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情况很糟糕,秦州一把手,秦州书记(刺史)裴苞一点也不认为张书记的这些人马是去长安勤王的,反而认为这些人马是前来秦州和自己抢地盘的,因此和驻兵于此的东羌校尉贯与贯司令一合计,派兵把守勤王军进军路线上的重要管卡,堵住了道路。而且这不仅仅是拦路设卡收过路费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允许凉州方面通行。
  这里先弄清楚一个事实,就是裴书记是否有权力派兵阻拦张书记勤王军的道路,就在裴书记派兵堵塞道路的时候,此时已经进入长安,被拥戴为“皇太子”的司马邺派出使节,飞骑西去凉州,重申之前朝廷对于张书记的褒奖,那就是加封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是当年汉武帝为了表彰霍去病所专门设立的武职,为对于武将的至尊荣耀,而仪同三司,则是重申了张书记为国家所做的贡献的褒奖,享受国家最高文职人员所享受的礼仪待遇。信使一路向西而去,裴书记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邻居张书记已经升官了,不论级别还是地位上都远高于自己,最关键的是,京师陷落之前,晋怀帝的信使向张轨表达了帝国对于这位忠臣的奖赏,都督陇右诸军事,即享有对于陇右地区所有晋朝武装力量的控制权,而秦州,恰恰属于陇右地区,构成其主体的雍州五郡,就在陇右地区。
  从这个意义上,裴书记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沟通出现误会了,而且是对于朝廷法纪的公然违抗。阻拦勤王军,耽误战事,而且最关键的是,由于张书记对于秦州兵马也享有调动权力,因此,裴书记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的叛乱行为。
  宋配是军人,不是喜欢纠结于辞令的官僚,既然情况说清楚了自然没什么太多可以罗嗦了,双方开打,事实证明,经过长期与鲜卑,羌族以及凉州豪强叛乱分子血战锻造而出的凉州军,不是裴书记临时拉来凑数的民团所能够抵挡的,勤王军转身变成讨逆军,将拦路者击溃。
  宋将军刚松了口气,打算继续前进,但是随即,后方又传来了糟糕的消息:西平又出事了!

  事情还要追溯到当初对张书记的“弹劾危机”中,凉州豪门张越当时是陇西郡书记(内史),而且中央已经决定让他出任梁州书记,但是这位张书记,认为离家远去,不如在家门口当个主管,日子过的舒服,但是凉州已经有了一位张书记,张越要想继续进步,就得搬掉张轨,两种情况下张轨才能把这个位置让出来,要么升官去京师,要么辞官或者被罢免。前者,京城被匈奴骑兵围着打,任何一位地方大员都不会愿意重返京师,后者,就要看张越的能力了。
  后面的事情就是前面交代过的,张轨突然中风,接着便是凉州内部的变乱,在其中,西平麹氏一族站在了张越一边,族人麹佩帮着起草驱逐张轨的檄文,麹晁直接领兵对抗凉州兵马。张越事件之后,张轨并未深究麹氏一族的责任,结果就是秦州裴书记刚刚拦住了宋配的兵马,后面麹氏族中的麹儒就伙同西平郡的王叔反动叛乱,劫持了福禄县(今酒泉市)县令麹恪,在酒泉燃起战火。
  说起来,西平(今青海西宁)麹氏也算得上和张轨一样,都是属于“回迁户”,西汉末年,先祖为了避祸而从鞠姓改为鞠姓,在西平郡默默生活发展了数百年,西平郡处于羌族聚居区,勇武的羌族骑兵习惯于劫掠,逼迫迁徙到此地的鞠氏族人武装自己,才能生存下去,长期血与火的洗礼,使得这些回迁者对于脚下的土地充满了感情,同时,作为浸染过中原文明的归来者,也是西平最强悍的豪门士族,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抱负和打算,就是将西平这块土地,作为鞠氏一族的生存之地,换句话说,在这块地盘上,只有鞠氏一族才能够主宰。
  我的地盘我做主,这种勇于当钉子户的观念是在太过落后了,此时是魏晋时期的中国,早就过了封建分封的西周时期了,虽然自从东汉乱世以来,各地士族实际上已经控制了其居住地的军政大权,但还是在名义上对于中央政府保持恭顺的态度,接受中央派遣的官员,而鞠氏在这一点上显得太过固执,不但要在事实上控制西平,而且还要在名义上也是如此,换句话说,中央的官员一个也不能派,就是要打造鞠家的国中之国。
  西平是中华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然不能任由鞠氏在这里分土割据,因此,无论是曹魏,还是司马氏的晋,都一直对鞠氏采取高压围剿的姿态,而鞠氏也是前赴后继,屡败屡战的坚持着这种“独立”的思想,从不肯放弃。
  于是,对于凉州书记这个位置有兴趣的张越就发现了这些鞠氏族人的“价值”,并且毫不客气的利用了这种“价值”,在张越事件发生后,事件的制造者张越率先跑路,他的哥哥张镇“起义”,坚持下来的只有被张轨定性为恶党之首的曹祛和鞠氏一族,坚持到底的另一种意思就是顽固不化,鞠氏一族丢掉了西平根据地,但是张书记并没有斩尽杀绝,只是警告一下几个造反分子,依旧让鞠氏一族继续他们之前的生活,换句话说,就是继续他们在西平的统治。
  鞠氏一族对于这种宽容态度的回报,就是继续自己的造反大业,而这一次,被后院起火弄得焦头烂额的张书记,不得不撤下了勤王军,命令西中郎将,也就是自己的儿子张寔回师讨伐叛乱分子。
  张寔是以武将身份在京师任职过的,况且当初张越事件发生之后,也是他带人平定了西平的叛乱活动,这一次也是驾轻就熟,三万大军挥师西进,直接将造反分子消灭。
  这边扑灭后院的火势,也没忘了秦州方面的战事,张寔随即挥师东进,与宋配合兵,将裴书记的兵马彻底击溃,裴书记逃奔柔凶坞,这是秦州州政府所在地上邽(今甘肃天水市),的西南方,被打回“老家”的裴书记终于为“不听话”付出了代价。
  永嘉六年的凉州东征,至此落下了一个虎头蛇尾的结局,从开始时候的意气风发,到最后被叛乱和其他州郡长官的敌意而疲于奔命,张轨第一次感觉到疲惫,就在西北战事纷扰,长安光复的时候,洛阳附近晋军最后的几个军事据点,在没有外援的情况,被匈奴骑兵一一攻破。
  好消息也不是没有,经过几个月的准备,贾郡长张罗的新一届晋朝政府就要开张了,鉴于怀帝及其血脉都已经落入匈奴人手里,而秦王虽也是皇室的嫡系血亲,但是毕竟非怀帝亲生子,所以把司马邺同志推上最高领导人的位置需要一步一步来,永嘉六年九月,贾郡长拉着一票郡长,县令,在长安怀着崇敬的心情,参加了秦王司马邺晋升“皇太子”的仪式,随即开始在长安修建祭坛,组建新的政府,至此,结束了从洛阳沦陷之后晋朝没有统一的中央政府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