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笔者一直认为历史之中,存在着诸多的契合之处,公元180年对于东西方文明都是一个大的拐点,这一年,东汉人何进向皇帝献上了自己的妹妹,进而加封为大将军,而兴盛了百年的汉帝国,此时正处在帝国最后的余晖之中,朝中的大臣和宦官之间的斗争越演越烈。而在西方的罗马帝国,五贤帝中的最后一位,马可.奥利塞留斯去世,这位为后人留下了《沉思录》等诸多名著的哲学家皇帝是罗马帝国历史上最后的一位奥古斯都,之后,陷入禁卫军和宫廷斗争的罗马,开始衰落。
  两个帝国都在同一时刻拥有了一次自救的机会,和统一全国的晋武帝一样,戴克里先也在罗马血腥的内战中,重新恢复了帝国的秩序,但是两人却似乎只是帝国的回光返照,而他们的一些做法,却加速了帝国的衰亡。
  与晋武帝分封诸位宗室为王,并且掌握兵权一样,戴克里先也把帝国分成四个部分,交给自己最亲近之人统治,这些强势的政治家在位的时候,帝国尚能够因为威权而保持完整,只是若是帝国的统治者稍稍能力不足,或是手握兵权的地方大员们心怀反念,一切便无法挽回。
  二人死后,留下的政治制度反而加速了帝国的崩溃,与晋朝的王爷们一样,罗马的凯撒们也开始做起了自己的奥古斯都的梦想,重新陷入内战的帝国,最终让蛮族,有了可乘之机。
  从公元180年开始的大混乱,对于东西方而言造成了完全不同的结果,退守南方的东晋,以中华正统自居,开始与北方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对抗,而在西方,帝国复兴者君士坦丁大帝重建了君士坦丁堡,将此作为延续千年的拜占庭帝国的复兴基地。所不同的是,大乱之中的民族融合,让随后大一统的中华隋唐,有了更为强大的生命力,和新的扩张能力,而在西方,第二罗马的君士坦丁堡,则在苦苦支撑着。
  公元180年开始,也是意识形态发展的新的起点,佛教开始在中国大地广泛流传,其顽强的生命力最终完成了中国化,并且渗入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在西方,皈依了基督的罗马人,则开始寻求精神上的内省,重建帝国,开始变得遥遥无期。
  ………………………………………………………………
  这里插句话,权当预热了。

  与司马衷同志一起去见司马懿爷爷的,还有河间,成都二位王爷,八王之乱至此,只剩下了东海王司马越一人,到了公元306年,八王之乱告终。
  司马炎同志一生聪明,却没有想到自己生前苦心设计的妙局,竟然成为了加速王朝倾覆的关键,若是没有这些拥兵自重,野心勃勃的王爷们,八王之乱如何发动的起来,而最重要的是,被内乱掏空了实力的中华大地,开始面对新的对手,不安分的异族入侵者。
  306年这一年,司马越同志并没有闲着,北方的局势不断的恶化,而刘渊同志在北边经营的赵国却是日子过得非常滋润,并州刺史司马腾同志,此时已经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了,从理论上来说,刘渊的叛乱分子在自己地盘上,按照谁的地盘谁做主的精神,自然是他出兵围剿,只是国军围剿多次,不但没有消灭这一小簇反动分子,反而国军损失惨重,司马腾眼看着就要被刘渊当乱党给剿了。
  关键时刻,还是本家兄弟东海王司马越想的周全,加封司马腾为东燕王,而提升了刘琨为并州刺史,终于解脱了的司马腾拍拍屁股走人,把并州这个烂摊子扔给了刘琨。
  刘琨,至此终于开始展露出他才干,而祖逖,则还隐居在老家之中不出,当年闻鸡起舞的国之少年,此时都已经是经历过风雨的男子,岁月褪去了他们身上的浮华之气,却给了他们坚毅和决绝,在随后即将到来的永嘉之乱中,他们的坚强和勇敢,将成为承托起我们民族的脊梁,留给后人无限的感伤。
  只是现在刘并州还没时间感叹,只是带着一千多人好不容易到了晋阳,却发现没有人山人海的欢迎队伍,没有横幅,没有彩旗,最麻烦的是,连个开门的人都没有。
  不是人民群众不欢迎刘州长,而是,城中已经没人了。
  并州此时已经成了匈奴人的天下,刘渊自称大单于,建立国家,蜂拥前来投奔的人数以千计,借着汉家大旗起死回生的匈奴国家又出现在了中华的大地上,如果汉武帝同志泉下有知,估计能被气的再活过来一次。
  所以刘并州第一要务不是什么政绩工程,而是拼命的活下来,修缮城池,组织手下人马开荒种地,安置人民,再和不断袭扰的匈奴骑兵作战。
  应当说,刘并州同志的工作卓有成效,经过一年多的发展,晋阳竟然成了抵挡匈奴骑兵南下的重要军事要塞,而且,如果扣掉因为粮食短缺问题而带来的管理问题,他还是很成功的经营了一座城市。
  而张轨同志也没闲着,编练军队,训练战士,购买养殖军马,这些都是能够让他烦心的事,而最重要的是,公元308年,也就是永嘉二年,王弥来了。
  实事求是的说,作为五胡乱华时代,除了个别极品人渣,比如石虎之外,其他的少数民族领袖在为人上,还是比较正常的,也是知道不能滥杀百姓,而作为晋朝汉奸队伍的优秀代表,久经考验的反政府分子,王弥实在是一个极品汉奸,不对,应该叫他晋奸。
  此公人品极为恶劣,行为及其残暴,以至于后来和他共事的匈奴贵族刘曜,后来的汉赵帝国皇帝都无法忍受他的残忍,而与他决裂。
  一般来说,王弥这样的反政府分子,要么是从小家庭变故,心理受了刺激,要不就是从小受人欺压,心理扭曲,只是王弥就是与众不同,家族在当地是名门望族,祖上都是太守一级的国家干部,而且从小便是受到教育,骑马射箭无所不精。
  一个人是否成为对于社会有用的人,不在于他的家庭出身,社会背景,而在于他自身,王弥就是这样的人,从下便自命不凡的他,一直感叹为何天下太平,而让自己无用武之地,等到八王之乱开始,自己则是开心不已,第一个报名参加了同乡人柏根组织的反政府组织,积极投身于抢劫造反事业。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而且王弥不是普通流氓,还是个会武术,能骑马射箭的流氓,因此一发不可收拾,很快在当地成了气候,抢劫活动次次顺利,到了308年,突然想起去早年游学过的京师洛阳看看以前的老熟人,只是王弥此时已经是国家安全部门通缉的要犯了,自己一个人去是自投罗网,因此,为了安全,更是为了舒心,王流氓带着手下弟兄一起去,对此,晋朝方面的反应只有四个字“京师震动”。
  ……………………………………………………
  过年事多,更的慢,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