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关于这个问题,我本来想着是在文中涉及,既然问了,那么我们简单回顾下晋代的做法。
  之前文中说过,包括刘渊在内,其实刘氏家族连着两三代的帝王都是曾经在洛阳接受过晋朝提供的高等教育的,而最后却都是反了出去,而且成为了晋朝的掘墓人,原因何在?
  力量的强弱不能决定一切,但是力量的强弱却是绝对的,这里套用一下格鲁塞先生的观点,就是整个中华文明其实就是一个吸管,当她强盛的时候,外向型的推力会使得那些居住在她边上的蛮族自发成为她得守护者,而当她虚弱时,又如同吸管,将蛮族吸收进来,可以联想一下当年的南匈奴,后来的盛唐景象。
  

  进入金秋九月,高粱肥了,大豆香了,羊儿长了膘,螃蟹也该上市了,南国出现难得的好天气,秋高气爽,饮酒作诗,品蟹行舟。北国辽阔的大地更显壮观之色,金华色成了主色调,奔驰的骏马,彪悍的骑手,带起的尘埃,飞向远方。
  司马邺在进入秋季之后一直兢兢战战的,因为一年一度的匈奴秋季公款旅游活动又要开始了,每到秋季,都是游牧民族活动的频繁时期,长了膘的战马能够负担的起战士更远的游猎,而同样进入丰收时期的农耕民族,在这些骑射手眼中,则是一只肥美的羔羊,露出诱惑的鲜嫩。
  公元315年秋,远在平阳的刘聪决定送给同为皇帝的同事司马邺一份特殊的中秋节礼物,由已经升任最高指挥官大司马的刘曜带兵,发起一年一度的秋季攻势,意图非常明显,既然长安最近残破,那不如请司马先生到我这里坐坐,一同赏菊岂不是乐事一件,况且司马炽之后,刘聪觉得,自己还缺个懂事的跟班,司马邺的天赋不错,值得培养。
  司马氏虽然得国不正,但是身为皇族的自尊和倔强还是深深的烙印在了司马邺的身上,和不幸的司马炽热一样,司马邺积极展开了自救。考虑到之前雍州书记麹允同志在打击消灭匈奴病害问题上的丰富经验,而且首当其冲的北地郡,又是麹书记的管辖地域,因此授予麹书记大都督,骠骑大将军,率军抵抗入侵的刘曜。
  历代以步制骑都有几个必要条件,比如切忌在平原上和对面浑身披挂的重装骑兵打野战,又比如拒马,木栏,障碍物,什么的必要消耗性道具都是必须得,还有一个气候条件,切忌在秋高气爽的时节和游牧民族进行野外决战,当然,汉唐那样的尖子生不算在此。
  麹书记面临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之前对匈奴人的胜利,很多是建立在对手的麻痹轻敌,将帅不和,或者孤军深入,又或者友军配合的基础之上的,力量不能决定一切,但是力量的强弱却是绝对的,当力量上的差距已经达到一定距离的时候,很多时候努力也是无可挽回。
  率军驻防的麹允心情很急躁,经过历年的血战,晋军的伤亡已经累积到了一个无法修补的程度,他明白时间是自己对大得对手,随着时间的推移,客场作战的匈奴军能够集结更多的军队,运送更多的粮草,但是限于兵力困扰,他却始终不敢将有限的兵力投入到一股豪赌之中,当将领在作战时期要如同守财奴一般斤斤计较每一名士兵的损失的时候,战争的结局,很大程度上也已经注定了。
  1941年,横扫欧陆不可一世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国防军在莫斯科漫天的大雪中陷入困境,西方主流历史学家一直对于突如其来的降温和大面积的伤冻对德军的影响分外关注,特别是冷战时期,无数学者叹息一场大雪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但是历史是否真的如此?
  战场也是优势富集理论显现最充分的地方,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士兵能够比那些装备低劣,缺乏训练的士兵更好的在战争中存活下来,而每一次的生死之隔,给士兵带来的经验和信心的累积更是无法估量,最终结果就是新兵比起老兵来更容易死亡,而具备丰富经验的士兵,往往能够存活到最后。
  1941年的战场上,德军的每一次辉煌胜利都伴随着有经验的士兵和中下层军官的损失,这些损失在每一次胜利中都看似微不足道,但是当德军的胜利越来越寄托于这些精英部队的高超战斗力和这些精英部队越来越难以补充的时候,战争的失败,就已经无可避免了,因为,这是一场超越了克劳塞维茨关于战争是对对方军队和军事装备的消耗的定义,全面的总体战,已经上升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惨烈的消耗作战中,而无法快速训练出足够多的战斗素养可靠的军队的德军,即使挺进到了乌拉尔山脉,失败的结局也是注定的。
  对于麹书记而言,虽然没看过《战争论》,也不知道总体战是什么意思,但是他面对的情况,却是真真实实的相似,更糟糕的是,他手头即使是训练不足,装备低劣的民兵,也越来越难以补充了,僵持的局面一直持续到10月份,兵力不足的麹允按兵不动,而刘曜,率先展开了行动。
  ……………………………………………………………………
  更新更新,这几天过节,事情反而比上班更多,写得时间少,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