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和阎鼎一样,索琳也是西北人,故乡在凉州的敦煌郡,为当地豪门士族,从祖父开始,便是地市一级的官员,到了其父亲索靖时期,索家在西北的势力更是如日方升,因为他爹被封侯了。
  对比一下张书记,同样是官二代世家,只不过当年索爷爷起家的时候就是地市级干部北地太守(郡),比张书记爷爷高了一个级别,到了爹这辈上,索爸爸又是文武双全的牛人,西北实力派中的实力派,先后出任过雁门,酒泉太守,张书记的老领导晋惠帝在任的时候,将其封为关内侯。索爸爸在任的地区,都是国家边陲重镇,民族杂居的敏感地区,但是索爸爸个人能力突出,在任期间这些历来造反成风的地区竟然安然无事,除此之外,索爸爸还写得一手好字,才学得到当时晋武帝的赞赏,最重要的是,索爸爸还会预言。
  当初索爸爸调任中央,路过姑臧城,指着姑臧城的南石地说:这里将来会建造宫殿。随行人员大多当听个笑话,但是几十年之后,张轨张书记的孙子张骏成为凉州刺史后,真的开始在这里修建宫殿,作为凉王国的王宫。而索爸爸到了京师洛阳后更绝,竟然指着当时晋朝最繁华的中央大街,铜驼大街上的铜驼说:将来它将在荆棘之中。而永嘉之乱的悲剧,无情的证明了索爸爸的预言的准确。
  这里说了这么多索靖先生的家世,就是想探讨一个问题,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到底能不能成器。按照我们以往谈论忠臣义士的一贯态度,忠义之士很多是出身低微,拼命求学,之后国家公务员考试高中,随即外敌入侵,坚贞不屈,为国殉难。而高侯世家子弟往往贪生怕死,除了提笼架鸟别的什么也不会,大敌当前也喜欢临阵转进,误国误民。而我们也对于那些出身寒门,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年轻人,抱有更高的赞许。而对于官二代或者世家子弟的成功,往往在赞许之余,还会带着些靠着其父母庇护的艳慕之情。
  索琳踏入公务员队伍之后的起点,比起张书记的迂回曲折来说,是在是太顺利了,举秀才,郎中,太宰参军,黄门侍郎,一步一个脚印走的踏踏实实,八王之乱时期,跟随者河间王部将张方(就是那位劫掠洛阳引发张轨义愤的将领)将老领导惠帝迎回首都,随后出任鹰扬将军,安西将军,成为南阳王司马模的得力助手,最后出任冯翊太守,站在爷爷和爸爸曾经达到的高度,再往前,就是光宗耀祖的继续前进了。
  索琳是个标准的官二代,而且是个级别不低的官二代,更是家中最小的儿子,一般来说,一个纨绔子弟应具有的条件,他全都具备了:家境显赫,地方豪强,又是家中幼子,而且官运亨通,一路顺风。但是,有多大的权力,就要承当多大的责任,有时候,历史经验也有不准,也并不是每一个官二代,都有一个叫李刚的爸爸。
  索琳还在郎中位置上,也就是一只脚刚刚踏进国家公务员队伍,还在试用期的时候,就开始了自己不寻常的表演,亲手砍杀三十多名兄长的仇人,被世人传为佳话。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很能够说明索琳这个人的性格,他并非一个只知道玩乐的官二代,能够出仕做官,更多靠的是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家世庇护,原因很简单,索家并不是真正的高干世家,在庞大的晋朝官僚体系中,地市级干部只是很普通的一员。而且,索爸爸有着良好的文化修养,在教育子女方面,还是足够的,这个细节最恐怖的地方在于,它无可奈何的预测出了之后阎鼎的悲剧根源。
  索琳是手刃,通俗来说,就是用刀子一道一道的捅死了三十多人,任何一个神志正常的人,在连杀数人之后,也会精神崩溃,因为人总归还是感情支配的动物,也有弱点。所以,侩子手要靠酒精来麻痹神经,这个道理,无论是菜市口缠着红布头的刀斧手,还是KGB的首席行刑官,都是一视同仁的。
  而索琳没有,他的心足够冷,对于敌人,这样的人是可怕的,对于自己人,这样的人是会造成内祸。另一个细节是,他捅死的是他兄长的仇人,在他的逻辑中,对待至亲之人,对待血亲之人是非常重视,亲人的仇人就是自己的仇人,为了自己的亲人可以去做一切,包括因为这种杀人而坐牢,或者丢掉自己的政治前途。
  读史就是读人心,这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记载的背后,却是一个将情意放在最重要位置的男子,索琳会是一个好儿子,好弟弟,好丈夫,因为他对于至亲之人总是会付出一切,但是,他不会是一名好的官员,尤其在乱世之中,因为他更多将感情而非理智作为自己行事的原则,更多的将个人家族利益放在别的利益之上。
  只是,西北彪悍的民风背后,依然存留着对于这种血亲复仇的古侠义之风的赞许,索琳不但没有被收押判刑,甚至也反而让他的名声更响亮了,西北各郡的官员们,都知道了索市长养了个勇武的好儿子,这个很重要,因为当时知晓这个孩子事迹的人中,有一个人叫司马模。
  对索琳很欣赏的司马模在调任长安之后,很快就把索琳要到身边,这也避免了索琳跟随着河间王在内乱中一同陨落的可能。来到新领导身边的索琳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才干,被授予从事郎中。
  来了新单位主要目的还是来干活的,索琳很快用事实告诉众多在南阳王帐下对他这个年轻人看不顺眼的老前辈们:自己不光会砍人,还会打仗。
  索琳的第一次个人表演,就是对阵当时如日中天的刘聪,刘聪同学不长记性,带着人马在洛阳吃了亏,到关中找心理平衡,结果不幸的又一次充当了反面人物,而且,还是失败的反面人物,被索琳直接斩杀手下马仔吕逸,打的狼狈而逃,鉴于三辅地区(陕西中部地区,实际为长安城及其附近地区,也就是首都直辖市)屡次遭受匈奴骑兵骚扰,索琳得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岗位,冯翊太守(三辅之一的左冯翊为冯翊郡的辖区之一)。靠着之前横扫刘聪的威慑力,这几个当时饱受盗贼和少数民族武装骚扰的地区,竟然都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