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第一次勤王的打酱油并没有打消张轨同志工作的积极性,真正的职业军人是内战外行,外战内行的,既然是内战,就不便参与了,张轨同志决心继续搞好凉州的生产安全工作,加快凉州地区赶超中原先进州的速度。
  张轨同志这段时间除了抓抓生产生活,还对凉州的人文历史多多关注,前面说了,凉州儿郎不仅重视忠勇,而且也十分义气,而且出了几位有名的人物。汉末(东汉)天下大乱,金城人阳成远杀太守发动叛乱,郡人冯忠带头为死难的太守号哭,吐血而死。张掖人吴咏最初是被护羌校尉马贤聘请为助理(当初张轨也干过这个,还记得杨大将军吗?),之后又被太尉庞参请了去当助理,本来,能够被太尉这样的三公请为助理,已经算是对于其才学和品行的证明了,只是问题就在于之后庞参和马贤二人相互控告,而且任何一方被控的罪名,都是死罪,又都拉吴咏来作证。吴咏左右为难,只好自刎而死。两人这才醒悟过来,消除了误会。对于这样的忠义之士,张州长当然要褒奖,于是在他们的坟墓前祭奠二人,又厚待二人的子孙。
  当然,张州长这样也是有着自己的一些目的的,此时已然是八王之乱渐入佳境的时候,阴谋与背叛不断的出现,诸位王爷们为了打赢战争,使出浑身手段,各地军政长官们也是开始以一方诸侯自居,不再服从中央命令,相互征发,忠诚忽然变得廉价,没有收买不了的,张轨一方面感叹这个混乱的世道,另一方面心底也是寄希望于古人的忠义之风,多少对于当下这个乱世有所警醒。
  但是,中原大地此时已经战火连天,早已经内迁许久的各个少数民族的首领们也被鼓动着参与了战事,很快他们中一些不甘寂寞的人就将在这片群雄争霸的战场上,试一试自己的身手了。
  鲜卑首领若罗拔能可以算作一个想在这乱世之中浑水摸鱼的人物,作为当初晋武帝同志还在位时候,秃发树机能领导的河西鲜卑起义军的主义干将,他先是在造反事业中过足了瘾,砍翻了许多朝廷地方大员,包括当时的凉州刺史牵弘,又是在晋朝中央军的围剿下,假装投降,随后又造反,砍翻了继任刺史杨欣,然后再投降,接受招安,放任自己的老领导若罗拔能被晋军剿匪司令马隆砍下人头送往京师表功。
  对于若罗拔能来说,背叛是在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无论是谁都是可以出卖的,哪怕自己的老领导,只不过,人生谁都有追求,若罗拔能的追求就是抢的更多,只是当上河西地区的抢劫大王,于是很自然的,他的目光又盯上了凉州。
  由于之前的赫赫战绩(砍翻了两任凉州州长),若罗拔能这次很自信,能够在凉州抢到更多的粮食,奴隶,美女,和财物,为了充分发扬集体主义精神,若罗拔能同志还特意进行了抢劫凉州动员大会,大会是成功的,团结的,胜利的,若罗拔能成功的鼓动起了十余万的部众(当然,老弱病残都算上,但是可战之兵也有数万),奔着姑臧(凉州州政府所在地)就去了。
  对于张州长来说,这才是自己上任之后最凶险的挑战,一旦有失,不光是自己身家性命不保,而且凉州境内的民众也必然生灵涂炭,而鲜卑骑手,在当时,都是一个强悍的武力的象征,如何应对,如何御敌,张轨的头又大了。
  ………………………………
  天气真是冷啊,没想到好久没在南方过冬,竟然比起东北还让人受不了。呵呵;

  五胡十六国的时代,既是乱世,也是英雄辈出的时代,宋配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张轨初到凉州就被选中的人才,这个从小便胸怀大志的年轻人成为了凉州的救世主。
  河西鲜卑来势汹涌,不过张轨此前已经通过开办学校,重用当地士族子弟获取了凉州士族的支持,而且抢劫大王同志之前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出卖自家首领,所过之处残酷暴虐的对待平民和其他部族民众,对于之前鲜卑叛乱的惨祸(当时凉州一度被鲜卑占据)还心有余悸的凉州百姓们也是同仇敌忾,决心为保卫家园而战。而作为一皱之长的张州长也是不敢怠慢,下令全州总动员。
  国危思良将,张家的遗传基因中似乎对于选择人才特别在行(以后会看到更多),张轨选择了宋配为主帅,把兵马都交给了他。
  宋配没有让张州长失望,第一次带兵上阵,宋配充分发挥了自己在军事上的才华,用劣势兵力击破若罗拔能全军,不但砍下了抢劫大王若罗拔能的人头,而且俘获鲜卑部众近十万多人。
  整个西北乃至中华都被这一次战争的胜利震撼了,远在洛阳,又重新上位的老领导司马衷第一时间送来了慰问电,不但大加褒奖,而且加封张州长为安西将军,并且封安乐乡侯。赐予一千户人家作为封建采邑。
  晋惠帝同志却是又必要高兴一把,在八王之乱中风雨飘摇的晋王朝此时已经开始走向覆亡的道路了,就在去年(晋永兴元年 公元304年),之前那个被无数洛阳大臣们看好的有为青年匈奴族长刘渊,在并州老家接受了匈奴贵族的拥戴,自封大单于,自称汉王,开始建立政权,与晋朝分庭抗礼了。
  对于匈奴暴虐还心有余悸的晋朝并州州长司马腾同志迅速起兵讨伐,结果连战连败,不得已把民众迁往内地避祸,而并州几乎沦丧于匈奴手中。这不单单是一个战败,而是在于自从汉武帝开始的华夏盛世,中原政权对于周围少数民族压倒性的武力优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个别地方的军事长官甚至出现了面对蛮族畏惧而不敢作战的情形。
  刘渊打着兴复汉室的名号,把自己和先汉时期和亲的公主扯上关系,终于在法统上为自己逐鹿中原做好舆论准备,但是最关键的还在于,此时已经是八王之乱接近尾声之时了,在内战中损失惨重的晋朝此时已经拿不出多少兵力去对抗新兴的匈奴政权。
  不止是在北方的并州,南面的益州,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氐人首领,李家兄弟们又开始不安分的造反了,放眼全国,稍微安定一点的地方除了东南,也就只剩下西北了。
  司马衷同志应该为当时自己选择这个常侍感到激动,在各地都是败仗,丧地的坏消息中,张州长的大胜如同强心剂,又让朝中大臣们和普通百姓看到了希望。
  
  ……………………………………
  郁闷的发现昨天发的没发成功,不好意思了诸位。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