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永宁元年(公元301年),张轨的老首长,老领导晋惠帝司马衷同志被人给搞下了台,赵王司马伦自己当家作主,过了把天子瘾,各地分封诸王不服(谁服?都姓司马,凭什么你当皇帝),纷纷起兵,同时各个王爷们开始武装自己的部曲,就是私家奴隶,也就是自己的私兵,其中,就包括了各个少数民族的武装。
  这一年,西南面的益州(四川一带)出了大事,氐人李氏兄弟带着流动到此地的流民们被逼造反,攻陷成都,派去讨伐的晋朝正规军大败而归,蜀中大乱,连带着整个长江上游地区一片混乱。
  这一年,确确实实是个灾年,这一年八王之乱的序幕正是拉开,晋武帝司马炎同志生前精心安排的好棋到了这个时候完全成了毁灭国家的工具,拥有都督各地军事权力的王爷们,纷纷起兵,相互功伐,中央政府颜面扫地。
  就在这一年,张轨出任凉州刺史,开始为官一任的生活。
  远离关中腹地的西北凉州,暂时还没受到几个王爷们战争的影响,但是这里却不是什么世外桃源,张轨这个时候估计也没有什么衣锦还乡的荣耀感(这里是他的籍贯地,不是户口所在地),而且,还有一大堆的烂摊子等着自己去收拾。
  公元前121年,年轻的骠骑大将军霍去病,领兵出北地郡,摧毁匈奴右贤王在河西走廊的势力,随即又和匈奴主力会战,连续取胜,纵横一千多公里,在中华大地上画出一个美丽的弧线,也为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贡献了一块富饶的土地,河西走廊。
  进入中原王朝视野的西北第一次呈现出她的魅力所在,这里可以放牧成群的牛羊,出产优秀的战马,孕育尚武的儿郎,从这里走出的西北子弟们,一代又一代的勤于王事,为国家奋战在偏远的苦寒第一线,从汉代这片土地纳入中华文明的怀抱之后,这些西北汉子们,如同坚强的殉道者,戍守着帝国沟通东西方的咽喉要道,汉代的羽林郎,唐代的西北军镇,宋代的西北军,明代的秦军,这片土地上有着太多的牺牲与奉献,在这里,我们有必要为这些曾经在中华文明的历史上保卫过他们身后土地的勇士们,致以最高的敬意。
  不过张轨就算是面对这样一块宝地,心中却是十分的不踏实,如果形容一下他的处境,那就是卧榻之旁,全是猛虎。
  北面,彪悍的鲜卑人虎视眈眈,南面,羌人,氐人,这两个在这里生活了许久的民族一直不安生,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造反,第二喜欢干的是还是造反,没办法,虽然内附许久,但是就生产力上来说,还是不如内地的居民,因此如果能够抢的话自然是最好的。东汉时期,羌人的造反运动达到了顶峰,甚至逼得朝中的部分高级公务员打算放弃这块土地,最后还是赵充国挺身而出,才搞定了叛乱。
  但是这些威胁还不是最直接的,凉州儿郎多次忠于国事不假,不过作为边境省份,民风尚武好斗,同样适用于凉州的地方豪族,打个比方,同样是士族,洛阳的士族可能喜欢玩赛牛车,砸珊瑚这样文雅的体育运动,但是凉州的豪族,骑马,射箭,上战场砍人。
  吴地的士族(江东地区,原三国吴国)喜欢喝喝酒,做做诗,没事吃新鲜的鲈鱼羹,有事的时候泛舟太湖上。而凉州的士族,则还是砍人。
  没办法,险恶的地缘环境逼迫当地的士族做出适应,谁都想舒舒服服的吹着暖风,高雅的谈一天自己也不知道在谈什么的理论(俗称扯淡),但是洛阳是京师,吴地环境好,而凉州,如果不让自己变得强大,那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而这样的基本情况,在张轨这个对于凉州当地士族眼里的外乡人来说,也成为了一种威胁,因为对于这些土皇帝们来说,一个根本没有在这里生活过的外乡人出任自己的长官,心理肯定是不服的,他们想要一个反抗的借口,而很快,这个借口就来了,鲜卑人,造反了。
  

  对于刚刚到任的张轨来说,满地造反的暴民算得上是给了自己结结实实的第一个下马威,之前交代过,凉州实际上是处于各个势力包围之中的孤岛,北边的鲜卑人,遍布州内的羌人,南面的氐人,当时这些民族大多数还处在比较处于比较落后的生产状态之中(不过当时的生产力水普遍也是不高),社会组织形式比较落后(具体来说就是没有人民代表之类的组织,一切都是各个部落的首领说了算),业余娱乐活动是抢劫,砍人(没办法,生产能力低下,很多时候吃不饱)。
  这个时候的凉州,其实是各个民族杂居的状态,对于内迁的各民族,晋人实行的分而治之的方法,用财物,官职笼络上层贵族和武士阶层,而对于处于下层的普通人,则是卖做奴隶,送往各个地主的庄园之中劳作。
  张轨没有被突然遍地而起的暴动震住,他仔细分析了形式,发觉在凉州中最具有战斗力的陇西鲜卑的几个大的部族的首领并没有参与其中,只是一些鲜卑人自发自觉的抢劫活动引发了长期受着压迫的奴隶的响应,同时,还有个别社会不安定因素,某些反社会分子趁机参与打砸抢烧活动。充其量,这就是一场暴动,对手全是缺乏训练的奴隶,一些抢劫犯,关键是,这些暴民缺乏有效的组织。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发现了对手的这些问题,张轨开始了行动,实事求是的说,这个时候的凉州政府军(每个州都有自己的常备军队)的战斗力却是了得,况且无组织的暴民也确实不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政府军的对手,张轨随即对这些暴民各个击破,斩首上万。
  干净利索的干掉了造反者,张轨度过了人生的又一次重大考验,关键的是,整个凉州都被这位京师来的中青年干部震住了,不是别的,而是张轨的大手笔。一次性杀了这么多人,这个一直做着领导秘书工作的外来户,竟然也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张轨没时间去在乎别人对于自己的评价,对于他来说,在这个乱世之中,对于任何胆敢挑战政府法纪和权威者都必须受到惩处,套用我国著名足球主席的一句经典名言,即“乱世需用重典,矫枉未必过正。”
  不过在清查这次引起严重社会后果的群体性事件的时候,张轨惊讶的发觉背后竟然有着诸多凉州当地豪族的影子,造反的奴隶是一回事,但是那些趁机参与其中的打砸抢烧分子,有许多与这些当地的豪门士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于这种事件,后世的朱重八同志的处理意见很简单,杀,有多少杀多少,只是那是封建主义高度发达的后世,生活水平高度提高,而且以锦衣卫为首的国家安全部门工作扎实有效,而对于张轨这个时代,大家请别忘了,这是一个属于士族,属于豪门大族的时代,国家的权力实际上掌握在他们手里,而他们在这次群体性事件中的态度,让张轨十分寒心。
  对于一个新来的领导不满意,不信服,许多人是选择非暴力不合作方式,消极应对,当然圣雄甘地那个时代还没有降生,让这些从来都只是任拳头的豪门信服,最好的办法就是显示出更强的实力。
  但是张轨的目的不是让人信服就够了,关键是他要借助凉州这一方宝地做出些成绩出来,眼下关中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而周围的鲜卑人,羌人,氐人的部族首领们也是虎视眈眈,若是此次事件处理的不好,张轨很有理由呢相信这些酋长们不会不落井下石的给自己再来次火上浇油。
  所以要团结凉州的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个可以团结的力量,其实就是凉州的豪门士族,只是知道的目的和重要性,怎么去做却是个大问题,张轨不可能每逢节假日的上门去慰问探访,送水果的嘘寒问暖的。
  知道了目的,而方法就显得十分重要,其实,对于张轨来说,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这主政凉州的第一步怎么迈,充满了讲究和学问。
  
  
  
  ……………………………………
  总算先回了趟家,赶紧赶出些,先预祝大家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