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韩璞的军队早已经耗尽了粮草,而且弓箭也早已经在与羌人长期的对射中消耗殆尽,战马很多也被杀用来充饥,因此面对着羌人可怕的标枪和弓箭射击,唯有快速的贴身近战,才是凉州军能够生还的唯一可能。
  但是凉州引以为傲的凉州重骑兵和全副武装的重装步兵,在山地作战时候顾虑很多,重装的步兵无法快速接敌,而一旦抛弃重甲,又会在羌人的弓矢面前损失惨重,当这道两难的选择题摆在韩璞面前的时候,他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
  选择很快就来了,但是却是以一种谁都没有想到的方式,抚戎张阆从金城(今甘肃省兰州市)带来了救命的援军,会和韩璞前后夹击,大破没搞清楚情况的羌人武装,杀敌千余人,顺利解围。
  魏晋的时代,既是英雄辈出,征战杀伐最为惨烈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时代,宗教的剧烈碰撞使得很多预言不断出现,而当年在永嘉初年的时候,长安流行着一首神秘的歌谣:秦川中,血没腕,惟有凉州倚柱观。
  结局如同歌谣般惨烈,伴随着刘曜的大举西征,雍,秦州各地不安分的蛮族和地方豪强纷纷起兵,互相攻伐,战火的残酷,也超过匈奴兵的烧杀劫掠,而当这场大祸真的以末日预言的方式降临的时候,连见惯了赤地千里惨状的史官们,也只愿意在史书上留下了寥寥数笔:秦雍州人,死者十之八九。
  当黑暗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惨烈降临的时候,似乎那无尽的虚空中,是无可救赎的毁灭,而正走在转型和涅槃之路上的中华,还远未到她所要经受最屈辱的时刻。
  

  
  公元317年是晋朝覆灭的开始,同时也是各方政治势力新一轮洗牌的开始,当韩璞的军队还被围困在山区时,不战而逃的弘农郡内史宋哲总算到达了江东,并且奉上司马邺遗诏,劝说司马睿登基称帝。
  三月九日,司马睿正式称晋王,设立皇家祭庙和祭祀天地的祭坛,分封文武官员,跟随司马睿的诸位大人们纷纷升官,而在平阳,一场大屠杀悄然展开。
  在经过了试探,恐吓之后,刘聪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弟弟刘乂受到民众的欢迎程度,而最为可怕的在于,作为氐人部落族长单氏的外孙,刘乂一出生就自动获得了诸多氐人,以及臣服于氐人的羌人部落的效忠,而且刘聪整编部队时,将这些氐羌人部落整备成为军事单位,由大单于领导,刘乂,恰恰就是领导这些彪悍武士的大单于。
  在那场灭晋之战中,这些部落的武士和贵族在刘曜攻陷长安之后在晋朝的西北腹地发起叛乱,几乎彻底摧毁了晋朝在北方反攻和复兴的希望,而其中一支,则是长期围困了韩璞的远征勤王军,一时之间,作为征服英雄的刘曜风光无限,而最重要的是,氐人,羌人部落集团的势力迅速崛起。
  双方的矛盾势如水火,长期以来,匈奴五部作为汉的立国之族,一直享受着超然的政治地位,备受尊崇,但是随着国家势力的扩大,其他民族势力纷纷加入,同时,中华人的士族势力也开始介入,客观上分散了集中于匈奴人手中的权力,加上长期战争对于匈奴族青壮年的损耗,使得其地位并不如之前稳固,刘聪击杀自己亲弟弟的目的,除了为自己的儿子继位扫平障碍,还有就是重新将国家回归到匈奴人一家独大的局面。
  当司马睿在健康的称帝的时候,刘桀,刘聪的儿子,这位一直以来都将刘乂这位亲叔叔看做仇敌的亲王,第一次竟然主动的向自己的叔叔释放了善意,派出其署官王沈,告诫皇太弟,同时也是国家未来合法接班人的刘乂,京师平阳最近不太平,宫中传出诏令,下令诸位宗室,亲王加强戒备。
  不得不说这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忽悠,刘乂除了地位的高贵和背后势力的庞大之外,还在于其拥有的东宫武装力量的强大,按照惯例,魏晋时期的太子为了将来有朝一日顺利接班,都会在东宫拥有自己的署官,侍从,同时拥有军队,刘乂的军队数量,到达了一个相当可观的规模:一万五千人。
  这样规模的军队,放在哪个朝代也是一支能够左右时局的力量,何况在当时战争不断的平阳,大量的野战军皆备抽调至外地作战,因此,刘聪眼里的这一万五千人,更像是一个定时炸弹,堤防之意一直很深,而此时,王沈的这个建议之下,刘乂则是条件反射的要求属下做好战斗准备,随时防备首都可能出现的“动乱”和“反动分子”。
  一直犹豫着无法下定决心的刘聪,最终被这迅速开始武装的一万五千人吓了一跳,他不清楚刘乂这是要做什么,迅速召来了中护军靳淮,以及刘桀的属下王沈,两人咬定这是刘乂要造反,到了这个时候,就算之前虽然小动作不断,但是一直下不了决心的刘聪也要先下手为强了,随即下令刘桀包围东宫,同时拘拿刘乂手下的氐人,羌人酋长对质。
  得到王令的刘桀早就准备就绪,随即派出自己的直属部队包围了东宫,并抓捕了十几名氐人,羌人的酋长,严刑拷打。
  王沈充分发挥了我国传承多年独特的刑罚艺术,并且将烙铁这样的老手艺推陈出新,不在往身上留下印记,而是独独的用于人的眼睛,被抓的酋长们除了被吊在高架上鞭打之外,更有多人被用烙铁硬生生的将双眼挖去,不堪忍受折磨的众人再也坚持不住,不得不屈打成招。
  王沈一拿到证词,这边立刻飞骑告知刘聪,暴怒之中的刘聪下达了屠杀的命令,除了东宫臣属,刘乂的侍从官,和他亲近的官员之外,另有十余名被王沈,靳淮忌恨的官员也一并被杀,连带着一万五千名被坑杀的东宫卫队,平阳城,几乎为之一空。
  刘乂的势力遭受了几乎毁灭性的打击,而除恶务尽这样的成语显然也是刘聪所一直信奉的,四月,被贬为北部王的刘乂被靳淮刺死,这是靳淮第一次杀刘氏宗室,但并不是最后一次。
  刘乂的悲剧命运并非其个人做酿成,却又深刻的说明:君子无才,怀壁有罪的话语,作为皇后亲生子,又有着强大外戚势力作为奥援,刘乂的出生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和刘聪这样最终连母亲的名分在他坐上皇帝之位之后都无法封赏,靠着自己舔着刀剑一步步爬上来的苦孩子来说,是在是幸运太多了。
  而这也是刘乂的不行,他的人生太过顺利了,顺利的连需要争夺的继承人的位置都唾手可得,却不知道收敛或者反抗,最终终结在刘聪的手里,接到刘乂死讯之后,仅仅只是想要流放而不是杀了他的刘聪悲伤不已,但是这种在没有了生死利益相争的情况下得亲情流露实在是少之又少,更多的还是在皇族背后可怕的相互残杀,而刘聪阶下囚,司马邺之所以沦落到这一地步,和他那些好叔叔,好伯伯们可怕的杀戮欲是分不开的。历史,又在这里,做了一个重复。
  兄终弟及,仅仅只是在上古的殷商时期方才出现并流行过,但是这种血亲继承方式最终还是无法形成稳定的传承,看似无情的嫡长子继承制,以及西方对于私生子继承权的剥夺,却是在最大程度上保障了继承秩序的稳定,当奥斯曼的苏丹们借着弑亲法,将自己的兄弟的眼珠挖出盛在盘子里的时候,吸取教训的东方君主将自己的亲兄弟剥夺了一切上进的可能,只是希望他们在混吃等死中度过余生。
  击杀刘乂,意味着刘氏为代表的匈奴五部势力,正式的开始与其他民族势力的决裂的开始,之前就已经不服刘氏而断然自立门户的石勒成了杂胡集团新的领袖人物,并越来越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和投奔,而净化平阳的副作用,也很快显现。
  刘氏控制地盘内,氐人,羌人部落先后开始叛变,靳淮受命,开始讨伐这些叛变的部落势力。
  公元317年五月一日,日食,去年日食之后的发生的一系列的悲剧还历历在目,而这一次,悲剧的主角,又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