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经过几年的发展,凉州的家底此时也比张轨刚到任时候充实了很多,这一次临危受命的是氾瑗,张轨给了他两万人马,讨平叛乱的韩校尉。
  当然,先礼后兵的道理张州长还是懂的,大军出发前,先给韩稚写了封信,先是陈述了一下目前的国内外动荡的局势,以及身为地方大员,该做之事(今天纲纷挠,牧守宜戮力勤王。),回顾了这几年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对于韩校尉这种外敌尚在就开始窝里斗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谴责,然后笔锋一转,说明目前自己兵强马壮(武旅三万),要韩校尉认清形势,不要和政府为敌。
  大体来说,劝降都必须有强大的武力基础作保证,先是申明大义,把公理抓在自己手里,然后说请形势,最后晓以利害,让对方知难而退。
  在信的最后,张州长也人性化的给韩校尉指了条出路,只要投降,既往不咎(当然是张州长这边),以后还能一起为国效忠。
  也许是张州长之前的声威太大了,荡平盗贼,扫荡鲜卑,还敢和巅峰时期的河间王对着干,韩校尉估摸了下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一看信,二话没说就投降了,氾瑗带着两万人马权当公费出游一番,到秦州边上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不战而屈人之,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人物,当时河间王同志已经失势,代替他镇守西北的是东海王司马越的弟弟南阳王司马模,听说了这件事也很高兴,将张轨老领导惠帝司马衷赐予自己的佩剑送给张轨,并赋予他征伐陇西地区的权力。
  整个一部西晋史,各个王爷们走马观花式的上台又下台,由于他们和凉州关系不大,所以本文并不涉及,但是这位司马模同志很值得一说,因为他很有名。
  一般来说,魏晋时期是一个门阀掌握社会的时代,因此,提到某某人,一般得提到他父亲是谁,但是这位司马模同志得反过来,因为他的儿子,很有名。而且决定凉州未来走向的几个节点上,他都发挥了重要的影响。
  司马模的儿子司马保,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出众,或者品德高尚,而是这位仁兄是在是太胖了,而且好吃嗜睡,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当西晋的最后一任皇帝晋愍帝司马业被俘虏杀害之后,司马保同志自己在陇西地区称帝,但是手没有琅琊王快,结果当了第二,不被人承认。由于这件事,还差点引起内乱,最后也是被自己的部下杀死。
  不过这些后来发生的事张州长还不知道,东海王上台之后,风雨飘摇的晋王朝竟然显现出一丝回光返照的景象,东海王司马越迎回晋惠帝,东返洛阳,各地造反的王爷此时也是死的死,跑的跑,国家经过如此战乱,也是再也没有力气打下去了,各地开始招募流民,恢复农垦,似乎有了一丝复兴的迹象。
  手持天子剑,专断征伐西北各地大权的张轨,此时也是雄心万丈,经过这五年的发展,凉州此时终于显现出了蓬勃的生机,州学开办起来,一批一批的学生毕业之后充实到凉州的地方官员队伍和军队之中,通往西域的商道重新联系了起来,往来商贾带来大量的财富,最重要的是,凉州内部对于张轨充满了信心,而自己的政绩,也是得到了上级的认可,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但是太平日子总有人不安分,已经在并州地区发展壮大的刘氏父子开始频繁的南下攻伐,劫掠人口,财富,东北面的鲜卑人也是不太安分,而最关键的是,光熙元年(306)末,已经不知道是被多少次绑架过的晋惠帝,司马衷终于走到了自己的人生尽头。
  司马衷如果出生于太平盛世,以他的能力,虽然开拓不成,但是做个守成之君也是尚可,而嫌他碍事的东海王,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毒酒送到了这位末代皇帝的身边,他的死,也如同最后一缕残阳,带走了西晋身上最后的国运,司马家族成员们为了私利而肆意的杀伐,也终于将潜藏着的恶魔释放了出来,很快,帝国的东方,就重新陷入战火之中。
  

  
  司马衷的这一辈子,前半生生活的锦衣玉食,后半生却是刀光剑影,身不由己,他的智力被人诟病,他的行事成了许多人的笑柄,而西晋的覆亡,也大部分被归罪到他的身上。
  这里,多插一个小故事,东海王司马越起兵迎司马衷同志重新上位,攻击成都王司马颖,结果在荡阴全军覆没,被司马越拉上战场的傻皇帝司马衷被无情的抛下,身边侍卫大臣瞬间平跑了个精光,只剩下侍中嵇绍陪在一旁,乱军所至,乱箭齐发,嵇绍用身体护卫司马衷,保其安全,自己却被射死。
  等到成都王的部下找到司马衷的时候,这位皇帝的衣服上全是鲜血,嵇绍用自己的身体为盾牌,挡住了致命的箭矢,司马衷的左右侍从要帮他换洗衣服,被这位公认的傻皇帝拒绝了。“这是嵇侍中的血,别洗掉!”
  嵇绍,是嵇康的儿子,当年司马衷的爷爷司马昭处死嵇康,广陵散终成绝唱,几十年之后,嵇康却用身体忠诚的护卫了杀父仇人的孙子,历史在这里,开了一个黑色的玩笑。
  司马衷是不是白痴,或许还会争论很久,只是单从那句饱含深情的话来看,他便不是个不知人间冷暖的傻子,他知道何人对他好,也痛惜忠义之士的牺牲,只是在这个乱世之中,他没有绝决的手段,没有凶狠的胆识,归根结底,他只是一个被宠坏的富家公子,若是生在富贵之家,也是能够无忧终老,而当把整个帝国的重任放到他的肩膀上的时候,他却无力承担。
  无论如何,司马衷离开了整个纷乱的世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是幸运的,他再也不用承受被人当做筹码而颠沛流离的生活了,他也不用去见证洛阳,长安城冲天的大火,不用看见满地公卿的尸骨被蛮族践踏,不用看见曾经的东亚霸主的子孙们,在异族的统治下呻吟,哀嚎,他的死,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帝国的中兴者已经准备上场,忠勇的臣子在各地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去实践自己的誓言。
  复兴的火种也在孕育,荡阴之战,东海王司马越发布檄文,号召天下忠义之士起兵勤王,在起兵的诸位宗室中,有一个名叫司马睿的年轻将军,在此之后,他将东渡东南,在中华的名城洛阳,长安相继陷入蛮族之手之后,在健康,保留复兴的火种,重建复国的希望。
  …………………………………………
  这里插个题外故事,多谢大家的捧场,笔者第一次写,不知写的如何,有人阅读,关注这段历史,就是对于笔者最大的肯定了。
  这个时代的历史,很多时候让人不忍细读,也没有汉唐雄风那样让人血脉喷张,慷慨激昂,只是但凡盛世的背后,都是几代人艰苦积累的结果,但凡强国,都有凤凰涅槃的悲怆。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笔者只是个对历史感兴趣的普通人,只是希望自己的笔能够把那些忠烈之士的故事写出来,和大家分享。也请大家有时间,在这里留个言,交流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