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而在平阳城,刘聪则不怕晦气,忙着挥着刀砍人头,而且,这次砍得不是犯人,也不是俘虏,竟都是国家的高级领导干部,而且,杀人的原因,既不是贪污腐化,也不是生活作风问题,而仅仅是有人看他们不顺眼,而看他们不顺眼的,就是霸气侧漏的两位宦官,王沈,郭猗。
  公元316年二月,刘聪下令逮捕少府(负责宫廷后勤供应)陈休,左卫将军(首都卫戍军区东区司令)卜崇,一同被逮捕的名单上,还包括了汉赵帝国的尚书(国务院行政长官),太中大夫(国务院中级行政官员),大司农(农业部长),这一长串的政治清洗名单,使得汉赵帝国高层官员中工作能力最出色,也是综合素养最高的人员,几乎被一扫而空,平阳城中一时之间,高级干部纷纷走上刑场,株连之人更是无法计算,人心大乱。
  长长的清洗名单上并不只是这些鲜血能够满足,因为有人替这些官员求情,刘聪还罢免了一名侍中的官职,太宰刘易被训斥之后抱病而亡,御史大夫陈元达自杀身亡,数位亲王贵胄被严厉训斥,整个平阳城中,人心惶惶。
  刘聪并不是一个无缘无故杀人的屠夫,而且他也并非毫无目的,针对的对象很简单,便是自己的亲弟弟,皇太弟刘乂。
  说来话长,刘聪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之前说过,中国自古以来嫡庶之分便弄得清清楚楚,嫡子一出生地位便是崇高,而庶出的孩子境遇之悲惨,也是无法描述,都是因为毕竟祖上的财产,官职有限,所以继承的优先权要弄清楚。
  刘聪便是庶出,其母亲张夫人并非刘渊正妻,刘渊总共有过两位正妻,第一位皇后为呼延氏,生子刘和,这位刘聪名义上的大哥在皇帝位置上没过几天便被这个弟弟挥刀砍了,而刘渊第二位正妻,单氏,生子便是刘乂,当初刘聪杀了刘和之后,假意请求让刘乂做皇帝,自己辅政,被刘乂拒绝。
  严格按照法统而言,刘聪并无继承帝位的资格,而且弑兄即位,本也是叛乱行为,因此名不正言不顺的急需支持,刘乂的母亲单氏,是氐人首领单征的女儿,汉赵帝国立国的根基在于匈奴屠各等五部落,同时也离不开氐人,羌人的支持,由于刘乂的背景如此深厚,因此刘聪一直厚待刘乂,而且,在继承人的问题上,也是由刘乂接自己的班。
  兄终弟及这种继承方式在我国曾经出现过,但是仅仅存在于殷商一朝,到了西周早期,便已经消失,原因也很简单,人性的自私面和权力的诱惑,有时候往往超过了亲情的血浓于水,而刘聪如此安排接班人,本身就是由于得国不正,妥协的产物,当自己的根基稳固之后,屠刀,便很快对准了刘乂,好为自己的儿子刘桀开路。而之前所杀的众多官员,或者与刘乂关系良好,或者坚持原则,品行正派,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刘聪临阵换帅的人,既然如此,屠刀挥动的时候,便无一丝怜悯。而王沈,郭猗两人,不过是打手
  长安城阴云密布,平阳城杀气熏天,而在世外桃源般的姑臧,新上任的凉州刺史张寔正在开民主茶话会,会议的主题就是,如何让凉州的生活更美好。
  经过一段时间的政务管理之后,张寔发现一个问题,和杀伐果断,迅速有力的带兵打仗比起来,行政体系的效率和办事风格是在和自己之前的方式相差太远,办起事来的速度慢的可以。很多时候,自己需要结果,可能那边才刚刚开始办事。
  张寔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决定绕开拖沓的行政体系,自己下达命令,换句话说,就是凉州的政令都有张寔直接通过遍布全州的信息传递系统下达,而不再经过州,郡,县这一层层的官员手中,张寔书记的绩效改革,直接让三级官员们都成了摆设。
  但是问题接踵而来,张寔发现一段时间之后,自己虽然每天加班熬夜,累的半死,但是办事的效率却一点也没提高,该慢的事情还是慢的一塌糊涂,无论如何催促,哪怕是自己亲自过问的事务,也没法加速办好。这也就是这次生活民主会的主题,为什么张书记累的比全国劳模还辛苦,可是效率为何还是没提高?
  只是众多西平郡公府的从属官员们显然还没有直接指出领导错误的觉悟,就是拖着不发言,无人回答的张寔干脆决心发扬群众的集体智慧,发布凉州州政府文件:任何人,只要能够指出张寔的过失,都会被赏赐布匹,丝绸,还有羊。
  公告还是和往常一样,通过政府系统发布出去,最先得知的还是体制内的官吏们,不过和姑臧的高级官员不同的是,一直奋战在地方一线执法单位,打击犯罪的贼曹佐(警务官员)高昌人隗瑾提出了建议。
  隗瑾的建议很简单,既然州政府养了这么多的官员,那么行政事务就应该放手让这些人去办,张书记没有必要每件事都事必躬亲的去做,一则人的精力有限,无法面面俱到,二则,张书记的思路太快,下面的官员往往跟不上节奏。隗瑾很聪明,他并没有把话说的这么的直接,而是顺带着恭维了一下张书记,建议他减少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给手下官员以发挥的空间,而且,不应该仅仅是只让手下官员听自己的命令,有些时候也应该听取下属的建议。
  领导很多时候也是一种艺术,虽然民主集中是一种给予了大部分人畅所欲言机会的领导方式,但是并不适合在需要迅速决策的场合,比如战场上,当年王衍先生关键时刻撂挑子,玩集体民主推卸责任,几乎把晋朝逼到了亡国的地步,而像张寔这样,每件事都要自己拿主意的强势领导,很多时候也压制了属下自由发挥的空间,一旦事务交由下属处理,很容易出现下属无所适从,因为已经养成了盲目服从的习惯。
  凡事很多时候都在于一个度的把握,隗瑾的建议中还有一个没有说出口的原因,就是凉州的官员们,真的有点不适应从张轨张老书记突然到张寔书记的工作风格的转变。
  张轨主政凉州的时候,在大事上,无论自己是否已经有了想法和主意,也会认真听取下属的建议,不管这个下属是内史这样的地方官员还是参军,主薄这样的从属官员,一方面是从下属的建议中吸取新的灵感,将自己的想法完善,而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方式,充分的调动下属的工作积极性,因此,张轨在任期间,属下人才辈出,得到锻炼机会的官员能够不断补充凉州的官僚系统。
  张寔有些丧气,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努力竟然取到了相反的效果,虽是如此,但是他不是袁本初,也不是赵染,不会为了一点面子问题而杀人,他遵守自己的诺言,重赏了隗瑾,升了他的官,并且给予他四十匹帛的重赏,要知道,即使经过张轨十多年的努力发展,凉州的经济也远没有到达鼎盛时期的规模,而帛这种高档丝织品,是完全可以当做货币使用的,而且,在那个造纸术还远没有普及,大部分公文都是写在竹简上的时代,帛也是贵族通用的作画,写字的承载体。
  在重赏隗瑾的同时,张寔还有一件大事要做,远在长安的朝廷已经朝不保夕了,因此,张寔组织了一支五千人的步骑混编的野战军团,交给督护王该,派往京师长安,一同前往的,还有凉州下属各郡县缴纳的供奉物资,粮食,布匹,姑臧准备的名马,珍贵的器皿,凉州各地的地图,户籍,还有那些在凉州扎根的学者们撰写的经史图册。
  滚滚烟尘中,这支庞大的队伍,踏上了东去的道路,渐渐消逝在历史的尘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