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当了侯爵,自然要有侯爵相匹配的住所,张州长虽然没有三妻四妾,但是普通人,也是要为自己两个儿子考虑下,虽然州长的儿子不愁娶不到老婆,但是毕竟不能让自己儿媳妇们没房子住,张州长在初步安定了州内外的各方势力之后,决心稍微享受下生活,好好弄弄房子的问题。
  如果把这种行为理解成张州长大兴土木,骄奢淫逸,不图进取可就错了,张轨很清楚眼下的局势还没有到可以安安稳稳的睡大觉的地步,而他要做的,其实是把姑臧城好好的修筑一下。
  姑臧是凉州当时的州政府所在地,套用今天的话,就是省会城市,姑臧其实是少数民族的用语,原来叫盖臧,当年匈奴人盘踞河西地区的时候,修筑此城,到了骠骑大将军霍去病收复河西一带时候,顺手也把姑臧城划入了汉王朝的疆域之内。
  姑臧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东西方贸易往来都需要从这里经过,交通便利,又有石羊河经过,加上之前匈奴人修建城市的基础,因此姑臧很快便成为凉州境内最富庶的城市,随即顺理成章的成为凉州的州政府所在地。
  上次的鲜卑人的抢劫活动给张轨敲了个醒,姑臧城此时主体还是匈奴人时候留下来的,后来又是历经战乱,因此若是当时鲜卑人真的冲到了城下,破旧的城墙还真的没法提供多少帮助,因此,重新修筑姑臧城,也是出于军事安全的考虑。
  当然,修筑姑臧城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当年匈奴人打下这座城市基础的时候,显然没想到之后姑臧会发展成为一座繁华的新兴城市,因此在建设的时候南面小家子气了点,城市面积南北长只有七里,东西长也只有三里,哪里是城市,分明还是比不上张州长宜阳老家的一个小镇。
  所以,修城成了当务之急,按照现在的思路,对于这些历史遗留建筑,自然有威武的城管大哥直接荡平,横扫一切,但是张州长没那么大魄力,也没那么多资金,只能小打小闹,原先的地方不够住人了(想想凉州公务员队伍基本都把家安在这儿),怎么办?张州长便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修筑了一个新城。
  笔者写到这里,也不得不佩服张州长的建筑学观念了,新筑的城与老城联通,但若是被外敌入侵,两者之间还可以相互隔绝,万一外城失守,内城还可以继续坚守,这个有点类似于船舶中的隔水舱。平时相互联通,若是紧急时刻,还能提供缓冲,而且还能不破坏原有城墙,减少了劳动力,实在是高明。
  于是,房子造好了,境内外的反动势力也暂时消停了,张州长这个时候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了,不过,享受生活不是这个时候能做的事,因为,凉州一旁的秦州,出了件大事。
  按理说刺史这个职务,作为统领一州的长官,也是省级领导干部,生活一定是十分安逸舒适,当然张州长这样勤奋的不算。但是,秦州刺史张辅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说起来,和张轨一样,张辅也是名门之后,祖上是东汉大发明家张衡,自己也是少年得志,学习用功刻苦,很早就进入了公务员队伍中。
  但是张辅这个有一个可以算是优点也可以算是缺点的特点,就是为人耿直,一切都是按律办事,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地位就阿于奉承,或者改变自己的办案标准。
  张刺史在家的时候,便是严惩地方上骄横的地方豪族,到了京师,又是严办当时风光无限的几位当朝重臣,这现在去了秦州当地方官,还是一贯的套路。
  但是乱世之中,这样的做法也是让他吃了大亏,刚刚上任,便因为过错杀了天水太守,又把东羌校尉,陇西太守韩稚叫来开会。
  韩稚早就听说张大人的办事风格了,这刚来秦州便是拿一个太守不当回事,说杀就杀,心中忐忑不已,到了会场,几句话没说完,韩太守就和张刺史吵了起来,韩太守是个武人,兼着东羌校尉的官衔,几句话不对付,当下开打,打来打去,竟然杀了张刺史。
  
  秦州就在凉州边上,而且是凉州和内地交流的重要联系纽带,出了这么大的事,张州长不可能不知道,只是知道了之后,该怎么做,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