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但是宋朝依然有重骑兵啊,虽然数量比金国的少。
    
    不过大一统的王朝确实都没什么重骑兵,反倒是割据政权多一些。
    也许是因为大一统可以玩人海战术,用不着职业军队即可堆死敌人。
  …………………………………………………………………………
  这里笔者没说明白,呵呵,我是从阶层这个概念上理解的,比如,宋代的士大夫已经完全取代了隋唐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那样的士族门阀,因此已经缺乏了形成的土壤。
  这里的重骑兵并不仅仅是一个兵种,而是士兵的来源,从汉初的征发良家子,到后来的贵胄子弟(想想朱温同志的精锐骑兵队,都是富二代),这些人的出身阶层能够形成很大的影响力,有些类似于罗马共和时代的骑士阶层(和中世纪骑士不是一回事),在兵种之外,还有政治势力的延伸。
  而宋代,随着武人地位的下降,除了武将世家子弟之外,一般的人家已经不太愿意让子弟从军行伍了,因此,宋代重骑兵的地位(政治)无法和前代相比,当然,这是和大环境分不开的。
  从技术上说,宋代丢了马匹来源,又没有海外贸易补充(明代关宁铁骑的马哪里来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查查,比如琉球每年转口的战马数量就很有趣),而重骑兵,并不仅仅是一人一马就可以了,乘用马,作战马,等等,而且,披挂铁甲的战马无法远距离奔袭,战术意义更大于战略意义。
  至于金的重骑兵,是在搞不清楚女真族刚刚脱贫致富,怎么玩的起富二代才能用的起的重骑兵?
  
  关于职业军队,顶一下你的说法,至于大一统的问题,其实由于割据政权中,重骑兵这种战术性兵种更容易露脸,而且上镜效果更佳。
  大一统王朝,玩的都是千里奔袭,灭国灭族的大规模战争,重骑兵用起来既不顺手,也是太贵,自然上镜率不高。

  LZ对于古代战争相当了解啊 PF!
    
  ……………………………………………………
  这个,其实游戏玩多了,呵呵。】
  
  我觉得重骑兵未必要富二代,只要有钱有马有铁。。。暴发户绝对能玩出来
  
  ……………………………………………………
  对,其实背后还是一个成本核算的问题,比如女真人,部落私有化,战马是个人养殖的,铁甲是虏获的,或者是奴隶工匠制作的(想想辽,金,蒙古对于人口的掠夺的重视,和对于工匠的特别看重),士兵打仗不发粮饷,全部自备,骑射手现成的,不用上培训班。
  反观中原,成本核算控制不住,那个都要钱,所以到了南宋那样的富二代时代,国家还是养不起太多部队,毕竟,当兵要发饷,武器,马匹要花钱,白花花的银子一下去,谁也吃不消。

  实事求是的说,当时的凉州,坐拥世界级的贸易路线,又有西域的胡商穿梭而来,金银铜钱等货币并不缺乏,关键在于,有钱无物,也就是没有商品可以买。
  笔者最近爱上看电视剧,每每里面提到计划经济时代,人们拿着人民币却因为没有供应卷而无法买到商品的时候,总是感觉不可思议,当然没经历过那个时代无法理解,而张州长眼下就是这个局面,凉州民间拥有大量财富,但是由于缺乏商品,无法运转起来。
  张州长当时面对的问题,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时候也遇到过,办法就是放开市场,发展生产力,敞开供应,使得货币自由流动起来,而获得商品,无外乎自己生产和从国外进口。
  张州长那会儿可没有WTO,胡商运进来的还都是奢侈品,张州长不加人家奢侈品税就不错了,因此,实现货币流通,还得发展经济,多打粮食,自力更生。
  张州长还在凉州苦恼着,这边并州的王弥倒是人生第二春了,原来,王跑跑摇身一变变身首都警备司令,自然地位不同,新进提拔的干部想要进步也是正常的,只是王司令是在打不过北宫纯凶悍的凉州兵,而功劳还是想立,怎么办,一拍脑袋,干脆劝上级领导称帝吧。
  说实话,中国自古以来,当皇帝,跟谈恋爱一样,虽然想的要命,却又不好意思明说,非得找个媒婆中间撮合一下,王司令摇身一变王媒婆,劝说刘渊同志更上一层楼,把王换了,换成皇帝,这边刘渊也是正有此意,只是手下一个个脑筋不开窍,没和自己想到一块去,现在王司令如此乖巧,自然高兴,于是当年(308年)十月,刘渊沐猴而冠,当了皇帝。
  至此,刘氏匈奴终于站到了对抗晋朝的第一线,套用御用史书的话说,就是鲜明的亮出了反对以晋王朝为代表的腐朽堕落的地主阶级的第一线,不过,刘渊可没有那么高的政治觉悟,就算后世无数人为他唱赞歌,也改变不了匈奴人作为文明的破坏者所扮演的角色。
  当了皇帝,感觉自然不一样了,接下来的程序很简单,儿子老婆都纷纷升级,将军变王,王后变皇后,只是并州刺史刘琨偏偏不消停,眼瞅着人家老刘家好不容易大喜,偏偏给人家难看。
  为了祝贺刘渊终于修成正果,刘琨刘州长特意命上党郡长(内史)带着鲜卑骑兵,给刘皇帝送贺礼,立国第一战,匈奴骑兵被打的落荒而逃,刘皇帝的脸色挂不住了。
  丢了面子就得找回来,只是这大喜的日子,不宜动刀兵,刘皇帝念着百姓之苦,还是决定忍忍,不过,封赏的事一定要做,要加强干部队伍的建设,培养梯级队伍,于是,刘姓子孙,按照血缘亲疏,封王的封王,封侯的封侯,汉赵帝国变身家族企业,让刘氏子孙们开心不已。
  刘皇帝忙着收贺礼,这边北宫纯则是更忙,京师虽然有凉州的接济,但是情形依然十分危急,于是张州长继续向凉州增发援军,张斐、郭敷几位将军带着五千精锐骑兵来到洛阳,增强了京师的防护。
  到了这个时候才体会到张轨忠诚的晋王朝,此时也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封赏了,有的也只是官号和爵位,于是,晋怀帝特意派使者,加封张轨镇西将军、都督陇右诸军事,封霸城侯,进车骑将军、开府辟如、仪同三司。
  这句话重点在前后,镇西将军是镇守一方的军事大员,级别几乎相当于三公,而都督陇右诸军事,意味着张轨有权力管辖(陇山,陕甘交界之处)陇山移西的所有晋朝部队全部由张轨指挥)。
  开府,仪同三司,张州长有权力开自己的幕府(别看错,日本幕府学的是中国),征召,任命官员,仪同三司,则是已然在实际地位上相当于官员最顶级的三公序列了,在出行的建制,规模上已经是位极人臣了(简单来说,就是张州长原先出门坐桑塔纳,之后清一色的奥迪A6L)。
  这么隆重的礼节,张轨当然不敢要,想想之前自己连西平郡公都没敢接受,这份超级大礼包自然更是不敢动,但是不敢动是不敢动,但是晋王室的心意,却让张州长很感动。
  308年的后半年,得益于张轨,刘琨等人的努力,再加上东海王司马越同志不怎么打酱油的态度,晋王朝竟然出现了些许复兴的迹象,只是这份回光返照,已然出现了太多次了,这次,会是真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