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人生若只如初见
  拦住宗敞的人,是掌管这座城市的最高官员,京兆尹,索琳。
  索先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露面了,自从他带军支援过麹允在黄白城的反击战之后,便如同消失了一般,任麹允如何在战场上拼命奋战,都不见他的身影,直到这最后的时刻。
  索琳拦住了宗敞,并且要走了他手中的降书,宗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随即便被索琳半是软禁,半是强迫的扣下了。
  索琳并不是想要扣住降书,然后鼓励司马邺坚持到底,也不是宗敞和他有仇,他的目的,就是那份有司马邺手迹的降书,而且,他也赞同投降,只不过,不是司马邺希望的那种方式。
  索琳派儿子携带降书前往刘曜大营,同时转托儿子告诉刘曜一句话:长安城的粮食还存有一年的储量,并不容易攻克,不过若是能够授予索琳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采邑万户的郡公,那么不光长安,连司马邺,也可以一并献给刘曜。
  历史,在这里诡异的开了一个玩笑,时光究竟能够改变一个人多深?当南阳王蒙难,关中大乱,降者如云时,索琳衣衫褴褛的在风沙中拦住嗒嗒向东的马蹄,杜鹃啼血的组织起反攻的号角,最终光复长安,迎立新帝,似乎,帝国又一次看到了黎明。
  在这个十一月寒冷的夜晚,索琳彻底抛弃了他过去所为止奋斗,为止耗尽心力的事业,他屈服了,屈服于贪婪,屈服于生存的渴望,司马邺只是他手中交易的筹码,帝国的国都也不过是他投名状的垫脚石,城中那些他的部下,跟随他的官吏,都是一份献给刘曜的大礼。
  刘曜用了最简单也是最粗暴的方式回应了索琳的交易,他砍下了索琳儿子的人头,送还给索琳,并带回一句话。
  “帝王的军队,从来不用阴谋诡计去击败敌人,一定打到敌人没有反击的能力,才夺取胜利,现在索先生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是在是让人痛恨至极,若是城中有兵有粮,那就不妨一战,若是没有,那就尽早认识到自己命运的不可逆转,免得最终玉石俱焚!”
  刘曜的这段话,前半段,我不做评价,后半句,他说了实话,长安城已然是刘曜的囊中之物,索琳,又如何能够建立这反正之功?
  背叛者的惩罚,来的如此之快,打得索琳措手不及,儿子血淋淋的人头就摆在自己的眼前,而更大的打击是,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了索琳的所作所为,这位当年的英雄,从龙有功的臣子,一时之间,成了背叛者的代名词。
  十一月十日,宗敞携带着新的降书,来到刘曜大营,第二天,晋帝国皇帝司马邺,乘坐羊拉得小车,袒露上身,口含碧玉,带着棺材,前往刘曜大营投降,长安城中,臣子百姓哭成一片。帝王离去的背影中,大家才突然意识到,这位肩负着帝国重任的中兴之主,此时,才不过十七岁。
  公元316年,晋建兴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晋愍帝司马邺出城投降,刘曜接受碧玉,焚毁棺材,将滞留在长安城内的晋内史级别以上的官员全部诛杀,仅散骑常侍华辑逃亡秦岭,得以身免。内史级别以下的官员则被集中送往平阳报捷。晋朝中央政权,再次覆灭。
  御史中丞吉朗,自杀。大都督麹允陪同司马邺前往刘曜大营,随后自杀。
  刘曜以奸邪为名,将索琳绑缚街口斩首。
  同时,并州刺史刘琨的主力在与石勒的主力决战中全军覆没,司空长史李弘投降,献出刘琨控制下的并州土地,晋朝在并州的据点全线崩溃,刘琨投奔鲜卑部落。
  这年底,长安陷落的消息传到东南的健康,琅琊王司马睿誓师北伐,限定各郡兵马集结时间,随即借口后勤粮草督运不力,斩杀督运令史淳于伯,取消北伐。
  当胜利者在失败者的血泊中铸就自己的丰功伟业时,褒奖也随之而来,刘聪晋升刘曜为大都督,都督陕西诸军事,太宰,封秦王,并授予“黄钺”。
  当大幕落下的时候,那些忘却的记忆又是谁家的春闺梦里人,几十年前,当曹植写下著名的白马篇的时候,他或许不会想到,在几十年之后,真的有这样一群人,实现了诗歌中所赞许的行为。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胡虏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陵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凉州卫队流尽了自己最后一滴血,仅存的千余人战死在长安城的攻防战中,作为帝国覆灭前最庄严的殉葬,这群一直淹没在历史黑雾中的儿郎们,用自己的坚韧,刻下一个王朝最后的尊严。庞大的俘虏的队伍中找不到他们的身影,盘旋的秃鹰和出没荒野的豺狼,将他们的身躯吞噬。而他们的身后,是多少双故乡父老期盼的目光,北堂可植萱,萱草摇曳,物是人非。
  凉州大马上骄傲的少年郎,何时回到那梦中的故乡?还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回到那虽远必诛的时光?
  公元316年的冬天,血花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