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首先拳头疼,其次,我使不好那股劲儿。我没感觉肩膀,腰上有什么劲。我感觉使劲的还是胳膊。
  马彪子看我呲牙咧嘴的模样儿,他笑了。
  “功夫,是那种容易学的吗?你这才哪到哪儿?战场上,杀人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可为这一眨眼,你背地里要有死上几十回的心和毅力,你才能成。”
  “没指望你立马就会,我瞧见你这动作,心念领的也差不多,照这个练吧。”
  马彪子拍拍我肩膀,又开始指导我蹲着走了。
  蹲着走,更费力。
  首先这个蹲,就不是蹲马路伢子的那种蹲法儿。
  它的要领是,大腿跟小腿不能挨着,要有一定的距离。
  这难度,跟站马步差不多了。其次,要求膝盖不能过脚尖。按马彪子话说,我要是过了脚尖这么练,不出三月,我这两腿的膝盖可就废了。
  再者,上半身,能直尽量不要弯,脑袋要有一股子耗子打洞的钻劲儿。两手要背在身后,走的时候,脚丫子不能折,不能弯,脚掌要平移出去。
  动,动的是两胯,而不是脚和腿。腿脚只是两个支撑,它不发力,也不动。动的是胯,但胯动,身不要扭。这样,一步步来走才行
  至于发力,力量来源的是腰,肚子,还有肚脐眼里边下三寸,丹田的位置。
  这个难度,一样很大。
  我在马彪子的指挥下,一阵忙活,勉强做到位,谁知刚一挪脚,叭,就给自个儿扔了一个跟头。
  马彪子倒也不责备我。还是那句老话,没指望我一下能成。
  功夫这东西,都是教了,做不到。回去后,慢慢花大力气,一点点磨,最后,这才做到。做到了,天长日久,这身上就长劲,就有功夫了。

  接下来,又做了两边蹲着走。
  马彪子仔细看了,感到我动作姿势,都领会了。这才教最后一个,跪着睡。
  这个容易。
  我小时候,就爱这么睡觉。
  大体就是,跪床上,然后腿腰,全都蜷起来,脸微微侧过来,垫在枕头上,两手反背,自然放到身体的两侧。
  这个动作,我做的挺到位。
  一下就成了。
  马彪子赞许之余,他跟我解释说:“跪着睡,来自道家,往根里找是道门的功夫。其实,这国术,武学,全都是道门里的东西。这跪着睡呢,模仿的是人在娘胎肚子里的姿势。这么坚持睡下来,身上的一些慢性病,慢慢会好不说。胖的能瘦,瘦的还能胖。”
  “但还是那个,贵在,坚持!”
  马彪子拍了拍我后背,示意我可以下炕了。
  我麻利地转身,穿鞋。
  马彪子沉忖说:“三天后,你到我这儿来一趟,我验一验你悟的怎么样。行!你接着练,不行!这三个功,你也甭练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国术师父传拳,传本事就是这样儿。
  东西教了,能不能出功夫,能不能有造化。全凭个人的本事了,没本事,别说师父不行。而是人,真真的没把功夫,做到正地方。

  不过,当时,我倒也没想那么多。
  我心里揣着仇恨呢,我这得报仇啊。
  有念头,跟着领着,就有了一股子劲,做事就有了动力。
  是以,虽然看起来,马彪子教我的功夫没那么神秘。但我却是认真的。
  我这一番下决定,让马彪子看在眼里,他朝我默默点下头。又挪身瞅了眼屋里墙上挂的石英表说:“这都六点多了,再过一会儿,你得放学。我也不留你在这里吃饭了。你回去,想办法跟你爸妈说你去哪里了。但你得记住,你不能露我。明白吗?”
  我点头,表示懂了。
  初二是晚上七点半下晚自习。
  这会儿是六点三十多分。我从马彪子这儿溜达地往学校走,正好能赶在晚自习结束,回去取书包。
  至于,跟爸妈,老师那边的交待,我就在路上,慢慢想吧。
  当下,拿定了主意,我这就跟马彪子告辞,整理了衣服,离开这里,直奔学校去了。
  到了学校,正好赶上放学。
  我站在校门口,看一波波往外走的人。
  不大一会儿,我见着大虎了。

  大虎是我同桌,性别男,学习不怎么样,平时也挺喜欢打架什么的。
  他也不是跟我一起读到初二的,他是初一下学期,从五中转过来的。转学的原因,是跟老师顶着干,让老师打了,然后他还手,拿椅子给老师砸了。
  由于性质比较恶劣,他让五中开除。后来,他爸想办法,托关系,转到我们一中了。
  一中原来没有初中部,初中部是四年前才成立了。
  也是为了扩招生源,所以,学校就留了他。
  老师估计是看我比较文静,所以就将大虎安排跟我一桌,希望借此影响他。
  我立校门口,远远躲开一群抽烟,骂人,斜楞眼瞟女学生的社会小混子。我看到大虎后,我朝他喊了一声:“大虎!”
  一个,个子不是很高,但长的很壮实的平头男生应了我的话。
  他闷头,拎了两个书包,快步走到我面前。
  “咋地啦,听说你让人打了。是齐凯?你咋惹他了?”大虎把书包递给我。
  我接过:“别说了,这事儿,我自个儿想办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