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奈何生在帝王家
  十一月,天空中再次出现日食,而在平阳城,关于司马邺这个高级俘虏的最终归属问题,刘氏家族也开始了自己的争论。
  实事求是的说,和之前对待司马炽的刻意羞辱不同,这一次刘聪对待司马邺却是比较客气,赏了司马邺光禄大夫的官职,而且出游时也命司马邺为代理车骑将军,作为御驾车队的前锋行进,并且可以手持武器。
  但是即使是在平阳城附近,晋朝的遗老遗少还是很多,不少人很快认出了这位看似威风,内心却十分痛苦的年轻人,竟然就是不久之前端坐在长安禁宫中的晋朝天子,年轻人指指点点,而上了年纪,还记得前朝旧事的老人们,则不住的抱头痛哭。
  同样在车队中的新任皇太子刘桀发现了民众中得这些现象,杀亲叔叔都毫不犹豫的他,对于杀一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俘虏也更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不过上一次的自作主张已经让老爹很不满意,因此这一次,他不敢造次,只是私下里提醒刘聪,要注意司马邺的人望,还是早点杀掉为好。
  刘聪并不相信作为俘虏的司马邺还能够有什么威胁,而且从江东传来的消息看,琅琊王司马睿已经自称晋王,开始营建朝廷,虽然一直不肯称帝,但是实际上的统治核心已经转移到他那里,如果此时杀了司马邺,那么司马睿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登基称帝,让敌人开心的事,刘聪才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去做。不过,一切还需要观察,再做定论。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超出了刘聪的预料,也加速了司马邺的死亡,虽然这一结局早已经注定,但是来的如此之快,却让人吃惊。
  十二月,入冬的平阳宫廷开始频繁的在宫中举办宴席,出席的不仅是刘氏家族的成员,手握兵权的将军,以及高级行政官员,还有以司马邺为首的晋朝被俘人员,之前还是你死我活的仇敌,现在又是地位各不相同,吃饭的众人各个心怀不同的心事,却也只能将气氛维持下,不敢扫了刘聪的兴致。
  喝酒看心情,心情不好,再好的酒也无味,刘聪自饮自乐一会儿发现下面的众人没几个举杯的,心中当然有些不满,随即,下令司马邺劝众人饮酒,并且负责倒酒,换酒杯这些杂活,一时之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匈奴贵族饶有兴致的看着晋人的天子为自己服务,而晋朝的旧臣们则是悲伤不已,强忍着悲痛无法言说。
  刘聪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酒喝多了,就需要开闸放水,刘聪也不例外,只是身为帝王,即使是这样私密的事,身后也少不了随从,当然刘氏皇族的规矩还没有后世法兰西时代那样连王后生子都要众人围观,只不过倒霉的又是司马邺,被迫拿着伞盖,当成侍从,跟随刘聪去洗手间。
  到了这个时候,晋朝旧臣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尚书郎,前晋朝旧臣辛宾冲向司马邺,抱住他放声大哭,伴随着他的这一举动,许多晋朝臣子也再也忍受不住悲伤,痛哭起来,让刘聪尴尬无比,隐患就此埋下。
  真正要了司马邺命的消息,很快从洛阳传来,晋的河南内史赵固,和河内内史郭默在匈奴兵撤退期间,重新进驻被抢劫一空的洛阳城,随即和刘桀的大军对峙,晋军虽然人少,但是依托城防优势,使得匈奴兵进退不得,惹得刘桀很不满意,而最让他不满意的,还在于赵固发布的消息:
  活捉刘桀,拿他换天子司马邺!
  实话实说,赵固倒是很看得起刘桀,因为此时司马邺还是名义上的晋最高领导人,而刘桀还只是汉赵帝国这边的二把手,用二把手换一把手,无论怎么看都是刘桀身份的提升,只是刘桀的心中,可不是这么想的。
  历来两军交锋,你来我往的攻心战只是起到辅助作用,真的指望谣言摧毁军队的概率,那就和中彩票一般渺茫,赵固的扬言背后,却是刘桀的无可奈何,整整十万人的步骑混编大军被托在洛阳城北,而赵固这样的小股晋军,在刘桀看来,简直连土八路都不如,巨大的压力下,刘桀不得不想办法转移老爹刘聪的不满情绪,而眼下,就有一个绝佳的靶子,而刘桀的建议中,最有分量的是这么一句话:司马邺如果死亡,那些晋朝的遗老遗少们,就会丧失希望,至于赵固,郭默,李矩之流,也就不用王师如此费力的征讨,自行消散了。
  只杀一人而活更多的人,刘聪很明白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境界,十二月二十日,晋愍帝司马邺被杀于平阳,时年十八岁。
  消息传来,晋军士气大跌,刘桀令刘雅领军进击,赵固惨败,逃奔阳城山(河南登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