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到达长安的凉州兵团缓解了城中的饥荒和物资短缺的窘境,虽然刘曜暂时的撤兵,但是长安城被包围的情况并没有得到缓解,长安周围各郡县,坞堡的首领,都坐视长安陷入困境而置之不理,除了索琳与司马保闹翻之外,还和大都督麹允的领导方式有关。
  大乱之世,像张轨那样懂得分寸,依然保持臣子谦卑态度的地方官员少之又少,大多数人都是有枪就是草头王,靠着地方宗族势力,拉起人马便称霸一地,或是驱逐地方官员,或是占山为王,不服王令,更有许多盗掘帝王陵寝,或是阻塞道路,截杀来往商贾。
  很多时候,这些内乱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外寇的入侵,但是由于中央权威的衰落,地方已经无力压制这些地方豪强,因此,大多数时候往往选择妥协,也就是通过授予这些豪强官职,给予他们进入体制内的空间,来换取他们放弃暴力,这也是吴思先生的血酬定律中提到的。
  如何收拢地方豪强,和有实力的地方官员,组织起来投入到对抗外敌入侵的战场上去,这历来也是很多中央王朝的必考题,刘琨外放并州的时候,随行人员连千人都不到,但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招募流民,安抚鲜卑等其他少数民族首领,却始终能够在并州面临刘聪,石勒两路重兵的压制下,顽强的生存着,并且不时的出兵牵制对手的行动,为中央政府争取时间。
  刘琨有着极强的人格魅力,因此很多鲜卑头领都愿意跟随着他,而麹允缺乏这种领袖的魅力,更麻烦的一件事是,他学习刘琨的方式,出了点偏差。
  刘琨主要的帮手是鲜卑部落首领拓跋猗卢,由于鲜卑骑兵可怕的战斗力,使得石勒一直有所忌惮,因此,刘琨保举朝廷将拓跋猗卢封为代公,随后晋升为代王,将之前尊贵无比的封号赏赐少数民族首领,这在晋朝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正因为如此,拓跋氏在援助刘琨的时候也是不遗余力。
  麹允缺乏团结众人的能力,因此,靠着中央的便利,走了第二条路,慷慨的封赏下面的官员,新平,始平,扶风等郡的内史,都加封四镇将军,持节(皇帝的节杖,象征着代表皇权),加侍中,常侍衔。持节的权力很大,有些类似于后世的尚方宝剑。平时可杀没有官职的平民而不上报,战争时期,可以直接诛杀两千石以下的官员,而刺史这样的封疆大吏的年俸也就是两千石,因此,这就意味着这几位内史大人,在战争时期(就是现在),可以随意诛杀内史及以下的官员。权力很大。
  权力大的吓人的并不仅仅是这几位内史,郡县之下的基层组织结构几乎完全崩溃,大多数地方豪强修筑坞堡以自保,对于这些豪强领袖,麹允也是非常慷慨,动辄授予将军的称号,即使是只有一个村子,其首领也往往挂着某某将军的称号,而且有相应的印信。
  滥赏并没有真正使得这些桀骜不驯的地方官员们服气,连带着村落中的坞堡也开始不再把朝廷的法令当回事了,没办法,城头掉落一个砖块,砸到五个人里可能四个就是将军,还有一个是侍中,麹允人为制造的官职的通货膨胀,不但使得朝廷的威信扫地,而且,由于各人的权力都被拔高,因此,相互之间也是互不服气,攻杀之事逐渐增多。
  麹允已经没有时间去整理这些地方的井底之蛙们的荣誉和自尊心的问题了,凉州的五千精兵的到来使得长安城的君臣们都是信心一振,麹允收缩防线,开始将主力集中起来,准备寻找机会与刘曜进行正面决战,原因无他,王该带领的凉州兵团中,包含了一定数量的凉州重骑兵,当年横行天下的凉州大马又回来了,胜利,又有了希望。
  就在长安城加紧整顿兵马,准备应对刘曜新的攻势的时候,六月一日,天空一片昏暗,日食发生了。
  

  七月,尚处在炎热夏季的时候,刘曜就已经抢先动手了,大军行动飞快,直接包围了晋北地郡治所泥阳城(今泥阳县),内史(郡守)麹昌派人飞骑通告,同时固守待援。
  等待了许久的战略决战终于开始了,麹允凑齐了长安城中所能够凑出的所有兵力,加行王该的五千凉州卫队,总计步骑三万余人,开往北地郡,寻求与刘曜的正面会战。
  实事求是的来说,即使是一直被压制在长安地区,被打的抬不起头来得晋军,也依然具备着相当的战斗力,经过连续多年战火的洗礼,老弱者早已经在战场上被淘汰,剩下的多是老兵,而且,麹允数次防守反击打得非常漂亮,翻盘能力超强,这也是刘曜一直所忌惮的。
  正是因为如此,刘曜的战术思路发生了变化,此时他手上的兵马已经大部分都是以匈奴族为主体,配合臣服的羌人,氐人,刘曜舍不得硬拼,和麹允换人命。
  五胡十六国时代,除了汉族建立的政权之外,大多数蛮族所建的国家的军队主体都是本族人,所以很多时候,只要亡国不代表灭族,只要族群还在,依然有复国,开国的可能性,比如一直奋斗在复国第一线的慕容家族,原因就在于鲜卑族的人口优势,而刘氏开国,所依靠的也是匈奴五部落的兵马,只要部落存在,国家依旧能够复兴,而在这个乱世之中,没有什么比人力资源更宝贵的了。
  刘曜不想换命,也不想白白放弃机会,于是用了计策,派细作混在逃难的难民中,传递虚假消息:北地郡已经沦陷了!同时,在泥阳城周边纵火焚烧,冲天的火光遮蔽了视野,远远望去,如同城池真的沦陷,遭受洗劫一般。
  消息伴随着逃难的民众,很快传入麹允的三万大军之中,造成的威力,远远超出刘曜的想象,三万大军,瞬间崩溃!
  曾经有人做过统计,如果在冷兵器时代,双方正面作战中,即使是经验丰富,士气高昂的一方,在正面决战中,仍要承受相当大的损伤,而对敌军造成大规模杀伤,往往是发生在对手彻底崩溃的时候,换句话说,严明的纪律往往比士兵的经验更重要,而当整个军队都处于崩溃边缘的时候,能否控制住军队,也是考验一个统帅能力的关键时刻。
  遗憾的是,麹允不但无法摆平下面的各路诸侯,也无法控制住手下的三万多人,实际上,这三万多人崩溃的缘由早已经出现,由于麹允临时拼凑部队,因此上下级之间的指挥和控制并不灵敏,下级士兵往往缺乏对上级军官的信任,而且,麹允在笼络人心方面,也只是注重维护中上层军官的利益,对于军中的私刑,军官的暴虐往往视而不见,因此士兵也是士气不振,当出现了第一个带头逃跑的人时,崩盘已经不可避免。
  麹允还试着收拢败军,但是已经无力回天,只能带着自己的直属部队缓缓撤退,刘曜在这个时候从容的开始了收割人命,匈奴骑兵快马利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机动优势,追击到磻石谷,将整顿人马的麹允击败,麹允混在乱军之中,逃亡灵武,解围无望的泥阳城随即沦陷,北地郡被刘曜占领。
  遭难还在继续,刘曜继续进兵,晋军设在渭水以北的防御系统全线崩溃,建威将军鲁充,散骑常侍梁纬,少府皇甫阳被俘,刘曜此时已经开始转变策略,由于攻陷长安已经只是时间问题,因此经营西北成了他更为关注的事,在这其中,拉拢当地名士,召集人才变得非常重要,他特意召见了这几位高级俘虏,希望他们能够为自己所用。
  在生死的考验面前,选择应该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