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凉州每一次入援京师,驻扎在秦州上邳的南阳王司马保都是无法回避的一个环节,而通过史淑和司马邺的诏书,张寔也多少明白了长安最终陷落的原因,只是这一次,为了能够顺利实现光复长安的目的,他还是不得不继续写信给南阳王。
  张寔当年第一次带军勤王的时候,就遇上秦州兄弟单位相当的不配合,不但不招待食宿,反而沿街设卡,收取过路费,加上州中叛乱再起,勤王军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自己的任务,而这一次,出于后勤供应和减少秦州方面疑惑的考虑,张寔也只提供了一万的军队,人数虽少,却是要好些,而且,领军将领韩璞,还携带了张寔给司马保的一封亲笔信。
  到了这个时候,张寔也只能屈从于现实,准备向司马保借道了,一个政权的下级官员,向上级官员请求借用道路,去救援中央政府,这已经够耸人听闻的了,而更加惊人的消息,却是在信中。
  张寔在信中只提到了两件事,一是在王该的勤王军派出之后,长安陷落之前,也就是去年下半年,他曾经派出过一支新的勤王军前往长安,领军将领名叫贾骞,只不过到了司马保大人的地界,就说什么也过不去了,我张寔暗暗揣测,应该是这贾骞做事不对路,惹了殿下您不高兴,因此我已经把他召回,连带军队一起返回了姑臧。
  第二件事,则是我听说殿下的将领胡嵩领军不前,大都督麹允自杀前,曾派人送了五百两金子,请求他加速行军,救援长安,我听说这个消息后,担忧国家安危,又命令贾骞再次出发,救援长安,只是还在路途中,就传来了长安沦陷的消息,内心无比悲伤,这期间我拖延时间导致首都沦陷的罪责,终身难忘,因此现在派出韩璞带兵前来,听从殿下的命令,打回长安去。
  张寔的信透露了更多的细节,司马保在和索琳闹翻之后,不但下令长安以西的各地郡县不再服从京师的命令,竟然还断了凉州增援京师的道路,而更加无奈的是,麹允作为高级军事官员,竟然不得不向胡嵩行贿,以换取他履行自己本应该执行的使命。
  信司马保看了,张寔的意思也很简单,我不是不知道你在去年中央覆灭的过程中做了什么,但是大敌当前,不应该将私人恩怨继续纠缠下去,眼下皇帝还在敌人手里,关中还有光复的可能,您是朝廷重臣,又是皇室亲王,理应以国事为重,向东抗击敌人,而若是如此,我张寔,则自然愿意作为马前驱,尽我所能。
  张寔的想法还是很天真,他没有估计到司马保这位殿下的气度和私心,司马保看完信,干脆利落的封了路,韩璞手下只有一万人,进退不得,对面的是南阳王司马保,自己又不敢擅自开战,不得不退兵。
  早在张寔派出王该的五千援军之后,对于司马保失望之极的司马邺就已经下达了一份诏书,给予张寔都督陕西诸军事的权力。
  公元317年,张寔的东征再次失败,而东征军所经历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同样是在公元317年开年,当张寔还在忙着和南阳王继续着之前没理清的关系的时候,刘曜也没有闲着,作为灭晋的首功,刘曜决心在领导的褒奖下再接再厉,于是大军西进。
  这下可坑苦了南阳王司马保,当初自己的部下胡嵩兵锋强盛的时候坐视着长安陷落,结果人心大乱,麾下的诸位郡长大人们也开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盘,不愿意继续作战,弘农郡内史(郡长)宋哲直接弃城而逃,奔往江东琅琊王司马睿的地盘,将弘农郡送给了刘曜。
  刘曜的西进引发了本就不稳定的关中地区的大乱,之前说过,索书记能够最终光复长安,除了靠着各位当时还忠心耿耿的郡长们的出力,还有生活在西北地区的羌,氐人部落的支持,而眼下,索琳已死,长安换了天,本就不安分的诸位酋长大人们,也开始了自己的小动作。而这,就坑了正在领兵返回的韩璞。
  韩璞行军到南安(今甘肃省临洮县),就再也动不了了,原因很简单,叛乱的羌人部落,盯上了韩璞手下军队精良的装备和庞大的物资,准备劫一把“生辰纲”,发一笔横财。
  韩璞的兵马只有一万人,对方又是早有所准备,占据了地势的优势,因此韩璞并没有打算和对方硬拼,凉州经过多年的血战,青壮年的损失早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因此,韩璞的行军打仗中,深深的含有对于部下伤亡的恐惧,这种忌惮日后深深的影响了韩璞的临阵判断,导致他多次错失战机,或者将军队置于危险之地,这并非第一次。
  韩璞的计划很简单,诸羌部落虽是主场作战,但是羌人以农耕,放牧为主,作战期间多以征召本部族的青壮年为作战主体,因此在春耕时节,若是进行战争,将占用大量的劳动力,导致最终粮食歉收,因此对方肯定无法承担长期围困的消耗,等到对方物资消耗殆尽的时候,主动权就在自己这边,不论是等着对方主动寻求决战,还是被迫撤围而去,都能够最大限度减少凉州兵士的损伤,因此,韩璞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一个字:拖。
  但是这一拖,就有些拖大了,叛乱的羌人部落这次不知为何,竟然下定决心吃定了韩璞的军队,因此竟然围困了一百多天,依然不退兵,而韩璞这边,虽然携带的补给物资众多,也架不住这样的消耗,一百多天的消耗,很快就使得韩璞的物资耗尽,军队断粮了。
  对于古代军队来说,断粮是一件非常伤士气的大事,当兵打仗,卖命的职业,本就是求着一碗饱饭,可现在连饭食都无法供应的上,战斗力也受到很大影响。
  越是逆境,越能看出一支军队的品质,和刘氏那些屡战屡中夜袭,而且一触即溃的军队不同,虽然饥饿,但是凉州士兵依然保持着高昂的士气,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没有私下逃离或者开小差的行为,直到有一天,韩璞将所有将士召集在一起开会。
  已经饿了多日的士兵们,虽然有些已经站不稳了,但是依然手持着自己的长矛,但是军营中却突然传来了肉香,而且,越来越浓。
  谜底很快揭晓,韩璞杀掉了自己驾车用的牛,割了牛肉犒劳将士,看着多日未曾吃饱饭的将士,流着泪说道:诸位是否想念自己的爹娘?众将士回答:想念。韩璞又问道:诸位是否想念自己的妻子儿女?
  众人继续回答道:想念。韩璞继续问道:大家是否想活着回去?此时众人齐声答道:想!
  韩璞起身,高声问道:那你们是否服从我得指挥!
  将士齐声回答:当然服从将军的命令!
  随即全军整备,披甲上身,手持兵戈,向围堵的羌人武装,发起攻击!
  回家吧,凉州的血已经流的太多了,我虽然不能立下光复长安,恢复社稷的不世之功,但也要将你们带回家乡,那青草长青的地方,让你们夫妻团聚,侍奉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