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每一个农耕文明与游牧民族的战争,都要面临一道必考题,就是如何用步兵和为数不多的骑兵对抗对方数量庞大的骑射部队,阿提拉和成吉思汗的上帝之鞭横扫欧亚,也在于其庞大的远程杀伤能力和可怕的战略机动能力,通过大范围的战略机动找出对手的破绽,利用骑兵快速机动的优势,在总体实力对比呈劣势的情况,却总是可以在局部形成兵力优势,将对方行动迟缓的步兵方阵逐个消灭,最终通过这样不对等的消耗,将敌人击败。
  对付游牧民族的骑射部队,中原政权在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的方法,秦汉盛世时,国力强盛,直接出兵塞外与匈奴人进行战略决战,核心也在于游牧民族总体实力的劣势,无法支持长期战略消耗的战争。宋明开始的堡垒防守政策,则是将正面的防御工事,神臂弩,火枪的作用发挥到极致,再加以不定期的袭扰。总之,必答题如同高考,年年都出,只不过考生不同,自然作答的答案也不尽相同。
  赵染虽然之前一直跟着南阳王打内战,但是显然这是一个有思想,有能力,有头脑的叛徒,明白如何将手中的这五千骑射手的功能发挥到最大,游牧民族野战再是强势,面对高大的墙壁也是束手无策,因此赵染在城外疯狂纵火,将所俘虏的晋军士兵和百姓统统处死,一夜之间,长安城一片混乱。
  《孙子兵法》中有云: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赵染如此行事的目的很明确,因此在十九日一晚的疯狂杀戮之后,他在第二日清晨就将军队撤出长安外城,在长安郊外,等待着。
  十一月二十一日,晋军将领麹鉴领兵五千,从阿城(秦阿房宫旧址)出发,急行军赶往长安城,考虑到这五千人马基本以步兵为主,以及接到救急情况的文书的时间,这个反应速度已经是很快了。
  赵染充分发挥了围城打援的战略,麹鉴被长安城的惨状所激怒,继续率军跟随赵染,寻求决战,赵染则是敌进我退,五千骑兵机动能力惊人,二十二日便退出长安范围内,开始撤向黄白城,与主力会和。
  麹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赵染这个叛徒加侩子手,继续快马加鞭未下鞍的一路跟随,这一追,就有些追过头了,到了零武(陕西省白水县),发现赵染不动了。
  不动正好,打的就是这个叛徒,麹鉴排兵布阵,准备正面迎敌,但是赵染可没有后世阿金库战役中法兰西骑士之花们无视一切长枪剑戟甘当人肉炸弹决死冲锋的觉悟,用一群轻骑兵去冲排列整齐的步兵的长矛方阵是相当不划算的,于是,赵染给麹鉴上了一堂生动的以骑对步的课程,几轮骑射加上侧翼冲阵,之前一直靠着自己两条腿行军的晋军步兵再也没有多少气力和这些一直悠闲的骑在马上的匈奴兵对抗了。
  麹鉴惨败,几乎全军覆没。
  

  电视剧《蜗居》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听话的手下不一定能干,能干的手下不一定听话,领导人物要在两者之间做个权衡,可问题如果是手下既听话又能干,可单单是领导不给力,不帮忙,甚至乱帮忙,又会如何?
  赵染没有辜负前南阳王司马模的信任,没有他出众的军事才能,匈奴骑兵不可能进得了长安城,南阳王也不会被枭首示众,但是碰上刘家这一大家子的极品领导人,赵染就算再有本事也没办法了。
  都说有些天赋可以遗传,那么作为同族的刘氏子弟,刘曜在指挥作战的坑爹方面与正在平阳城遥控指挥的刘聪有的一拼,当年刘聪先生是在洛阳郊外让一个县长带着一群“土八路”打了埋伏,而这次,刘曜则是在长安城外让民兵连长麹允打了突袭。刘皇兄上次丢了监军,国仗,刘曜也不甘示弱,虽然皇亲国戚没有带,没法丢,但是将军还是有的是,麹允趁着刘曜因为赵染得胜利而骄傲轻敌,放松警惕,带着手下人马又是挑了个好时候冲出城去,打了匈奴兵一个措手不及,刘曜带着刘家的遗传,战场上生存能力特别强,一有风吹草动瞬间转进,留下冠军将军乔智明成了替死鬼,赵染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惊魂未定的刘曜带着人马一路狂奔,直接退回首都平阳,至于雍州战事如何,那都是题外话了。建兴元年的这场生死之战,开头波澜壮阔,过程坎坷曲折,最终结局却是如此的莫名其妙,民兵又一次战胜了骑射无双的匈奴兵,真不知是民兵战斗力太强,还是匈奴骑兵转进速度太快,总之,纵观五胡乱华时代,匈奴兵已不复当年汉匈争霸时期的骁勇,无论骑射还是近战肉搏,都已经被更凶悍的鲜卑骑兵甩在身后。
  不管如何,麹允总算有惊无险的将匈奴人挡在城外,司马邺也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长安保卫战胜利结束,但是长安又一次陷入了和当年的帝都洛阳一样的困境:内外交困。
   长安城经过南阳王兵败之后沦陷的洗劫,加上匈奴兵入关之后,雍州情形大乱,使得人口损失惨重,赵染的入侵又一次对长安城造成重创。但这些并不是最主要的,氐人中的一支豪强势力在梁州迅速崛起,杨难敌在击杀了梁州书记张光之后,又一次攻陷梁州治所,梁州代书记胡子序弃城而走,梁州几乎沦丧,至此,长安可以依仗的后方,已经只剩下新任的南阳王司马保和凉州的张轨了。而就在长安政权的君臣们战战兢兢的度过了建兴年间第一个新年之后,一个如太阳般巨大的火球,从苍穹坠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