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公元316年,晋建兴四年的开年,长安和平阳都忙成一团,不同的是两座城市忙的并不相同的事情,长安忙着继续跨年度的吵架大会,而平阳城,则在忙着杀人。
  这一年年初,司徒梁芬建立追赠司马邺的亲生父亲,吴王司马晏新皇帝的封号,考虑到天下此时已经是司徒,司空,太尉漫天飞,随手一战都有可能遇上一堆九卿,或者四镇将军,梁芬的建议,倒是颇为符合司马邺的心思。
  大敌当前,长安随时可能朝不保夕,议论这种封不封死人帝号的问题颇有些无厘头,梁芬很可能是获得了司马邺私下的授意。毕竟司马邺似乎也觉得自己皇帝的工作岗位随时有下岗的危险,因此,不能让权力在自己手中过期作废,最终命运之前,也要让九泉之下的老爹,风光一把。
  和战备比起来,封号的事情完全可以用很短的时间解决,但是右仆射索琳索先生此时却出人意料的站出来反对,而且,理由让在场的众人惊讶不已。
  索先生首先回顾了司马晏先生当年作为亲王时候的崇高品德和美好行为,紧接着,将话题一转,带着众人上了回历史课,回顾的历史,是司马氏篡夺曹魏之前,曹家掌天下时候的故事。
  索先生用事实说话,自己不仅仗打得不错,而且还很会讲故事,更重要的是,他点出了众人忽略的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法统。
  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一把手,由于这样那样的问题,而导致自己缺乏继承人,再加上中国并没有女性继承帝位的传统,因此,一个合法的男性继承人,对于稳定一个庞大的中央集权制的大帝国,变得非常重要。
  但是在那个没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的时代,靠着中药或者春药来调理身子的皇帝,也还是有不育子嗣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收养养子,作为自己的合法继承人。
  这并非新鲜事,比较有名的几位,比如南宋的开国建炎天子,康王赵构,就由于开房的时候被扫黄打非的金兵败了兴致,因此一直难有子嗣,这种私密之事也加剧了他内心的变化,岳飞岳爷爷虽然多次好心的劝说赵构早点收养宗室子弟,以便稳定大统,但是却因此惹了赵构不高兴,最终的结果,则是风波亭的莫须有和后世无尽的叹息。
  更著名的,则是发生在明代的大礼议事件,正德天子无后,由宗室朱厚熜入继大统,而这位少年一上台的第一件事,便是为自己的父亲母亲争一个皇帝,皇后的名号,期间无数党争,阴谋轮番上演,无数官员革职查办,最终闹得人心惶惶,内阁分裂,才最终以群臣的妥协和皇帝的胜利而告终。
  索琳讲的故事,则是公元229年的魏明帝曹睿颁布的法令,公元229年,已经是过于遥远的故事了,当时的司马氏还是曹魏忠心耿耿的臣子,而三国那个英雄时代,依然在中华大地上演绎着一段段传说,曹睿虽然名气并不大,但是颁布的诏令,却是影响深远。
  曹睿先是表扬了一下自己的老祖先,高祖父,东汉时期的大长秋曹腾封为高皇帝,其高祖母吴氏为高皇后,随后下旨,由于过去存在由于皇帝没有男性后裔,而不得不将宗室子弟纳入宫廷,成为继承人的故事,这些继承者们长大之后,便忘记了养父母对于自己的恩情,而是想方设法的给予自己亲生父母崇高的地位,更有很多官吏,帮助他们达成这一目的,因此,在自己百年之后,但凡若是出现那些宗室入继大统的皇帝,为了给予自己的亲生父母皇帝皇后尊号的情况,诸位大臣可以直接诛杀那些协助他行动的官吏。
  继承人的问题,不光困扰着中国,而且也是困扰着欧洲,罗马帝国五贤帝时期,都是采取养子的传承方式,即先任皇帝在将军,官员中选取资质优秀,品德高尚的人,收为自己的养子,悉心培养,以便日后掌控庞大的帝国,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中国自古以来的嫡庶之分,养子在积累了足够的威望和经验之后,能够很快的度过初步掌权时候的过渡期,保证国家政权交接的平稳,直到《沉思录》的作者,罗马最著名的哲学家皇帝马克.奥勒塞留斯打破了惯例,将帝位传给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康茂德。这一年,是公元180年,古典时代的崩溃开始,在遥远的中国,一个叫何进的年轻人,向皇帝献上了自己的妹妹,而一个名叫董卓的将领,则开始了自己在西北的冒险活动。
  限于西方传统的一夫一妻制度,以及特有的私生子无继承权的情况,罗马一直困扰于帝位的继承问题,由于无法保证皇帝有合格的男性继承人,因此往往陷入战乱,统一,再战乱的恶性循环之中,至于到了东罗马时期的征服者巴西尔二世,干脆把这凡人的继承者问题抛到脑后,专心自己的征服事业,而不顾国家在自己百年之后的走向。
  而在古老的东方,中国自古便将嫡庶分得清清楚楚,庶出的儿子是无法获得爵位,继承权,而嫡子,一出生,便已经具备了其父亲大部分的继承权,嫡出和庶出之间的天差地别,期间导致的无数悲剧和家庭不和,也是问题不断,具体大家可以参考一下《红楼梦》中,那两位一个嫡出,一个庶出的少爷的境遇,便可得知。
  但是总有正妻无法生育出男性后代,而世家或者是皇室是无法容忍没有男性继承人情况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有两个解决方案,要么换掉皇后,另立新后,或者从宗室子弟中收养一名资质上佳的孩子,作为日后自己的继承者。
  但是问题依然存在,现在社会中也存在这种情况,有些家庭由于各种原因而始终没有孩子,因此,往往会领养一个孩子,只是在孩子长大之后,孩子亲生父母的问题始终是回避不去的一道门槛,而很多养父母也发现,血缘的联系始终割舍不断,虽然自己对待孩子视如己出,但是一旦得知真相,一堵无形的墙,还是会把自己和孩子隔开,而真相,是无法掩盖的。
  宗室入继也是存在这个问题,而且这个真相不需要掩盖,由于需要通过诏书的形式确定未来的继承人,所以这个真相是天下皆知,而最麻烦的在于,按照礼法,一旦孩子进入宫中,便要和自己的过去说再见,断绝与过去的一切联系,包括父母的养育之恩。
  曹睿的意思很简单,既然养了你,给了你尊贵无比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在法统上,你已经是我的孩子了,因此,日后你要祭祀我的香火,将我视为你的亲生父亲,而之前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不许提起,也不许别人提起,否则,就是违背正统,就是犯罪。
  严格意义上讲,由宗室,或者庶出之中选拔孩子,作为嫡子继承大统,并非养子的概念,和西方不同,我国历史上的养子更多的是没有继承权,而罗马时期,养子这种拟血亲关系,依旧具备继承的法律权力,比如屋大维之于凯撒。
  索琳的意思也很简单,既然曹魏时期就已经说明了情况,而且将司马邺先生的父母追赠帝号也确实不合乎规矩,咱们还是免了此事,而且,我也是为了大家好,历史上那些将亲生父母地位放在自己“名义上”父母之前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比如之前汉朝的刘询(宣帝),刘欣(哀帝)等人,这不,去年,刘询的墓就让人给挖了,报应啊这是。
  索琳的故事讲完了,司马邺和梁芬的脸色也不好看,宣帝刘询时期帝国还处于稳定期,没什么问题,只是这刘欣可是西汉的亡国之君,而按照曹睿的意思,梁芬今日的建议,竟是犯了死罪,在场众人,皆是有权可将他当场格杀。
  新年刚过,杀人显然是晦气的,而且,司马邺的好心情也明显被破坏了,梁芬也是一脸怒气,作为最高行政长官(司徒),梁芬的级别从理论上是高于索琳的,虽然索琳一直兼任着京兆尹(首都市长),而且,手握兵权,权力很大,但是若是公对公,索琳见了梁芬,也得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安,在这样的场合因为这样的一个问题被人弄得如此尴尬,新年开始,长安城就笼罩在一片苦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