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短期而言,北方士族却是在战争中利益受损,但是魏晋时期的国家架构实际上是皇族与士族共治天下,只要土地,特权还在,士族的利益损耗是可以修复的,实际上,早在刘渊时期,就已经有很多北方士族开始投效于他,抛开道义不谈,更重要的是,这些士人,在现有体制内看不到上升的希望,因此寄希望于一个新体制给予自己更多的机会,刘氏立国和后来石勒开国,都和士族支持分不开。
  而南渡的高级士人,表面上看继续自己惬意的生活,但是实际上要面临着与南方士族争夺土地,特权的斗争,南渡中人口,财产损失也是惨重,而且必须更加依赖于皇权来维系自己的存在,这又导致本身权力和独立性的丧失。
  晋时期北伐的屡次失败,实际上还是无法有效整合士族的力量,更多时候对于内部的忌惮多于对外界的防范,在实际力量并不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失败不可避免。


  谈到这个问题,也有意思,笔者之前翻阅过一份历史论文,却是提出了许多匈奴与hun这两者之间的巨大区别,和匈奴比,hun的文明程度似乎更低,而且作战方式也不太相同。
  其实本文中的匈奴,和汉代的匈奴也已经不是一回事了,刘氏家族的子弟多会汉文化,而且也受过相应的高等教育,而且匈奴五部迁居内地多年,融合速度依然加快,正如之前说道的,如果假以时日,以威权施压,经过一代或者两代人的努力,隋唐时期的大融合有可能提前到来,而刘渊,也有可能成为一名晋朝官僚体制中出色的基层官员,但是,历史没有假设。


  司马家族很有趣,往前数三代,往后追三代,不敢说历代都是天纵神武的人才,但是前者如司马炎,大一统,后者有司马炽,司马邺不屈不挠的顽强死守,单单只有司马衷这个角色成了晋朝覆灭的罪魁祸首,其实,他很无辜。
  这里倒不是为他辩解,而是再回顾下司马衷的基本势力面,司马炎留下的势力盘,基本以京师为主,扩大禁军规模,征召高级士人子弟入京,都已经是历朝历代该做的,就是要将高级士人和司马衷捆绑在一起,加上外戚杨氏,叔公辅政,只可惜基本盘出了问题,首先内部平衡被打破,紧接着,外部平衡也在内部势力的邀请下介入,整个政治系统实际上已经崩溃,到了这个时候,司马衷除非避难江东,推到重来,重新打造基本盘,否则也是没有任何机会,至于他的疯傻,反而成了一种毫无威胁的表现,而保护自己活到了八王之乱的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