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西夏兄许久不见了,呵呵,归义军的这段历史读起来让人动容,只是张议潮是否是张氏子孙,这个估计也无法考证了,从张轨开始张氏家族在凉州开枝散叶,若是其中一个旁系也不一定,只不过议潮本身的忠义已然是他所在的时代的风骨,是否张氏子孙,反而并不重要了。
  关于张议潮这一段,暂时还真没有这个打算,前凉张氏的这段历史,当时也是激于触动而开始动笔所写,自己也没有存稿,只是隔个几日写些发上来,所以自然其中许多笔误或者不当的地方,眼下还是想先将这个故事讲完,再考虑西北的其他题材。


  这里笔者认为应该加入心理分析,既然提到了项羽和董卓,其实二者心态也是不同,逐一分析一下。
  项羽毁城,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楚国复仇的心理考虑,作为楚国的贵族子弟,心理中对于秦的一切都是无比的憎恶,因为秦使得他家破国亡,夺走了他本应有的特权和财富。
  对于董卓,其实还是一种士族高官们对于这位西北军阀的傲慢和从心底的鄙夷,做出的反应,他的行为反而和石,刘二人很像,石勒原先被人贩卖为奴,贩卖他的是晋人官吏,对于作为国家威权统治的都城宫殿从心底产生反感和厌恶是正常的,而刘当年虽然游历过洛阳,但是名为“学习”,实际上则是作为人质前来,寄人篱下,仰人鼻息的感觉想必也是不好受。
  笔者这里想说的其实还是在于文明的差距的问题,石,刘二人无论能否理解,结局都是一样,因为其本身的政权的文明程度或者说发展程度是无法消化这样的文明成果的,蛮族最终入主中原还要等到蛮族政权的汉化完成之后,那要等到隋唐时期,关陇军事贵族集团的崛起。历史虽然很多时候充满了偶然,但是文明的发展和生产力的进步的嵌进趋势还是一种必然。
  这里,笔者又有些啰嗦了,见谅!

  张书记缓慢推动的货币改革正在逐步的产生成效,只是效果一时还尚未显现出来,而在都城长安,战火再一次燃起,杀了司马炽之后的刘氏政权突然想起西北偏北的还有一小撮拒不服从的晋朝复辟分子在负隅顽抗,中山王刘曜和京畿校尉(首都警备司令)乔智明联合向长安发起进攻,曾经南阳王手下的好干部,现在的匈奴征西将军赵染集合兵马与两人会合,准备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消灭长安政权。
  长安政权成立以来的第一场外敌入侵,不过刘曜时间段配合的还是很到位,很恰好的选择在了长安政权内乱结束之后发动进攻,而且由于打不死的并州书记刘琨太过顽强,还得分出兵马对付并州(山西)方面的威胁,加上上一次战败之后的心理阴影,刘曜此次很谨慎,慢慢腾腾的动手,到了五月份,才挪到了并州(山西)境内,还没进入关中地界。
  尽管如此,长安方面也是不敢再小视这次威胁了,若是再出了差池,晋朝最后的中央政权可就要被一锅端了,随即雍州书记麹允紧急驻防前线,而凉州张书记,也及时派出了参军麹陶带领的三千名凉州卫队,驻防长安。
  就在双方你来我往的排兵布阵的同时,司马邺也没有忘记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向天下再一次发出了勤王的诏令,环顾天下,有能力“勤王”的也就剩下幽州书记王浚,新任南阳王司马保,以及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承制于健康的司马睿,这份司马邺发出的勤王令怎么看怎么像是充满了孩子气的美好想象:幽州刺史王浚,并州刺史刘琨动员兵马三十万,直取平阳,右丞相,南阳王司马保动员凉州刺史张轨,梁州刺史张光,雍州刺史麹允,集合兵马三十万入卫长安,最重要的部分交给了琅琊王,左丞相司马睿,动员东南数州二十万兵马,直取洛阳,光复故都。
  这个纸面计划看上去十分美好,可实际上完全没有可操作性,先说西北,司马保可供使用的不过三个州的兵马,但是雍州麹书记已经被拉到前线和刘曜对峙了,张轨的三千人马也是牙缝里挤出来的,因为长安残破,凉州不光要负责自己勤王军的伙食,还得向长安提供粮食,最后,梁州刺史张光,在勤王诏书下达没多久,就在于氐人部落的战争中战死,梁州残破。
  幽州刺史王浚是否有三十万人还是个问题,但是砸锅卖铁的还是能够凑齐,只是人家都敢在司马邺没登基之前自己找个皇子玩摄政,这份诏书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就不得而知了,而并州刺史刘琨,父母双亡,晋阳残破,没有外援,没有支持,靠着自己的努力和流血牺牲,才勉强维持住了对平阳的军事压力,使得刘曜的进攻不敢过于肆无忌惮,再让刘书记凑三十万人,只能是天方夜谭了。
  司马邺虽然是孩子,但是经历过生死,也是明白上述两路的情况如何,话可以说的漂亮,吓唬敌人可以,但是要是蒙了自己人,那就麻烦了。只是对于东南的情况却始终蒙着一层面纱,让人看不清,因此对于琅琊王充满了期待,并且特意派出特使殿中都尉(禁军司令)前往健康,亲自给司马睿下诏,刘司令翻山越岭,东躲西藏的躲避匈奴人的追杀和盗贼的洗劫,好容易在八月份到了健康,却被司马睿以东南尚未安定,无心北伐为由,直接挡在了门外。
  特使被拦在门外,却并不能阻挡消息传播的速度,琅琊王的消极态度激怒了一位中年官员,他自发上书,请求拨给士兵,粮食,让他带领着打回老家去。
  回复很快下来了,鉴于他是司马睿属下的军咨祭酒(参谋军官),因此司马睿很慷慨的拨付了一千人的口粮和三千匹布,交给他,同时授予豫州刺史的官职。
  现在我给了你机会,那你就去打回老家,让我看看吧。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子的背影,不知司马睿的心理在想些什么。
  男子回到了自己的部队驻地,召集了手下的士兵,亲族,朋友,告诉他们实情:我们没有粮吃,没有衣穿,我们只有破旧的长矛,木制的盾牌,对面的匈奴人,有快马利箭,有玄甲武装的甲骑具装,他们有比我们多的多的士兵和马匹,我们可能会死,我们赢的机会微乎其微,我们没有支援,没有援军,一切都只有靠我们自己,而一旦失败,我们将赔上性命!
  但是我们要北上,要回家,为了祖先辛苦经营,披荆斩棘遗留给我们的土地,为了我们曾经付出过汗水和辛劳的家园,为了我们列祖列宗的坟墓能够永享祭祀供奉,也为了讨回那些亏欠下我们的血债!和那些还在杀戮中哀嚎的同胞!
  我祖逖在此立下重誓言,若不能光复中原,就如同这滚滚长江一般,一去不回!
  公元313年,晋建兴元年,祖逖誓师北伐。同年,罗马帝国颁布《米兰敕令》,基督信仰得到谅解,并得到信仰自由。
  我们或许没有信仰,但是那些在摇篮中代代相传的英雄故事和不灭的铮铮铁骨,就是我们所信奉的:
  爱脚下这块生我养我的土地,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为这片土地而战,为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而战。
  所以我的眼里常含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