡事都做的一丝不苟。
  终于,体育课到了。
  我收拾好自已的东西,看了眼同桌大虎,我说:“我要是回不来,帮我拿书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