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辞职回乡奋斗的两年——创建欧式乡村花园之梦  作者:仙湖山庄庄主  分类:[杂谈]  

  今天我和 沉雪送他的战友回去,我们去某县顺路去参观了一个很大的号称中国第一XXXX项目,其中一部分是做有机食品基地和观光,一部分是农民集中居住的综合体,叫新农村项目,我们去走访了3户农民,知道农民是怎么回答我们的吗
  归纳起来是:农民认为现在的收入很低,而且这个项目90%的人认为要失败,他们对他们的未来担心,如果这项目失败了,他们地租没有,劳务收入没有,原来的耕地距离居住地有1公里多,如何耕种?在现在的新居,自己出700元一平米,政府出500元,但是建好后不能养鸡鸭猪牛羊,甚至猫狗都不允许,没有菜园,现在大家是在绿化的地方种菜,今后绿化的树木长大,怎么生活?我问你们后悔吗?他们说后悔,我说你们当初为什么要同意?他们说当初是给干部轮流做工作,但是现在还有少部分人没有搬迁;没有搬迁的农民我们也访问你了,他们更加不远加入这个综合体。
  另外我们参观了这个产业,投资几千万,是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做的,很多设施没用就荒芜了,建设4年没有一分钱的回报,至今没有一个产业在运作。
  回来的路上我们又绕道去另外一个县的XX古镇商业旅游项目,今天刚好开业,确实基建做的好,房屋修的多,看热闹的人不少,但是我看里面在经营的店铺很少,如果没有持续发展,没有投资回报,没有人来租用,这个项目还有什么意义?
  我们的这些几千万,上亿的项目,哪一个不是很多专家参与设计的?但是违背了基本的经济规律, 为什么会有这些绝尘?专家不傻,但是为什么要犯傻,你懂的!
  看到这些回帖,我一点不生气,我觉得很搞笑,我也愿意来一场大 讨论,我的事业是阳光的,没办法遮掩,因为这么多人来看过,建设了三年,媒体也有报道,村民也不是傻子,我是好人坏人,干过什么坏事,我的力量能遮掩?
  至于一些来攻击的,大不了就这么几点内容:
  第一,我是搞小产权开发,我多次讲了,什么是小产权?我没一栋房子的产权,就现在我住这栋还是我父母的名字,庄园的任何房子是农民自建的,没有买卖,另外一种就是外地人和农民合建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强行给我冠以小产权开发!可笑之一!
  第二,说我是传销,我有下线吗?我有预售任何人入会费吗?这是可笑之二!
  第三,认为我是为了牟利,道德败坏,我现在必须牟利,我不牟利这庄园怎么养活农民?怎么持续发展?我牟利犯法了吗?连一个家庭,社会团体,到国家都在强调经济发展,我发展经济有什么错?这是可笑之三。
  第四,认为我是坏人,坏人的标准是什么?是道德还是法律?如果有证据请出示!
  最后我告诉这些什么五毛也好,小人也好,我这人的性格非常的坚韧,没有任何困难让我能够放弃,就是死,我也会坚持下去。所以你们这些嘴脸恰恰被自己的愚蠢行为所暴露,我在这里建设自己的家乡,没有注册公司,我没有任何想法想保护自己的财产,我的观点是我的财富是思想,我不需要有什么金钱和产权,谁要给谁,我只能为这片土地奉献自己的理想和汗水,除了收获理念的成功满足自己实现英雄梦想的虚荣,就是获得一个宁静生活的环境,你们说的什么骗钱之类,我真不屑。如果有人愿意来投资,把这个庄园做的更好,我愿意把我的所有股权免费转让,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居民!
  很多人都想回到乡村,为什么?因为60-70年代的人,有太深的家乡情结,不比90以后的,对故土没有情感,我在30岁以后,经常梦到儿时的生活,在山庄,我和很多来访的朋友聊起那个年代的生活,非常激动,链条枪,弹弓。。。。。
  加上在城市的生活枯燥乏味,对职场生活的倦怠,我们都有了很浓的乡愁,都有了回乡念头的萌动,但是想到妻子的反对,儿女的教育,未来的生活来源,只有遥望家乡,感叹回乡的路太遥远了!
  但是,乡愁,多么想看看家乡的炊烟,多么想一家的团聚,多么想亲手劈柴,亲手种菜的乐趣,我们这个时候感觉的幸福其实很简单,无法实现的梦想,只能堆积越来越浓的乡愁,很多人偶尔回到家乡,看到破败的村社,眼前的现实只能在回忆中回味童年,我们能够再现梦境,我们能回到昔日热闹的乡村吗?即使有个别人勇敢的到乡村,但是多数是从事农业种养为主。这就一开始注定了后面的路很艰难,第一,产量小,利润少,产量大,销路难,第二,家乡的面貌无法改变,回乡,还是无法做到活的生活来源和改善环境,所以,回乡的路太漫长了!
  我曾经经历了这样的憧憬到困惑,我思考和论证了6年,最后我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才去实践,也才写出我的创业历程,以供参考,虽然3年经历了很多的艰辛,但是,我不是走过来了吗?我不是越做越好了吗?而相比很多慷国家之慨,坑农民之事,我做了什么?试想,没有农民的认可,他们会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巨资建房吗?要知道,农民不是傻子,新农村国家补贴不不愿意建,而庄园的居民,没有补贴自己掏更多的钱来建造,所以是非曲直,人间只有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