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索先生成功的编组了西北抗战救国军,这才有了贾郡长带着大军围攻长安,迎奉秦王的后继故事,在这里,他看到了自己的战友,也是死敌:阎鼎。
  窝里斗的光荣传统一直延续至今,使得很多历史的关键时刻中华往往走向另一个拐点,这一次也是如此,索先生对阎鼎下杀心,源于一个人的死亡。
  作为长安政权建立的第一功臣,贾郡长虽然在开始时有过动摇,但是一旦鉴定信念之后就一直坚持着,奋战在战场的第一线,而就是常常出入战场,出了问题。
  说起来,贾郡长和索琳也算是老同事了,当年都是在南阳王司马模手下混,不同于索琳先生当年的春风得意,少年英才,贾郡长不但没处理好人际关系,还经常惹老领导不开心,最后弄得被迫逃亡少数民族聚居区避难。
  在避难中,贾郡长认识了一个自己辖区安定郡中一个胡人中豪门领袖:彭荡仲,彭老大在地方上呼风唤雨,有着强大的武力,而且又在西北地方上能够说得上话,靠着他的帮助,贾郡长最终化险为夷,又官复原职,重新回归国家公职人员队伍,为了报答彭老大的帮助,两人相约为兄弟。
  问题在于彭老大在永嘉之乱中也是犹豫了,在究竟怎么办的问题上彭老大更相信跟着同样是蛮族的匈奴人更有前途,因此果断决定加入刘氏家族的怀抱,这个不能怪彭老大,贾郡长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当初想的也是西北互保,称臣纳贡,彭老大说到底也就是地方一霸,基本接近于现在的地方黑社会,为自己利益考虑的举动实属正常。
  但是很多时候人可以共患难,而不能同富贵,匈奴人也很看重彭老大的能力,直接送来了晋朝政府所无法给予的东西:梁州刺史。一辈子都属于编制外人员的彭老大此时动了心,一次次的拒绝了贾郡长的联合的建议,招兵买马打算为了这个刺史的位置搏命了。
  彭老大的问题在于脑子转的不够快,他光看到了匈奴人的弯刀快马和自己手下马仔的力量,但是没注意到在索先生天才般的组织能力下编组的庞大的西北抵抗军,既然顽固不化,贾郡长自然也就没客气,借着围攻长安的声势直接收拾了彭老大,曾经患难与共的兄弟最终反目成仇,相互残杀,而问题并没有解决。
  下一代的教育问题至关重要,一般来说家庭环境对于一个人的成长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彭老大身为当地一霸,又是喜欢哥儿们意思,舞刀弄枪的,这样的父亲基本教育不出舞文弄墨,清谈玄学的儿子,彭老大的儿子擦干眼泪,带着剩下的马仔们继续打游击,在一次与贾郡长,这个曾经的世交叔叔,现在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的交战中,小彭老大佯装战败,引诱着贾郡长冒进,结果贾郡长跌落谷底,被反身杀回来的小彭老大的马仔们抓住,一刀咔嚓了。
  
  

  贾郡长真正进入众人的视线的时间很短,从一开始的忧郁彷徨,称臣送人质,到之后的坚定信心,继续抗战的道路,光复长安,拥立新天子,建立新的朝廷和国家中心,他居功至伟。
  贾疋,晋朝安定郡内史,从光复长安到坠崖而被俘身死,前后不足一年时间,在五胡乱华这个英雄辈出,将星云集的时代中,他这一颗星光太过微小,甚至没来得及闪耀便已经灰飞烟灭,但是,没有人怪责他,他尽到了他有限的能力,做了许多名士,重臣们没有做到的事情:匡扶社稷,在他死的时候,已经东渡江东的名士王导等人观看江景,高谈阔论,西北的风沙,似乎真的吹不到如梦的西洲。
  贾郡长的死,不仅仅是晋朝新一届领导班子损失了一名重要的成员,更重要的是,他的死,使得原本就已经水火不相容的晋朝内部斗争,彻底激化。
  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凡是有权力的地方就有政治斗争,这一规律也适用于正处在危急中的长安政权,而矛盾的焦点,就集中在两个人身上,一是护送着秦王司马邺从中原前往关中的阎鼎;另一位,则是当初跟随着索琳同志一起逃难的梁综同志身上。
  说起来也是搞笑,阎鼎同志虽然也是西北人,算起来也是索先生的老乡,但是他很早就出外做官,先是跟着东海王混,接着官拜豫州刺史,也就是豫州的省委书记,梁综当时是扶风太守,两人一个在中原,一个在关中,一个是省级干部,一个最多也只能算地市级,根本见不到面,也没法闹什么矛盾。
  但是京师陷落,秦王入关改变了一切,阎鼎,梁综都属于拥戴有功的人员,一个为太子詹事,掌管官员,也就是人事权,一个为长安市长(京兆尹),管理首都也就是长安城。按道理来说,应该也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很快,两人就闹翻了。
  原因很简单,阎鼎一路陪同秦王入关,以身相护,这样的功劳作为太子詹事,统管百官,由于皇帝被俘,太子摄政,所以实际上阎鼎拥有最高的行政权,但是说来可怜,由于长安政权的控制范围也就仅仅限于长安一带,西边不是羌人地盘,就是鲜卑人聚居区,东边是匈奴人的虎视眈眈,政令也出不了长安城。
  这下就麻烦了,阎大人一直以来都坚定着一个梦想,那就是自己是个人才,而且是经纬天地的人才,政令出不了长安城意味着阎大人名义上职位很高,但实际上就是个摆设,这位当初因为私自离队不打报告就敢动手杀国家高级领导干部的阎大人,当然不答应了。
  梁综梁市长也不是好惹的,我们只要对一下名单就明白了,虽然梁市长官职不高,但是当初跟着索先生跑路的人中,有他,跟着贾郡长打回长安的光复军中有他,最重要的是,梁家在当地,也算是大户人家,他还有几个做太守的弟弟,其中一个,是索琳的姻亲。
  这就是梁大人的想法,论资历,我不比你差,论战功,要是没有我们流血流汗,还轮不到你坐在长安的宫殿上指手画脚,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背后是索大人,索大人背后,是西北地区的士族豪门!
  梁综和阎鼎的矛盾看似在于权力的争斗上,实际上则是西北地区的士人和外来士人之间的矛盾,毕竟钱粮,兵马有限,外来的士人们除了级别比西北士人高些之外,没有兵马,没有根据地,也还得靠着当地供养,只是出于争取当地士人支持的考虑,授予当地士人的官职和荣誉使得跟随着秦王入关的外来士人,以及那些随后投奔而来的士人们心里不满意,而西北士人则更是不服气,平不无故的多了许多需要供养的蹭吃蹭喝的家伙,而且还对自己指手画脚,把这儿当自己家不客气了。
  长安政权实际上就是由秦王司马邺带领的一帮逃难高干和一群西北的地方干部组建而成的,两者构成了这一政权的基石,而现在根基不稳,实际上也在预示着长安政权短暂的寿命。
  梁市长现在还想不到这些,他手里的权力可不是虚的,而是实打实的,手下有兵马,自己根据地,有肉吃,有酒喝,身边都是好兄弟或者是大哥,都说县官不如现管,天子脚下的首都市长权力到底有多大,大家也可以简单的由古及今一下,但是梁市长想到了一切,就是忘了一点,考虑下阎鼎的爆脾气。
  按理说,政治斗争都是今天上一本奏章,明天搞个反贪腐,你动我的人,我卡你的项目,表面上一团和气,背地里小动作不断,但是阎詹事可没有这么多时间,上来就玩非主流,直接带人把梁市长给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