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那就是张轨张书记可没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去铸造五铢钱,也不是让手下人马去铸造钱币,因为对中国历史稍微熟悉一点的朋友都知道,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私自铸造(发行)货币都是违法的行为,张书记身为国家高级公务人员,不是否知法犯法了呐?
  直到现在,仍然有两派在争论张书记的这项财政政策,争论的焦点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张书记到底有没有铸造过铜钱,一方认为:魏晋战乱频繁,因此导致可供流通的商品不足,因此货币的作用难以体现,颇有些当年计划经济时期的意思,由于可供购买的物品太少,因此再多的货币也缺乏流通作用,有没有房地产和股市作为吸水池吸收,全部流通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导致货币相对于商品而言“贬值”,凉州之前流行的用帛和布匹作为“货币”的交易方式,其实也就是传统货币丧失其信用而导致的。
  而另一派认为:作为当时偏安长安的晋朝中央控制下唯一还是安稳的“后方”凉州,是具备发行货币的能力,而且考古挖掘出的前凉时期的铜钱,也是反映出质量低劣,分量不足的问题,这也能够说明是张轨时期铸造的,原因就在于虽然凉州相对于其他地区较为安定,但是不断的兴兵勤王和本身就相对落后的经济发展条件,也只能把货币铸造成这幅摸样。
  笔者对于这个问题也是头痛了很久,只是原本想要和稀泥糊弄过去的想法最终还是被自己PASS掉了,原因无他,五铢钱的重新流通对于凉州是在太过重要,实在无法回避。
  笔者最终还是倾向于张书记“违法”一把,私自铸造五铢钱,原因也就几点,首先在于晋朝的国法虽严,但是张书记时期,京师陷落,国将不国,任何一个封疆大吏都可以随便找一个不知哪里来的皇子拥戴为帝(比如王浚),或者可以把君主的出兵,勤王令当做耳旁风(比如一直在健康安逸的琅琊王同志),因此,私自铸造铜钱,而且只是小范围流通,相比较之前这些大逆不道的事件,已经只能算是小儿科了。
  第二,还是在于出土的五铢钱的质地,以及铜钱本身的特质,我国一直是金属稀缺的国家,而且铜作为铸造礼器的重要材料,价值也一直很昂贵,比如东晋政府就曾经专门下文,要求严令毁坏政府发行的法定铜钱,在当时全国比较大的一线城市,比如广州等地,富起来的当地人很喜欢把铜钱都融化了,再铸成各种礼器或者青铜器物,导致铜钱数量大大减少,直接影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在张书记时期的西北,大户人家私自将铜钱融化铸造成器皿或者装饰品(比如门口的铜驼之类的)事情绝不会是少数,这样就直接导致铜钱数量的减少,而要使得铜钱重新具备流通能力,就必须发行足额的铜钱,因此,铸造势在必行。
  最后,还在于直接记载这件事的晋书中提到的情况,张书记办事有一个非常好的习惯,那就是之前会征询身边人员的意见,但事实上,张书记的领导班子成员大部分都是凉州当地的豪门士族子弟,因此,征询他们意见,往往也就是在内部的透露风头,提前知晓这些豪门对于自己执政的意见,因为,构成凉州统治基础的,还是这些西北豪门们。
  而索辅的话就很有道理:太府参军索辅言于轨曰:“古以金贝皮币为货,息谷帛量度之秏。二汉制五铢钱,通易不滞。泰始中,河西荒废,遂不用钱。裂匹以为段数。缣布既坏,市易又难,徒坏女工,不任衣用,弊之甚也。今中州虽乱,此方主安全,宜复五铢以济通变之会。”从铜钱开始使用讲起,又提到了布匹用作货币的不足之处,以及使用铜钱的传统,若是简单的通过命令的形式,将之前散落民间的铜钱,特别是五铢钱作为流通货币重新使用,是不需要将道理和重要性说的如此重要,但是索先生的话更多的像是在帮助张书记坚定决心,让原有货币重新流动并非违纪之事,张书记也不需要犹豫如此之长的时间。
  无论如何,重新使用五铢钱使得凉州的经济开始重新焕发生机,如果说张书记到任凉州的前半段时间一直是在复兴被战乱和不断的少数民族叛乱而毁掉的凉州经济的话,那么从让凉州重新回到商品经济之中,则是凉州开始走向自身鼎盛的开始,铜钱重新在凉州的流通,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凉州经济的迅速恢复和快速发展,这其中,张轨居功至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