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辞职回乡奋斗的两年——创建欧式乡村花园之梦  作者:仙湖山庄庄主  分类:[杂谈]  
  搞环境建设,创建花园别墅区,首先离不了绿化,我很喜欢枫树,如果买大树,我有那么多钱吗?买小树,需要时间,这个我等得起,花钱不多,但是,网上种植红枫的论坛里面经常在争论在气温偏高的地方是否变色,如果我种的红枫树几年后长大了却不变色,那么我的计划不是就落空了吗?所以每年的秋天,我最关心的就是红枫是否变色,我知道,枫树就是决定我成败的关键,只要有一天实现了我在九寨沟看到的那种彩林效果,我的乡村旅游和美丽花园山庄就能实现了。通过观察,每年有小部分是变红了,我的担心始终挥之不去,网上的争论是认为红枫有种子苗和扦插苗之分,扦插苗是无性繁殖,一般不会变异,我第一批苗子中确实有一部分是种子苗,为了继续观察和防止失败,我又从上海和青岛两家公司买了扦插苗,苏州一家公司买了种子苗,因为种子苗价格便宜很多,我还是有点幻想,从节约成本的角度考虑,于是陆续下来我种了一万株红枫,想这些树长大了,够好大的一片山林了。在成都买的樱花和玉兰结果不好,因为各种原因樱花死亡不少,残存了100多株,玉兰虽然好点,但是长势不算好,也罢只要只要红枫好就行了。中小树,用时间等待,这是我节省建造山庄成本的一个方式之一。
  种树和计划,是我一边工作就一边在实施了,我想我迟早要回去完成这项事业,对工作,我开始逐渐没有了热情,懒懒散散的,每每跟朋友说起我的计划,他们都一笑置之,没有人当真的。2010年6月,我接到大哥的电话,说父亲检查是癌症,我非常震惊!那一夜我没有睡着,我感叹我们的一生,从初中毕业后就到县城上中学,然后是到省城读大学,工作后走的更远,父子一场,是聚少离多啊!而我看着身边熟睡的女儿,和刚出生的儿子,我想我们以后是否也是这种生活的轮回啊!父亲的日子不会多了,我赶紧回去看他,下来的2个月,我带着两个孩子和老婆回去陪父母,想一家最后过一个团圆的日子,我问父亲有什么愿望?他说他看的很开,去旅游一趟是他的愿望,于是我带上两个孩子和老婆父亲从四川出发,开车到北京去玩,我的姐姐和妹妹都在北京,这一路往返我们在每个省城都去转一圈,父亲很高兴。8月份我回到了广东,到了10月我接到电话父亲病危了,我怕我不能为他送终,接到电话的当天我就决定立即回去,回去后发生的事情终于让我下定了决心!
  因为父亲的病情,我们7个兄姐妹再次团聚了,大姐几年前生病去世了,悲伤中也有团聚的欢乐,我们每天大多在病床前陪伴父亲,刚开始,我想着一个活生生的亲人就要从此永别,非常难过,但是,后来我逐渐想若干年后,我也会离开这个世界,生命难道不想是一个旅程吗?父亲只是先走了!在这段日子,我开始了思考人生,在父亲离开的前一天,他不能言语,我们几个聊天回忆父亲的一生,想陪他一起回顾一生,我说爸爸一生也很成功,当了30年的村干部。突然我发现他举起了干枯的手,伸出了4个指头,我知道他是在纠正我们,是四十年!于是我赶紧说是四十年,他才放下了手。这让我很感慨,一个人在弥留之际,他在想什么?他一定在回忆他的一生,想那些让他骄傲的事情,也许只有事业才是他最骄傲和自豪的!父亲去世了,留下了孤独的母亲,我想我不能回去了,我也要做一番事业,是我离世的时候值得骄傲的事业,我也应该留下来陪伴母亲,我也想像我们父子之间一样和子女聚少离多!幸福就是平安和团聚!我的山庄计划很庞大,一定要有很多的艰辛,我还年轻,能去奋斗,如果我老了,就没有精力去实现梦想,我不能等了,不能将遗憾带进坟墓!
  2010年底,我开始跟村里的农民谈我的想法了,没有种地的农民非常赞同我的想法,但是种地的人强烈反对,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之前设计的方案首先是保证了他们的利益,为何反对?我通过了解,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是种地的人白种在外打工的人的土地,我租了别人的地他们就失去了这个“奶酪”,虽然我承诺会让他们过的更好,但是,他们根本不信;第二是80岁左右的老人,思想观念非常陈旧,他们把我想成旧社会的地主,回来占地,以后他们的子孙没地种了,我绝对好可笑,我跟他们解释,现在谁还愿意回来种地?种地能生活吗?你问问你的子孙愿意回来种地吗?我通过电话跟他们的儿子交流,他们虽然在打工,但是长期在城市生活,能够理解我的想法,所以下来就剩下在家种地的几户人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