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自古以来,似乎内斗,内耗加上自相残杀就已经成了中国的传统,一个内耗型的社会无论其民众拥有多少聪明才智或者勤奋的努力,只会使得内耗的程度更加剧烈,破坏力更强,在这方面能和有的一拼,或许就是同时期的罗马帝国了,戴克里先大帝刚去见朱庇特,下面的诸位奥古斯都,凯撒们就纷纷开始用龟甲阵对推,罗马内战,交战双方都是用同一种训练方式培训出来的职业军队,盾击,剑砍,就看谁的军队士气高,能撑到最后,说来也怪,西方的军事作战思想较东方而言更为古板,对于阵型的控制和士兵的纪律要求很高,四平八稳之中,虽然对于将领的综合素质要求下降了很多,但是打起来也是惨烈的消耗战,血肉横飞。
  长安的以司马邺为首的晋朝政权此时还没心情关心远隔万里的友邦的情况,眼下最重要的倒是诸位大人们的吃饭问题,长安周边都已经残破,战火总是在黄白城,北地郡等长安周边郡县展开,这些受到蹂躏的郡县不光无法接济长安,反而派驻的军队还需要长安供给粮草,虽是有着南阳王司马保,凉州的供应,可惜这年头,连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因此虽是不断的打退匈奴人的进攻,但是兵员,器械,粮食的消耗也是很大,主场作战的晋军,反而已经无法在消耗战中与匈奴兵对耗了。
  改变也好,神仙也罢,凡人也是要吃五谷杂粮的,一入夏,长安城中就发生了一件大事,一小撮反动分子趁着战乱时候,有关部门管理松懈的机会,进入长安郊外的霸陵(汉文帝),杜陵(汉宣帝),南陵(薄太后,文帝生母)三座汉代时期的皇家陵园,大肆盗挖,可怜《美人心计》中那宽厚有为的四皇子,后来文景之治的开创者刘恒同志,百年之后竟然也不得安生,还连带着自己的母亲一同遭受侮辱。
  虽然汉代相隔晋代已经过去数百年,但是同为皇族,难免有兔死狐悲的伤感,司马邺一方面严厉的批评了有关部门的办事不利,要求严肃惩处相关责任人,冯翊郡内史等地方官员要积极配合京兆尹等治安官员迅速捉拿犯罪分子。另一方面,为了保护国家文物免于流失,防止已出土的文物遭受进一步破坏,司马邺还下令,将那些盗墓贼尚未搬运走的文物,特别是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的金银器皿,送入皇宫使用,不,是收藏,保管。
  拜几部盗墓小说所赐,除了三国之外没有出场机会的曹阿瞒似乎又火了起来,大家以为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这样的官职是当年他所创立的。虽然曹阿瞒当年起兵勤王的时候,确实面临军费不足的尴尬境地,望梅虽能够止渴,但是滥发钞票,人为制造通货膨胀是美联储才干的事,作为高级领导干部的后代,曹阿瞒也不至于大张旗鼓的设立如此有违人伦的职位,这种见不得光的职业,唯一见载于史书,也就只有曹阿瞒曾经的死敌,后来的好基友陈琳在《为袁绍檄豫州》中提到过,但是这种连带着人家三代女性祖先都问候的檄文的可信程度实在不高,唯一确认的倒是后来的南朝刘宋废帝刘子业同学搞过这个副业,只是在位时间短,名气没曹阿瞒大,这顶帽子反而被戴到了别人头上。
   只是天见尤怜,司马邺此时也只好走曹阿瞒的老路了,最悲惨的还在于,人家是主动挖掘,挖开之后都是自己的,司马邺只能捡着盗墓贼吃剩下的凑合着过,只不过话说回来,刘子业也是充分懂得人才的重要性,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的级别很高,幸好晋代还没有这样的官职,否则让身经数战,兢兢业业勤王护驾的护羌校尉,西中郎将张寔情何以堪。
  ………………………………………………………………
  中秋终于到了,晚上吃螃蟹去,先更了,预祝大家中秋愉快!合家团圆!

  自古以来,似乎内斗,内耗加上自相残杀就已经成了中国的传统,一个内耗型的社会无论其民众拥有多少聪明才智或者勤奋的努力,只会使得内耗的程度更加剧烈,破坏力更强,在这方面能和有的一拼,或许就是同时期的罗马帝国了,戴克里先大帝刚去见朱庇特,下面的诸位奥古斯都,凯撒们就纷纷开始用龟甲阵对推,罗马内战,交战双方都是用同一种训练方式培训出来的职业军队,盾击,剑砍,就看谁的军队士气高,能撑到最后,说来也怪,西方的军事作战思想较东方而言更为古板,对于阵型的控制和士兵的纪律要求很高,四平八稳之中,虽然对于将领的综合素质要求下降了很多,但是打起来也是惨烈的消耗战,血肉横飞。
  长安的以司马邺为首的晋朝政权此时还没心情关心远隔万里的友邦的情况,眼下最重要的倒是诸位大人们的吃饭问题,长安周边都已经残破,战火总是在黄白城,北地郡等长安周边郡县展开,这些受到蹂躏的郡县不光无法接济长安,反而派驻的军队还需要长安供给粮草,虽是有着南阳王司马保,凉州的供应,可惜这年头,连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因此虽是不断的打退匈奴人的进攻,但是兵员,器械,粮食的消耗也是很大,主场作战的晋军,反而已经无法在消耗战中与匈奴兵对耗了。
  改变也好,神仙也罢,凡人也是要吃五谷杂粮的,一入夏,长安城中就发生了一件大事,一小撮反动分子趁着战乱时候,有关部门管理松懈的机会,进入长安郊外的霸陵(汉文帝),杜陵(汉宣帝),南陵(薄太后,文帝生母)三座汉代时期的皇家陵园,大肆盗挖,可怜《美人心计》中那宽厚有为的四皇子,后来文景之治的开创者刘恒同志,百年之后竟然也不得安生,还连带着自己的母亲一同遭受侮辱。
  虽然汉代相隔晋代已经过去数百年,但是同为皇族,难免有兔死狐悲的伤感,司马邺一方面严厉的批评了有关部门的办事不利,要求严肃惩处相关责任人,冯翊郡内史等地方官员要积极配合京兆尹等治安官员迅速捉拿犯罪分子。另一方面,为了保护国家文物免于流失,防止已出土的文物遭受进一步破坏,司马邺还下令,将那些盗墓贼尚未搬运走的文物,特别是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的金银器皿,送入皇宫使用,不,是收藏,保管。
  拜几部盗墓小说所赐,除了三国之外没有出场机会的曹阿瞒似乎又火了起来,大家以为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这样的官职是当年他所创立的。虽然曹阿瞒当年起兵勤王的时候,确实面临军费不足的尴尬境地,望梅虽能够止渴,但是滥发钞票,人为制造通货膨胀是美联储才干的事,作为高级领导干部的后代,曹阿瞒也不至于大张旗鼓的设立如此有违人伦的职位,这种见不得光的职业,唯一见载于史书,也就只有曹阿瞒曾经的死敌,后来的好基友陈琳在《为袁绍檄豫州》中提到过,但是这种连带着人家三代女性祖先都问候的檄文的可信程度实在不高,唯一确认的倒是后来的南朝刘宋废帝刘子业同学搞过这个副业,只是在位时间短,名气没曹阿瞒大,这顶帽子反而被戴到了别人头上。
   只是天见尤怜,司马邺此时也只好走曹阿瞒的老路了,最悲惨的还在于,人家是主动挖掘,挖开之后都是自己的,司马邺只能捡着盗墓贼吃剩下的凑合着过,只不过话说回来,刘子业也是充分懂得人才的重要性,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的级别很高,幸好晋代还没有这样的官职,否则让身经数战,兢兢业业勤王护驾的护羌校尉,西中郎将张寔情何以堪。
  ……………………………………………………
  今天只上半天班,总算难得轻松下,谢谢大家的支持,预祝诸位中秋节合家团圆,幸福康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