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张轨年轻时候的洛阳,绝对称的上是当时国际化的大都市,往来的各方商人带来各地的奇珍异宝,各色商品前来兜售,上至南方的稀奇珍珠,北到塞外的绝世良马,当然,奴隶买卖倒是允许,只要有钱,当然是政府发行的铜钱,就能买到几乎你想要的一切。
  张轨不是来洛阳逛市场的,也不是学当时的晋朝首富排行榜第一的石崇那样(这个排名有争议)花上大把的珍珠去买绿珠的。
  来洛阳,原因在于老师皇甫谧的推荐,他要去拜访当时的名士,黄门侍郎张华。
  如果说皇甫谧的故事告诉我们浪子回头金不换,那么张华则要给我们讲述孤儿在这个艰难的社会中,如何一步一步的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长为国家栋梁之才的故事。
  张华的家乡在今天北京附近,可惜当时的首都不是北京,也享受不到首都户口带来的种种优待,而且,从小就失去了父亲,成了孤儿。
  在古代男权为主的社会里,男子往往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方兴未艾的女权运动当时还不见踪影。而张华的父亲,虽然是曹操当权时候的渔阳太守,相当于北京地方市长,公安局局长等诸多职务一肩挑,权力还是很大。可显然在收黑钱,混灰色收入方面和现在的李刚李局长一比,只能属于幼儿园水平,因为他死后,家境立刻陷入困境,年幼的张华不得不靠放羊维持家庭的生活。
  有一种观点,是男孩子要穷着养,这样能锻炼出他们坚韧的品格,也不会形成骄奢的心理,而女孩子则要富着养,这样以后再找人家的时候,不会被物质的条件轻易迷惑。
  而我们的小张华,则显然属于没人管的地步,自己虽然有个权一代的父亲,但是不会用权,结果人走茶凉,不过张华倒是刻苦用功,除了放羊,还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等待将来有一日报效祖国。
  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张家当时败落到了什么地步,魏晋时代的士族结亲是很讲究门当户对的,什么档次的家庭找什么样的儿媳妇有诸多的讲究,后世手握兵权的侯景想解决个人婚姻问题,打报告给上级梁武帝,要求找当时的大户人家,王家或者谢家找个姑娘娶了,结果上级批复,你的出身有问题,需要加强自我改造,王谢两家你就不要想了,再往下的家庭中寻一个吧。
  心怀不满的侯景后来发兵叛乱,尽屠王谢等大户士族,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却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当时高级士族对于血统的看重和门第的重视。
  张华也属于当时典型的绩优股,但是奈何没人看上,家里太穷,也没有哪个大户人家愿意把女儿嫁过去受苦,结果,眼看着张华要成为大龄剩男了,乡里的刘放亦出手了,把女儿嫁给了他。
  话说中国古代,大户人家嫁女儿也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往前了说,吕老爷子看上了当时的街头小混混刘邦,把女儿嫁给了他,有了之后吕氏无限风光(不过后来作乱被诛是后话),刘秀起兵时候,也是靠着郭家的小舅子鼎力相助。而最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当属后来的独孤信,一门三女皆是皇后,北周,隋,唐三朝的皇室血脉里都是流淌着独孤氏的血液,到了谁当政都不吃亏,这才是嫁出了水平,嫁出了风格!
  不过,既然有人愿意嫁女儿,张华家里也就这情况,连个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只好就这么凑合了,乡人刘放亦之后究竟家世如何史书上没有详细记载,不过从乡人两字的称呼上,我们不难猜出他的社会地位并不是很高,很有可能是当地的一个富裕的小地主,也就是俗称的庶族地主。
  但是我们要佩服他看人的眼光和勇气,在没有人关注张华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而张华也没有辜负老丈人的期许,自身的艰难处境并没有打垮这个年轻人,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终于写出了《鹪鹩赋》这样的传世名篇,让当时的名士阮籍看了之后也是赞叹不已。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呀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每当笔者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总能想起那个千年前伏案写作的那个年轻人,虽然卑微的小鸟也有自己的天空,也有自己的羽翼要展开,可以粗布麻衣,可以节衣缩食,但是,我还有我的梦想,我会为了这个梦想而奋斗,“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那春光里。”每一代的年轻人,都有追逐梦想的权力,那种逐梦人的执着也坚持,往往最能打动我们
  得到当时名士赞赏的张华从此命运改变,不久,自己的父母官鲜于嗣向朝廷举荐了张华,进入当局者视野中的张华,随即开始了自己的宦海沉浮,人世间多了一个精明强干的官僚,少了一个奋发著书的少年。
  张轨得到老师的推荐,只是比起别人来多了一个面试的机会,若是没有些真才实学,倒是瞒不住这位从小便见识过人世艰险的张大人。不过,到底是从小跟着名师学习,而且就居住在京师洛阳附近,天下的新鲜消息通过路边社张轨也是能够跟得上时代步伐。不出所料发挥出色,面试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面试官和面试者不光对学问(经义)进行了深入的交换意见,而且对于当下的国家大事,双方互相交换了意见,并达成广泛共识。
  张华交谈之后当即认为自己为国家又发现了一个人才,而对于安定郡(张轨户籍所在地,所以招工,升学都需要以安定郡为准办理)的人事选拔工作很是不满意,认为如此人才都被埋没了十分可惜,当下给张轨打了个高分(二品之精,注意一品大多是虚设的,并不授予个人,所以二品之精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不过,发觉了人才的张华此时倒还无法直接向朝廷推荐,因为这个时候自己的官职也只是黄门侍郎,类似于现在中南海幕僚的性质,并没有实际权力,看上去天天跟着领导转悠,但实际上并无实权。
  于是,为了不埋没人才,也是不想把张轨拖入党争之中(张华的政治生涯起起伏伏,最后身死族灭,不过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就把这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引荐给了当时的掌管皇宫禁卫军的卫将军杨珧。
  杨珧大家可能不是很熟悉,不过他有一个比较有名的哥哥叫杨骏,他还有一个更有名的侄女,就是当时晋武帝的正妻杨皇后。哥哥是太傅,自己掌管禁军,又主持过人事工作,权高位重属于实权派中的实权派。
  杨骏仗着自己女儿受宠,又是当朝国舅爷,骄横跋扈的目空一世,不过自己这个弟弟倒是十分有自知之名,多次劝阻哥哥要收敛一些,可是就是不听,后来武帝一死,杨骏把持朝政,又被贾后勾结外藩做掉,杨珧虽然依然辞官,急流勇退,但是受到哥哥牵连,还是身死。
  不过这个时候的朝廷之中,南面的吴国还没平定,西面羌人正在开展一年一度的造反大戏。外界的压力使得朝中大佬们有所顾忌,政治斗争还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杨珧感觉舍不得外放这样一个人才,中央公务员招考有没有放出合适张轨的岗位,一拍脑袋,算了,给我当办公室助理吧(辟为掾,掾即副手之意)。
  张轨就此迈出了人生的第一个重要一步,出任卫将军的副手,凭借着自己老师为自己打造的良好关系网,凭借着自身出色的条件加上自己父亲的努力,张轨一步一步的在京师这个官员一抓一大把的地方站稳了脚跟,直到被任命为太子舍人。
  我们知道,接班人的问题关乎国体安危,就比如眼下人类历史最伟大的金胖子家族第三代即将顺利完成史无前例的三代世袭,在一个共和国名号的国家实现这样的创举,着实是不容易。二代领导人,伟大的金日成将军自然要为儿子铺好路,垫好砖。
  晋武帝司马炎同志也面临这样的情况,按照传统,他的接班人将是诸位皇子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一般是嫡长子,不过长子早亡,排名第二的司马衷因为母亲是杨皇后,因此光荣的晋升嫡长子序列,并被立为太子。
  这位司马衷同志,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皇帝,当然有名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弱智和低能,比如闹饥荒的时候老百姓为什么不喝肉羹,院子里的青蛙是给谁家叫等经典的问题一直娱乐着后人。
  不过实事求是的来说,司马衷同学智商不高可能是真的,但真实弱智或者呆傻,到应该还不至于。作为养尊处优的皇家公子,不知道民间疾苦是很正常的事,毕竟我们不能要求官二代也天天下基层锻炼,回答的问题如此,只能是缺乏生活常识和生活经验所致,而至于青蛙为谁叫的问题,倒是给人以穿越般的物权法的概念,从小就对于私有财产和公有财产分的如此清楚,其实司马衷的智商还是可以的。
  不过身处乱世之中,司马衷就算是再精明能干,他那个好爹爹留下的看似精巧无比,实则步步臭棋的安排,早就注定了他的一生将充满了波折,我们不能忘记,为了永保司马家的江山,晋武帝将自己子弟都外封为王,并且授予了地方民政,军事大权,一个个虎视眈眈的叔叔伯伯们,可对这个小侄儿一点好感也没有。
  在这样的环境中,张轨出任太子舍人,太子舍人,本是汉代设立的官职,通俗来说,就是像当年陪着彼得大帝玩打仗的那伙小朋友们的角色一样,选择出身清白的良家子,陪着太子殿下,也就是司马衷同学看书,学习,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