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赵染打了败仗,自然没了什么话语权,更何况刘曜的级别比自己高,到了刘曜的大营不服从命令,不听从指挥,军法可不是闹着玩的。刘曜倒是没怎么和赵染多追究之前战败的问题,因为平阳派来的援军,此时已经到达了刘曜的大营。
  平阳城的刘聪虽然此时天天喜欢和一堆美女玩躲猫猫的游戏,时不时的再办个天体舞会之类的群体性活动,但是灭掉长安的晋朝政权,是自己一直不变的目标,而刘曜停留在潼关多日,就是为了等待这支庞大的援军的到来,再加上赵染所带的军队,刘曜总算集结起了数万马仔,直扑长安。
  关键时刻,堪称长安政权帝国双盾的雍州刺史麹允带兵迎敌,自己的老朋友索琳因为打了胜仗,立了功,此时正在长安城休整部队,接受上级领导的表彰大会的嘉奖。麹书记自然不甘落于人后,主动带兵迎敌,双方在冯翊(今天陕西省大荔县,西安市东北方向)展开决战。
  实事求是的说,刚刚得到援军支持的刘曜军心大振,士气也很高,而赵染虽然是新败,但是手下的主力并未有所折损,麹书记的民兵队靠着坚固的城墙或许可以貌似坚守,但是野外求战,最终结果却是注定了的。
  麹书记再次惨败,伤亡惨重不得不撤军,打了胜仗的刘曜心情非常高,决定犒赏有功将士,却全然不知道黑夜中一双双复仇的眼神喷射出的烈焰,要融化一切。
  惨败的麹书记没有带兵撤回长安,反而是趁着夜色发动了突袭,直扑刘曜军大营,幕府中刘聪派来的援军司令殷凯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便稀里糊涂的成了替死鬼,当场被杀,大营一片混乱,刘曜收拾残兵撤退,除留下赵染继续自己的游击生涯之外,大军开始从长安附近撤出。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刘氏军队被晋军的土八路们打了伏击,从刘聪开始,延续到刘曜,似乎每一代刘氏皇族出兵的时候,总是喜欢玩先胜后败的心跳游戏,正式的野战和平原作战,靠着精锐的骑射手和重骑兵的突击,匈奴军可以轻松的分割,击垮哪怕是晋军的主力和精锐部队,但是一到了晚上或者胜利之后的放松休闲环节,游牧民族松散的军纪往往成为他们最致命的习惯。
  至此刘曜的长安攻略作战完全失败,损兵折将的刘曜回师途中攻陷晋朝在中原的军事据点,河内郡内史郭默所把手的怀县泄愤,赵染并未随军撤退,而是继续袭扰长安城郊外。
  当年年秋,赵染率军进攻晋北地郡,麹允率军迎战,头脑发热的赵染再次带兵冲阵,被乱箭射死,祸害关中数年,最终身死名裂。
  这年冬天,长安城的信使飞骑入姑臧城,带来长安政权的命令,授予张寔凉州刺史,都督凉州诸军事的官职,同时,加授西平郡公。跪拜谢恩的张寔并没有像父亲张轨那样,继续推辞朝廷的嘉奖,而是全部接受,踌躇满志的张寔,终于到达了父亲当年的高度,而且,靠着多年来得积累,他相信自己必将做出比父亲更大的成就,凉州的目光,第一次,完全聚焦在了东方。
  

  按照传统戏路,剧本一旦发展到了文忠武勇,天下太平,要么就是要结束了,要么就是大恶魔要出现了,这反派角色要么是外藩的蛮子不识好歹的兵犯,要么就是朝中奸党祸国殃民,然后等着个把的青天老爷们出手降妖除魔,捍卫人间太平。
  就在公元315,晋建兴三年的新年的感觉还未退去的时候,长安的司马邺发布了新年贺词,除了表彰过去的一年中勤奋创新,为晋朝的明天而努力奋斗的诸位高级领导干部之外,另外还对组织人事进行了一些调整,鉴于一些老同志或者已经离开人世,如张轨,或者在敌人手里光荣牺牲,如王浚,他们空出来的岗位,就需要新鲜血液去补充,因此,调整如下:琅琊王司马睿为丞相,大都督,都督中外诸军事,实际上已经将名义上的全国最高行政权和军事权交给了司马睿。同时,南阳王司马保为相国,驻扎在中原,还在苦苦奋战的荀组为太尉,兼豫州刺史。对于一直奋战在抗击匈奴人第一线的刘琨,司马邺给予了褒奖,加授司空,都督并幽冀三州诸军事。
  回到正在战乱纷纷的中华大地,司马邺同志的人事调整命令调来调去还都是老面孔,原因也很简单,手握军政大权,还挺名誉中央(至少名义上)的人太少了,而对于刘琨来说,司空显然是自己干不了的,虽然也明白这是一个安抚性质的荣誉头衔,但还是坚决辞去,而毅然接受了都督三州诸军事的职务,虽然这三州之中,真正听命晋朝的军队,也只有刘琨手下一点伤亡惨重的残兵了。
  新的命令刚刚发布没多久,南阳王司马保那里就出了事,和他的老爹司马模一样,司马保对于控制手下的骄兵悍将一直束手无策,和赵染一样,司马保手下也有这样一位主:张春。
  赵染叛变之后,引匈奴兵攻陷长安,原南阳王幕府中的诸多官员,纷纷逃亡,其中负责民兵训练和作战的都尉陈安,则逃到了当时还是世子的司马保这里,司马保对于老爹原先的老部下当然十分厚待,拨给兵马,并且交给陈安任务,讨灭不从王令的羌人部落。
  司马保厚待陈安使得张春怒火中烧,这种属下之间的争风吃醋本是正常,但是张春是个武夫,自然不喜欢玩文人之间的那种高智商的勾心斗角,直截了当的要司马保杀了陈安。
  司马保当时就愣住了,还从未通说过一个属下要求领导杀了自己的同事的,而张春的理由更为匪夷所思,陈安是个细作,是匈奴人派来的卧底,随时可能叛变,最好杀了他。至于证据,现在拿不出来,但是杀了他,保准没错。
  如果事态按照张春的计划实行,莫须有的悲剧恐怕要早上千年就实现了,不过司马保虽然人胖了点,宅了点,不爱运动,爱吃零食加高热量食物之外,心里还是清楚陈安的为人的,因此断然拒绝了张春的要求。
  张春显然是自尊心极强,并且动手能力也极强的主儿,既然领导不干,那我干,先来个先斩后奏,直接派刺客埋伏陈安,想要击杀他,可是陈安好歹也是带兵打仗的将领,近身格斗的技术还稍微有些,刺客失了手,只是伤了陈安。
  撕破了脸皮,陈安也没法在司马保这里待下去了,只好带着队伍自立门户,但是对于司马保这位领导,依然是尊敬有加,逢年过节的,不时派手下人送上点心之类的孝敬,让在一旁看着的张春,吹胡子瞪眼。
  …………………………………………………………………………………………
  今天什么情况,刚进来还以为进错楼了,呵呵,一直以来冷清惯了,这么多回复突然有点不习惯,谢谢大家支持,今晚再加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