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西北有孤忠 五胡乱华时代的前凉的荣耀与悲凉  作者:wangxl6262  分类:[历史]  
  江统的观点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从哪来的回哪儿去,比如匈奴人现在已经呆在山西了,不行,离京师洛阳太近了,统统回去,羌人已经进入关中了,离长安太近了,统统回河湟地区。还有什么鲜卑,氐人什么的,一个不留,统统赶走。
  很多人会说,当时要是听了江统的话,也就是没有五胡乱华的悲剧了,中华帝国就还是中华帝国,也就没有我们民族历史上最黑暗,最血腥的一个时期了。
  但是很可惜,这个建议只是看上去很美好。评价一个计划或者意见,不能只从他的推论上去分析,特别是国家决策,很多时候当政者要考虑方方面面的瓜葛,以及最重要的可行性分析报告。
  那么,我们套用营销分析中一个最简单的SWOT分析法,来看看江先生的观点究竟可不可行。
  首先是优势,这个计划的优势就在于一劳永逸的解决民族问题,很简单,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谁的孩子不乖谁的妈妈打屁股。也就没什么民族问题可言了,华夏民族继续生活在东亚大陆最富庶的地方,而至于匈奴人,鲜卑人被赶回沙漠吞沙子,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如同前段时间,法国总统萨科奇同志驱逐吉普赛人一样,塞进飞机,打包运走,管他什么国际组织抗议,先管好自家人再说。
  当然有优势也有劣势,关键是,你让人家回冰天雪地里挨冷受冻,先问句凭什么,先不说当时由于内乱导致的汉族实际上在北方地区已经没有了当年汉朝那样绝对的武力优势,关键这迁移几十万,上百万的人口所需要的成本,江大人有没有计算过?萨科奇仗着法国财政钱多,关键是只驱逐几千人,法国还负担的起,要是换做驱逐法国国内任何一个大的族裔,科就真吃不消了。
  我们再说说机会,江统同志很善于观察形势,这个时候关中的齐万年同志刚刚造反,弄得整个关中不得安宁,按理说一般的农民起义历朝历代都有,但是关键是齐万年同志民族问题比较特殊,他是氐人首领,造反时候拥护他的基本都是生活在当地的羌人,氐人,等少数民族,这下很麻烦,阶级矛盾转化为民族矛盾,非常不和谐,于是乎国之栋梁张华张大人派人搞定,总之是废了很多功夫,才把这件事摆平,而机遇就是,由于这件事刚刚发生,江统先生的建议极有针对性,而且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鸣。毕竟伤疤还没好利索,总归是吃起药来方便些。
  最后说说威胁这个方案实施的问题,结果出乎意料,竟然是晋朝的公务员队伍出现了反对之声,答案很简单,在那个时代,我们的祖先,作为当时整个东亚地区乃至世界上最强大的民族,不欺负别的民族已经是表示慈悲了,哪家哪户没有百十,上千的异族奴隶呐?我们注意到,跟着齐大哥造反的大部分都是羌人,氐人,为什么?原因就在于内迁之后的他们大部分沦为被剥削阶层,天天的受着汉族地主的压迫。而少部分幸运的,身体强壮的,则变为地主们的爪牙(别误会,这是武士的意思)而在作为剥削阶级的地主眼里,这些异族人是最好的劳动力,身体强壮,繁殖能力强不说,而且干活还不错,扔给刀枪还能帮忙友情客串保安,驱逐了他们,谁给自己干活?
  但是江先生看错了时候,这个时候,当年那个还算得上是有些英武的晋武帝同志早已经送邙山干部公墓了,眼下当政的,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不作为皇帝司马衷同志,而问题在于,当时实际掌权的,是司马衷的老婆,贾南风同志。
  记得之前说过的卫将军杨大人吗?没错,他向朝廷推荐了张轨,并且让他给自己做了段时间的副手,而杨家靠着自家闺女嫁得好,一个个得道升天,自家三兄弟名震天下,当然,不是个人品德优秀,而是地位太高。属于典型的政治暴发户。
  一般来说,靠着裙带关系上去的关系户们,也就两个类型,要么狂的没边,要么低调的不行,杨骏杨大人显然属于前者,本就是皇帝老丈人,未来皇帝的外公,又是封侯,升将军,而最关键的一点,在于晋武帝上山前留下的遗诏。
  一般人的遗嘱也就是分分家里的几个锅碗瓢盆的,可是皇帝的不一样,这么大的家业,总要有人管理,儿子又是这个状况,总是不放心,于是,司马炎同志又一次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亲自选定了两个辅政大臣,一是司马衷外公,杨骏,而是汝南王司马亮。同时,又把太子的几个亲兄弟们纷纷送出京城,全部打发到外地去,干嘛?别忘了之前提到的,诸王都督各地军事,也就是掌握当地兵权!
  说实话,即使是现在人,碰到司马炎的这个局面,也应该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了,杨骏是司马衷亲外公,总不至于害自己的外孙吧,而汝南王司马亮,是司马炎的叔父,司马衷得叫他什么,大家自己算算,德高望重的老人压场面,关键还是司马家的人,用着放心。而各地的诸王们,手里是有兵权,但是不足以和中央的禁军对抗,所以,万一这中央有人起了二心,就是想要谋逆,各地司马家的大侄子手里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而要是有哪个王要造反,嘿嘿,禁军也不是吃素的!
  司马炎同志没看过社会契约论,自然也不知道权力的相互制约和平衡的关系,不过,他已经很是难能可贵的想到了政治斗争中最关键的相互制约的一点,只是,在精巧的制度,也架不住实行制度的人搞破坏啊。
  笔者作为一个伪球迷,一直不明白作为强队的英格兰,虽然有着号称世界上最强中场的英格兰双德为什么就是不能给球队带来胜利,所谓双德等于无德,双核心等于无核,两个人之间太容易打架了,还是三人之间容易平衡,别的不说,三角形不就是最稳固的机构吗?
  所以,司马炎还没上山,就有一小撮混进晋朝干部队伍中的敌对势力蠢蠢欲动了,而最令人惊讶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司马衷的亲外公!杨骏杨大人!
  ……………………
  为坚决消灭tj行为,半夜更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