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属下办事得力自然得赏,南阳王司马模同志很满意,索琳也随即凭战功荣升冯翊郡长,地市级干部,前途一片光明,年富力强,又是得到领导赏识,好日子就在眼前。
  可惜,任何历史剧的规律就是好日子根本长不了,但凡主人公过上没几天舒服日子之后,便会有大恶魔跳出来夺走幸福的生活,而这一次,刘聪又扮演了反面角色,而且是非常邪恶的反面角色,洛阳沦陷,随即,长安陷落,关中大乱,索郡长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成了光杆司令。
  老领导司马模把凑全的兵马在赵染手里摇身一变,成了匈奴人的前锋,自己也成了匈奴人的俘虏,随即被杀,索琳悲愤难当,但是身边没有军队,只能加入逃难的队伍,一路向西。
  一路向西的逃难队伍中,汇聚了不少南阳王以前的老部下们,很多人一路向西,直接前往更安全的秦州,凉州地区,而索郡长和别人不一样,他走到阴密(今甘肃省灵台县)就不走了。因为他碰到了一群人。
  一般战乱发生之后,大伙的正常反应是远离战乱之地,越远越好,当然,像之前提到过的羌族,氐族等民族不算,他们打算一路向东看看中原这个花花世界,而索琳碰到的人,既不是向东移动的蛮族集团,也不是奔驰向东的救援军队,而是一群衣着华贵的士人子弟们。
  他们当然不是去旅游的,也不是去拿着刀枪剑戟去长安,洛阳勤王的义勇军,这些人拿着礼物,牵着牛羊,准确的说,这是一群准备去刘聪那里当人质的使节团。
  长安陷落之后,长安以西的郡县纷纷震动,当然震动的原因不是被匈奴骑兵的残暴激怒,而是面对敌人雪亮的刀锋,何去何从的问题,而在面对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时候,很多人的选择也是很简单,那就是保全眼前自己的自留地是最重要的。
  在这一原则的指引下,安定郡长贾疋,以及在陇西一带活动的,归顺于晋朝统治下的众多羌族,氐族部落,纷纷向刘聪派出人质,打算称臣换取敌人停下锋利的马刀。没错,后来出兵光复长安,威震关中的贾郡长当时,也动摇了。
  这就是索琳看到的景象,王师败绩,国土沦丧,人民流离失所,而国家的官员们和那些世受国恩的部落族长们想的却是投降称臣,命运之神和索郡长开了一个玩笑,从风光无限的翩翩少年郎,变为如今无家可归,流落四方的落魄官吏。
  这一切必须改变!这种屈辱是任何一个华夏子弟都无法忍受的!必须做点什么!索琳心中的血性又一次被激发出来,我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你如何改变?你没有军队,你丢了土地和子民,你的君王被俘,你的主上被杀,你只看到奔逃的士人被马蹄踏翻,死者的骨骸被豺狼所啃食,你一无所有,也终将被这狂暴的力量所吞噬。

  当一个男人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他会如何选择?项羽选了抹脖子,刘邦同志选择踹下儿女驾车狂奔,曹阿瞒就算逃难也不改枭雄本色,杀熟的事照样干的出来,而索林同志,则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哭。
  当一切希望破灭的时候,了结自己,不屈服者看似壮烈,却带有着些许的无奈和逃避,选择活下来的人反而才更有勇气去面对命运未知的审判,而索先生则是擦干眼泪,大声喊出了自己的誓言:与其俱死,宁为伍子胥!
  千百年前,伍子胥背负家族血仇,只身前往吴国,磨砺锋芒,最终助吴主灭楚复仇,自己家仇得报,而眼下的索先生,则是国仇与个人荣辱皆系于身,成功的道路不可复制,但是历史却总是惊人的相似。
  在滚滚沙尘中,索琳衣衫褴褛的拦住了这些快马向东的人质,这些是前往匈奴人手下充当人质的诸羌,诸鲜卑部落首领的子弟们,史书中没有记载索琳是如何说服这些一直桀骜不驯的贵胄子弟们,或许晓以利害,或许给予封赏的许诺,但是洛阳已然陷落,天下已无中华的皇帝,索琳无法赏赐这些蛮族贵胄子弟们任何财务,因为他自己也是无根之萍。
  现在已经不知道索琳当时是如何做到的,赵国似乎不可战胜,关中沦丧,前往平阳成为人质,虽然屈辱,却至少能为自己和自己的部族争取活下去的机会,而眼前得这个满面尘土的中年人,却让着自己跟随着他,踏上对抗匈奴人得路途,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和部族的兴亡赌注在次之上。凭什么?
  凭的是失去之后的珍惜,凭的是忠义的感召,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有些信仰能够超越生死,抛弃个人荣辱。你们太年轻,踏上战场或者为了财富,或者为了子女,亦或者为了获得荣誉,而我不同,我见识过匈奴人快马利箭,我见识过哭泣的城池,见到过身首异处的失败者,和那些被侮辱,被摧毁的生命,但是我仍然要继续前进,你们或者为了荣誉跟随我,或者为了胜利,但那些已经不属于我,我已经不再年轻,但是我绝不死心,我要我的宗庙社稷,我要我的国,我的皇,我要让天下人知道,中华还没有亡!
  奇迹往往就是在最不可思议的时候发生,索琳成功了,他不但劝服了这些各个部落的子弟们不去匈奴人那里称臣纳贡,还成功的将这些子弟们带到了贾郡长面前,于是,才有了之后说服贾郡长坚持抗战的事迹,在这些贵胄子弟们部族的支持下,贾郡长才能征集到数万大军,围攻长安,最终迎奉秦王入关,重建宗庙,朝廷。
  史书上的这一段,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而在我的脑海中,却始终浮现着索琳衣衫褴褛的站在路旁,仰视着那些骑马东去的贵胄子弟们得画面,心中有着无尽的悲伤,恐惧,却都被死死地压住,这些蛮族子弟们眼前站着的,依旧是当年那位威震西北,人所共知的索家公子,那位破敌无数的年轻将军,还有带着悲壮,激愤的声响:他可灭国,我可兴国!
  精神的力量,有时无法用理性去解答,我们的内心有多柔弱,我们的精神,就有多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