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关于洛阳城下的这场战斗,可能会有争议,比如有些观点认为经过应该是,凉州卫队出城迎战,随后王弥大军箭如雨下,箭矢用尽,而重甲厚盔的凉州士兵并无重创,因此,轻骑兵发起自杀性冲锋,奔着重步兵而去,随后的场景,大家可以回忆下勇敢的心里面,鲁莽的英格兰骑士冲锋的场景。
  笔者不太认同这种说法,晋书并无详细记载此事,而在资治通鉴中,提到的是一百人的突击队,大破敌军。
  由于魏晋史的资料并不是很多(笔者搜集资料能力也是有限),因此,我想说说看我的分析方法。
  1,俄而王弥寇洛阳,轨遣北宫纯、张纂、马鲂、阴浚等率州军击破之,又败刘聪于河东,京师歌之曰:"凉州大马,横行天下。凉州鸱苕,寇贼消;鸱苕翩翩,怖杀人。"
  这是晋书记载,注意歌谣所唱,凉州大马,自是京师百姓对于凉州骑兵印象深刻,而如果在洛阳破敌的是依靠步卒,而破刘聪是在河东,那么这首歌谣是在无法解释。
  2,轨遣将军张斐、北宫纯、郭敷等率精骑五千来卫京都。
  这是洛阳陷落前凉州增援京师的记载,当然,这五千精骑不可能全是甲骑具装,但是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骑兵在护卫城市时候的重要性,否则,也是应该多增派步兵而来(守城战,重步兵比重骑兵更有用处)。

  关于重骑兵的可怕战斗力,后来的事件更能说明,比如契胡铁骑打破葛荣乱军,可怕的白袍骑兵,但是,这里笔者想要说说为何重骑兵会在中国没落。
  首先要明确,中国的重骑兵和西方的骑士其实并不一样,西方骑士装备自备,粮食自给,打仗分战利品,和国王或者君上只是合作关系。这种权利的分治,其实也是西方近代民主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在中国或者东方国家,重骑兵都是国家征召,从小训练,装备国家配给,发给粮饷,战利品统一归国家,属于绝对服从,这样,中国就没有骑士这个阶层,而只有重骑兵这个兵种(骑士并不仅仅是一个兵种)。
  而重骑兵在中国的消亡,许多观点认为是其本身的灵活性差,无法适应中国的军事作战方式。
  在这里,想要说说士族这个阶层的衰落,从魏晋开始,士族门阀的兴盛,到了科举开始之后以庶出地主为代表的新兴官僚的兴起,其实中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悄然的改变,从另一方面反应,就是中央权力对于地方的扩张,和地方自知道额削弱,前文说过,庞大的地域使得统治缺乏技术支持,因此往往是放权于地方大员,比如罗马的总督,魏晋的刺史,军,政,民,财等权一起集中于一个人,方便于战争,或者救灾等事务。
  而魏晋时代,中央权力的衰微,和士族势力的强大,为甲骑具装提供了条件,这个时期的战争,开始有像春秋时代的贵族战争的模式演变的趋势,构成双方军队精锐和核心的,是出身门第的士族子弟,重骑兵高昂的开支,使得平民和自耕农阶层无法负担,春秋亦然,昂贵的战车费用,也不是一般人家担负的起的,而且,国家衰微的另一方面,是无力提供军队充足的保障,起兵征战之人,只能自备粮草,因此,细节上,开始有些类似于后期的欧洲中世纪。
  但是,隋唐的统一,随即的大一统,国力的迅速恢复,也使得中央的权威迅速重建,同时科举之后,门阀士族衰落,培育中国骑士的土壤不复存在。而到了宋之后,文武分制,武人地位的快速下降,更是使得这种职业军人开始消失。
  

  打了败仗的王弥,一气之下做了伪军,投靠了当时还在并州的刘渊,而北宫纯则是再接再厉,在河东把想趁着内乱而捞上一笔的刘聪打的落荒而逃,“凉州大马”自此,横行天下。
  话说王弥本人还颇有些喜剧色彩,打了败仗之后,想要投奔刘氏,却又有些顾虑,刘渊倒是察觉到了,派了自己的最高咨询官和监察长前去迎接,并且好言好语,劝说王弥。
  在晋朝一直都是头号通缉犯的王弥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当下到了黎亭(山西省壶关县,当时汉赵的首都),刘渊也是很欣赏王弥这浑身匪气,两人一见面竟然兮兮相惜,任命王弥为首都卫戍军区司令,一直以来胸怀大志的王弥终于找到了归属,向新任领导表决心,一定要将造反事业进行到底,双方共同回顾了对晋作战的有益经验,并且决心决心一定打倒压在广大各族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晋朝官僚和司马反动派势力。只是王弥的春天其实根本没到,没多久,他就又得在北宫纯手上痛苦一回,不过现在,他总算在刘渊这个反政府头目哪里,找寻到了一丝慰藉。
  晋朝这边,打了胜仗当然得奖励,当然张州长领导有方,培养出这么出色的下属,也是要奖励,晋怀帝和司马衷不一样,心里清楚的很,洛阳城被围,周围的郡长,州长们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就盼着晋怀帝老人家早点归天,谁忠诚,谁奸邪,一眼就看了出来,于是要奖励,要重重的奖励。
  于是,鉴于张轨同志的优秀政绩和出色领导才能,晋怀帝决定授予他“西平郡公”的称号。
  这下张轨可是真不敢要了,郡公这个爵位是晋武帝还在位时候设立的,晋朝爵位沿袭前朝,但是又有自己特色,西平郡公严格意义上前面应该加上开国二字,以示褒奖开国功臣的封号,而且,作为人臣,而非宗室,这已经是晋怀帝能够封赏给张轨最高的爵位了。
  这么大的爵位,张轨当然不敢接受,但是不接受不代表张轨对京师弃之不顾,已经实际上沦为一片孤岛的洛阳,此时全部依靠于外地的货物和粮食才能勉强支撑,而割据各地的州长们这个时候倒是想起了路途劳顿,劳民伤财的借口,一个个的拒绝向京师运送物资,太常(掌管宗庙祭祀的官员)挚虞写信给张轨,告诉他京师饥荒,请求支援。
  乱世人不如太平犬,挚虞和张轨是当时一同在皇甫老师那里求学的同学,之后两人也是同朝为官,感情深厚,老朋友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让张轨心中也是无比难受,赶紧派出参军杜勋送战马,布匹前往京师。
  说到这里,其实不能不表扬一下张轨张州长的聪明,京师饥馑,正常人肯定会派人往京师运送粮食,但是张州长却是送布匹,这是为何?
  请大家拿出中国地图,在今天的甘肃武威民勤县和河南洛阳之间画一条直线,看看实际距离到底多少,而且这一路走来,山路纵横,粮食全靠人马运输,当时没有什么高速铁路,运粮食的民壮们路上所吃的粮食也需要自己携带,因此,到了洛阳,还能剩下多少粮食?
  但是布匹就不同了,首先,布匹运量比粮食少,方便运输,而且,布匹运往京师,可以帮助众人御寒,但是最重要的是一点,充当货币。
  话说张州长有一次闲来无事,想去街上逛逛,给自己孙子张骏(307年出生,此时一岁,张家三代到了张骏这一代,只有一个男丁)买点吃食,毕竟,当了爷爷谁都开心,只是到了街上一看,张州长才发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张州长挑选了几样小孩用的小玩具,掏出朝廷发行的铜钱就要付钱,商户接了铜钱,却找给张州长几块破布。
  张州长当时就愣住了,虽然说人民公仆为人民,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拿破布给我算怎么回事,结果商户反而一脸委屈,这几块破布还得来不易呐,要不是看你是张州长,我才不找给你。
  拜八王之乱所赐,整个国家陷入了空前的动荡之中,田地荒芜,人口减少,导致的严重后果就是灾荒经常袭击各地,经济的损坏使得经济崩溃,金银铜等物不能御寒,充饥,因此在很多地方,人们开始了以物换物的方式,具体一点,老张家有一块布,可是孙子晚上想吃羊肉,于是老张拿着布到村头的郑屠户家想要换些羊肉,郑屠户一看,这一匹布,抵得上半只羊,老张一想,半只吃不完,少一些,郑屠户也是爽气,那就少点,只是这布就不用一匹了。
  这个好办,老张哪来刀子,就把布给分了,割出一部分换羊肉,另外的带回家。
  这还只是买大件物品,如果是针头线脑之类的,布匹就得不停的割裂,割裂,到了最后,就成了张州长手上的几块碎步了。
  这还是在凉州这块相对安定的地区,而在洛阳等经常性战乱的地方,如果没有金银之物,甚至换不到一口吃食,因此,张州长送去的三万匹布抵了大用处,可以让京师用来和周围地方交换粮食,这样一来,省去了中途运输的消耗,而且,洛阳附近,已经都是敌对势力控制的区域了,这样一交换,自然让对方的存粮少了不少。
  但是,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因为布匹不停的分割之后,就会导致布匹成为废物,根本无法再使用了,造成极大的浪费,因此,张州长开始琢磨一个解决的方法。
  ……………………………………………………………………
  上面两段,非正文,只是笔者的一些想法,请大家别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