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征服者成吉思汗说过一句话,人生最大的快乐在于到处追杀你的敌人,侵略他们的土地,掠夺他们的财富,然后听他们妻子儿女的痛哭声。其实完全可以再加上一句,不光要听见孩子的哭声,还要让敌人的子弟为自己而战。让这些被洗脑了的孩子去杀死自己的父兄。
  从被征服的部落和民族中选拔当地部落首领的子弟充任军人,是东西方都喜欢使用的方法,罗马人自必不说了,亚瑟王同志就是打下生活在罗马式的环境中,鞍前马后多年之后才开始结束打工生涯,自己创业。
  这种方式,早期仅仅局限于贵族和头领的子弟,这些人往往是地方统治的核心力量,不列颠的总督以往都要选拔男孩送往罗马训练,学习,等到这些孩子学成之后,从生活习惯乃至思考行为上都已经被“罗马化”了,而这时候他们的父亲也老了,放他们回去接班,心理上自然对于罗马非常亲近,而自己也无法融入当地的生活了,这样的同化方式虽然耗时很长,但是却极为有效。
  后来这样的方式被无数民族,帝国复制,后来彻底葬送了罗马帝国的奥斯曼土耳其人做的更为彻底,他们发明了一种更为反人性的方式“血贡”,征召被征服的巴尔干地区的男孩子,强迫其改宗,再从小进行土耳其化的训练和军事技能的培养,成年之后充入“耶尼切里”即近卫军中,成为征服巴尔干的主力。
  不过,这样的制度也要分民族对待,罗马人一般从北方彪悍的民族中选拔,比如日耳曼人,哥特人,而南方地中海沿岸性情比较温顺的民族就没有这个“待遇”了。而在同时期的中国,晋帝国的首都,也存在这样的方式。不过,这样残酷的制度,倒也是不要也罢。
  公元283年,当时的洛阳迎来了一位北方的客人,或者说是囚犯,匈奴左贤王刘豹之子,刘渊。刘渊当初是作为人质的身份来到洛阳的,曹魏奉行法术与王霸之说,当然对待外族也是一视同仁,降服外族的方法也是简单,胡萝卜加大棒的组合,武力征服和文化怀柔,让没见过大城市繁华的外乡穷小子多看几眼,见过大都市的繁华壮丽之后,看他还敢不敢起二心。
  实事求是的说,笔者实在不认为刘渊在当人质的这一年就已经定下造反,或者说图谋不轨的心思了,任何时候的风云人物或者历史人物都是在借着潮流大势而动的,刘渊也不例外,匈奴自从西迁和内附之后,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实力,而且当时的中国,各个民族之间相互杂居多年了,门口卖糖果的可能是个汉人,而村东头赶车的也许是鲜卑人,南面卖羊肉汤的估计是羌人,汉人觉得鲜卑人的短袖衣服更适合劳动,羌人做的羊汤味道不错,而匈奴人做的皮靴质地优良,如果晋朝能够持续的发展下去,再过几十年,或者百年,这些人的孩子们就会在同一种文化氛围中逐渐消除彼此的差距,而实现最终的民族同化。
  而刘渊同志最终也许会成为地方上的一个优秀的长官,由于业绩出色而不断的受到上级的表扬,在年末的总结大会上还能够带上大红花上台发言讲话。但是,晋武帝同志早已经给这一切埋下了定时炸弹,而此时距离引爆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了。
  

  前段时间全国在进行第六次人口普查,笔者“有幸”被抽中为“重点入户调查对象”,就是又多填写了一份表格,只是上面的籍贯一栏总是让笔者犯愁。
  笔者小户人家,也不知道祖上是否有家谱存否,只是籍贯要写的是祖居地,这个倒是让笔者很是犯难,一般都是胡乱填写,最多填上一个出生地了事。
  说到户口问题,又想起了当年惨烈的高考,一道户籍制度使得很多省份的孩子面临着比起别的省份孩子更为惨烈的竞争,笔者身边有来自山东的朋友,谈及当年高考时候的用功刻苦,令笔者自觉地当年自己是荒废了时光。
  之所以谈到户口问题,只是为了引出我们接下来要讲的主人公,前凉王国的奠基人,张轨先生。
  张轨先生的家境和大耳朵的刘皇叔很相像,都是皇室贵胄之后,张轨先生出生的时候,倒也没有什么红光满天,紫气东来的这些异象,不过,作为西汉常山王张耳的第十七代孙,张轨还是很可以为自己的祖上骄傲一下的。
  这个张耳同志在历史上戏份不少,当过信陵君的门客,秦末乱世的时候造反复国,被秦军包围,又引来了西楚霸王项羽的惊天表演,最后投奔刘邦,当了异姓王。
  张耳的儿子张敖娶了刘邦的女儿鲁元公主,成了皇室驸马,之后又是牵扯到政治斗争之中,先是牵扯到谋刺刘邦的案件,被贬为侯,等到不读书的刘邦同志西去,其子嗣又牵扯到了吕氏乱政的政治斗争中。
  但是张家似乎有着特殊的政治天赋,在每一个政治斗争的漩涡中最终都能够全身而退,甚至在风波过去之后反而更进一步的得到更多的政治地位,张敖的国相因为刘邦对这个女婿太过无礼而图谋行刺,结果事情败露,这案子一级一级的查下去,异姓诸王中,没有谋反之心的都让刘邦给逼反了,而这张敖是把自己送到了刘邦的手上,照着刘邦同志的脾气,估计剁了自己这个女婿的心都有,不过吕后心疼女儿,把这事挡了下来,只是夺去王位,还能有个侯爵的位置。
  而到了吕后专政时候,张敖和鲁元公主的儿子有重新被封王,另外的几个儿子也是封了侯,恩宠一时,等到吕氏倒台,刘氏开始大清算的时候,张家也是奇迹般的逃过一劫,只是被削去爵位,但还是保留了侯爵的位置。
  张家的这种政治天赋似乎能够遗传,这种在灾难来临时候成功避险的家族特长,也将在日后张轨的成长道路上发挥重要的作用。
  不过,张轨同学这时候还属于“我祖上阔过”的情况,家里虽然也有人是国家公务员,但是都是属于混的不甚得意的角色,祖父只是外黄县的县令,不过,这个县令倒也是属于衣锦还乡式的任命,因为张家祖上张耳就是外黄县人,几百年之后,子孙重新回到祖先生活过的地方做官,倒也是荣归故里。
  不过张轨倒没时间去体会衣锦还乡的感觉,因为他的父亲做的比较出色,升了官,成了太官令。
  太官令现在已经没有与之相对应的政府职务了,笔者暗自揣度一下,姑且认为这个官职类似于钓鱼台国宾馆的行政总厨的角色。
  是的,张轨的父亲是御膳房的大总管,总理每日皇宫的膳食事务,内宫每天吃什么,怎么做,估计都得张轨的父亲每日操劳,所以,笔者一直相信,张轨同学的童年一定吃得非常不错,因为,自己的老爸就是管这个的。
  不过张家父子两代人都无法进入中央的核心体系中,张轨的爷爷只是地方公务员,而张轨的父亲虽是中央编制,却属于没有实权的类型,这一切都说明张家虽然在地方上可能家境不错,但是在高官如云的京城,他们只是小户人家。
  小户人家的孩子自然从小就要好好读书,将来出人头地的为家族增光添彩,所以张轨同学很早就开始努力读书,同时好好锻炼身体,为将来做官做准备。
  说到考试,笔者至今对于当年惨烈无比的高考记忆犹新,并且学生时代无条件的支持赞同废除高考。但是几年之后,经历一些事情,却发现高考,其实是中国相对而言,最重要也是最公平的制度。
  眼下各个大学的自主招生热潮一浪高过一浪,几所全国排名靠前的大学还要搞大学同盟,同盟之间实现资源共享,说是要构建中国的“常青藤联盟”。
  我一直曾经天真的认为高考制度的万恶,但是高考却是保证不同家庭背景下的孩子能够相对公平竞争的最后一个筹码,就在今天教育部调整了高考加分政策,因为教育事关人生的公平,这也是一个社会能否实现上下级正常流动的重要渠道。
  但是张轨同学没得考试,因为魏晋选官制度还没有发展到隋唐时期的科举制,想想后世的李商隐同学考试前还和主考官一起喝酒,写首好诗就能高中,这样的故事只能发生在胸襟开阔的唐代,而在晋代,张轨同学想要超越自己的父辈,还需要一些别的方法。
  三代出一个贵族,张轨同学祖上可不止三代是贵族了,所以,张轨同学的志向也当然不是祖父那样的地方公务员,也不是父亲那样的没有实权的职位,而是要奔着有实权的高位而去。但是,先得弄清楚,在晋代,怎么才能当官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