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先更个小的
  晋怀帝虽然痛恨东海王,但是作为被东海王一手扶上位,并且靠着东海王的保护生存下来的“儿皇帝”,其地位并不比当年的汉献帝好到哪里去,虽然踏上了一万只脚开批斗大会,但是黑锅无论如何都要有人背,何况领导职务本身就是要担责任的,既然洛阳守不住了,荀晞就派出手下人马(荀大人不在洛阳),前去接应晋怀帝,决心彻底放弃洛阳城。
  带头大哥是从事郎中,刘会,随行的还有五百卫士和一些粮食,打算沿着黄河走水路前往山东地区,但是晋怀帝虽然想走,手下的大臣们却是反对。
  问题就出在刘会同志不会做人,由于是逆水行船,因此船只数量不多,只能保证把诸位大人们运到山东安全的地方,但是大人们的家产,却是没有地方储存,更重要的是,作为首善之区,当年洛阳的房价也是很高,眼下一旦放弃洛阳,那么这些不动产更是带不走,因此三公,部长以上的官员们纷纷写联名信,要求放弃迁都。
  晋怀帝再一次郁闷了,虽说大臣们这次用的还是冠冕堂皇的借口,什么社稷之重等等,但是眼下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晋朝已经没有机动部队能够用来救援洛阳,各地也只是勉强自保,这是最后的自救机会,但是又被“民主”的晋朝官僚体系放弃了。
  这里说一下晋怀帝同志走不了的原因,前面说到过,晋朝本质上是士族治天下的局面,朝中官员和地方士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说,士族提供了国家的军事,行政人才,而晋怀帝走不了,还是在于在京的士族们不愿意离去。
  士人们难道不知道眼前已经是大祸临头了?当然不是,因为在放弃这次机会之后,洛阳城无可避免的陷入了严重的饥荒,之前写信给张轨请求支援粮食的老朋友挚虞,竟然被活活饿死。而荀晞军队一撤,各有神通的诸位大臣们纷纷八仙过海,逃离京师,留下那些没跑出去,不想跑出去,和确实跑不出去的晋怀帝留在洛阳等待末日的来临。
  当年崇祯爷也是面临着四面受敌的死局,迁都南京陪都是最后的办法,但是手下诸位公忠体国的大员们一个比一个爱国,爱北京,爱北京天安门,死活不愿意放弃,其实背后还是那个道理,中国即使是在有了科举制之后,官员的来源还是各地的地主士绅,晋朝则是士族豪门,这些饱读诗书的大人们可能官做得不一定好,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技能,那就是行政管理。
  历朝历代,少数民族入主也好,或是改朝换代也罢,最后一旦变成下马治天下,就需要大量的职业官僚,而这也就是晋朝的士族,日后的地主士绅们存在的最大价值所在,董事长是谁无所谓,反正下面的各个科长,部长还是得用老一批的人马,过渡也好,总归是必须用上,所以对于没跑的官员来说,留下洛阳也未尝不是一种政治上投机的表现,再加上之前刘渊同志对于读书人的恩宠和对于士族的尊重,看起来这笔买卖很不错。
  而逃往各地的大人们,大多本身就是地方的豪门士族,家中就有田地,回到地方,无非是做个地方上的小国王,日子反而比起京师更为轻松,因此,最倒霉的反倒是名义上的最高领导,晋怀帝同志。
  但是晋怀帝不能抛下士族大臣们一个人登上开往山东的特快,原因很简单,晋朝本身就是建立在士人共治天下的局面之下,皇位的稳固有两个重要来源,一是分封各地的宗室诸王的支持,二是各地士人们的支持,八王之乱已经让晋朝王室元气大伤,而仅剩下的士人若是再被抛下,那么晋怀帝同志也就无法再继续自己的领导生涯了。这一点,观察一下东渡之后生不如死的东晋诸位帝王们就能够得出结论了。
  

  留下的还是有忠臣的,比如东海王司马越死后晋怀帝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司徒傅袛,身边的大臣,官员,加上随从不过数百人,这已然是晋怀帝手里最后的家当了,而此时的晋朝,已经对整个洛阳失去了控制能力,城中的难民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不过走了一批意志不坚定者,晋怀帝同志的转进事业反而有了希望,剩下的人都是死忠自己的“义士”,而且队伍规模缩小了很多,方便穿越封锁线,于是以傅袛为先导,决心无论如何也要离开洛阳。
  傅大人领命,还是走当初刘会的路线,到河阴准备船只,乘船南下,在把身边的人手组织起来,从西掖门而出,走当时晋朝最大最宽阔的城市主干道铜驼街,这条相当于今天东西长安街的繁华路段竟然毫无人烟,而且杂草丛生。
  晋怀帝其实还是希望碰不到什么人烟,因为很快他们就碰上了一群劫匪,这里插一下,洛阳的局势从王弥扣京之后开始危急,但是真正压垮洛阳的在于外援的丧失,去年的攻防战虽然守住了洛阳,但是洛阳周边供应粮食的地区几乎全部陷入过敌手,因此对于洛阳的粮食供应完全断绝,而洛阳并非是富贵人家的洛阳,城中还生活着大群的平民百姓和买不起房的蜗居蚁族,洛阳危急之后,高级官员和富裕阶层纷纷逃离城市,而这些百姓跑不出去,因此也只能在城中结群自保,而晋怀帝不偏不巧的刚好碰上这么一群人。
  要知道皇帝即使是落难时候也是皇帝,至少在衣着打扮上就要突出其高级干部的身份,因此晋怀帝这一行几十人的队伍衣着华丽,许多人知道这是一去不复返了,因此把以往压箱底的好衣服也都搬了出来,花花绿绿的,远远看过去还以为是洛阳城第十二届春秋服装展销会。
  衣着好看自然应该有钱,生死存亡之际一切法纪早就抛诸脑后,晋怀帝等人被这群饥民袭击,出发之前晋怀帝就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竟然没有车马等物,要说晋怀帝这个时候还讲究排场什么的就不对了,而是有了车,有了马,逃难的效率,不对,是转进的效率自然高了很多,而且中国历代的汉人王朝的服饰都是宽大为主,撑场面可以,走远路,干活确实不适应。
  这群高级领导们,没有护卫,手无缚鸡之力,而且养尊处优惯了,自然斗不过这些在死亡线上挣扎的饥民们,但是有一点救了诸位大臣的命,首先这些饥民并不是来抢钱或者别的东西的,而只是为了粮食,但是晋怀帝他们身上并没有粮食,在饥荒时候,金银等贵重物品还不如胡饼,肉铺能够救人一命,没抢到粮食的饥民们悻悻而归,倒是把准备视察南方的领导们吓的不轻,这下没法走了,赶紧跑回宫城,躲了起来。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读者问了,皇帝再不济也是九五之尊,就这样被欺负的无法踏出洛阳城一步?那些护卫们哪去了?其实这个问题之前已经说过了,洛阳的禁军,晋武帝当年为了笼络高级士人们,进行了大规模扩编,主要就是为了解决衙内们的出路问题,像什么越骑,积弩等营都是那会儿才出现的,但是随着八王之乱的开始,禁军也卷入了战乱之中,随着东海王司马越的一声令下,禁军全体下岗,身强力壮的被编入东海王东归的队伍中,全倒在了石勒的枪口下,而留下的护卫全是东海王的人马,东海王一死,全体出奔,吵了晋怀帝的鱿鱼。
  而晋怀帝自身并没有什么武力支持,荀晞派来的军队护卫,也因为缺粮而四散逃命,更多的跟着当初刘会的船队返回,而张轨张书记的凉州大马,实事求是的说,此时并不在洛阳城中。
  之前的王抢抢骚扰洛阳,还有刘聪这些强拆分子们进攻洛阳的企图,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凉州强悍的武力存在,但是同样的,凉州的军队并非常住京师的禁军,而是地方武装(州军),只有在像北宫纯入京师办事(比如张轨的儿子就在京师任职)时候带领的卫队(王弥进攻那次),或者发出勤王令之后的勤王军(刘聪进攻洛阳),才能名正言顺的进驻洛阳城,否则,大家可以想一想,现在任何省份的军区部队常驻北京城,没有调令,是个什么后果。
  ……………………………………………………
  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