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辞职回乡奋斗的两年——创建欧式乡村花园之梦  作者:仙湖山庄庄主  分类:[杂谈]  
  2007年秋天,我第三次去九寨沟,看到了满山的红叶,美得醉人!我惊叹世间还有这样的美景,我不禁幻想,要是我的家乡也有这种彩叶林,那该多美啊!回去后,我总忘不了那片秋色,我想,我难道不可以中这些树吗?枫树!我开始在网上去寻找枫树信息,经过上网查找知道枫叶分为了中国枫,日本枫和北美枫,而中国枫树又有几种,日本枫因为是灌木,效果达不到放弃,在九寨沟的枫叶属于是三角枫和五角枫,但是中国的枫叶在高寒地带容易变色,在我们这种低海拔丘陵地区一般很难变色,而网上热卖的北美枫貌似不错,于是我决定从北京购买一批北美枫试试,首批买的不多,大大小小加起来几百株,又在成都购买了1000株樱花和白玉兰,但是当树运回家的时候,没有地种,我们家的耕地栽不了那么多,我让父亲交给村子里的人种,家里人说那么贵舍不得,我说没关系,人家种了以后环境好了,大家都享受了,我们种不是也是为了改善环境吗?但是老百姓却不要,说不能结果,只开花有什么用?无奈,只好密植,等以后长了在想办法移植。
  在城市里我没有闲着,继续在搜集信息,如何实现我的回乡创业梦想。开始我想到了养殖,于是开始看各种养殖和种植,从养牛,羊、兔,梅花鹿、鸡鸭等等,到种植金银花等中药材,蔬菜,果树等,我仔细的一个一个的项目分析论证,首先考虑的是效益,然后是技术,,最后是销售,但是,结果让我很沮丧!因为这些项目都有一个问题,第一是效益不高,要取得客观的收益必须要扩大规模,但是过大规模会导致产量很大,产量很大却无法保证销售畅通,举个例子吧,种养殖一般一亩纯利2000元左右就算不错了,但是要赚20万在乡村才算可行,那就是要种养殖规模达到100亩,100亩的产量我如何保证能销售出去?农产品很多是有时间限制的,成熟后不能及时销售就会导致巨大的损失,因此,种养殖看来不能是理想的途径!
  2008年以后,我回家的时间就多了,但是,我每次回去的感受就是,要在乡下长久居住,环境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家的院子很大,大概有1600个平米,我设计了水池,花园,但是,周围道路泥泞,鸡鸭牛粪和臭水沟让人受不了,一到夏天,杂草疯长,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环境,于是,我想,要想在这里生活的更好,不仅是收入,更重要的有宜居的环境,而要做到这点,问题就比之前考虑的单纯种养殖业更复杂了,因为要涉及到修建道路,挖建人工湖,绿化和拆建农民的破房子。同时我也看到农村的现状,愚昧,落后,贫穷和衰败,以前我们一个居民组有150人左右,现在只有15个人左右,而且基本是60岁以后的老人,大量的土地荒芜,在家里的生活穷困,我开始思考,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自己,也改变整个乡村?
  我想,单家独户的生产是不行的,必须要集中统一的搞,土地要重新的规划建设,但是这就必须要触及到其他农民的生活,他们有什么想法?我开始通过跟家里人和邻居的沟通来了解,因为大量的劳动力去了城市打工,收入远高于务农,而年龄大的人留在家里种粮,我很惊诧,以前那么多劳力耕种的土地,如何现在极少数老人就能耕种?原来他们采用了除草剂,化肥和农药,使得现在的种粮更加的容易,由于每个人种的土地多了,他们也比较满意,所以,我想要回乡统一建设,首先要考虑这些留守农民的利益,于是我提出了一个方案,让村民以土地入股,聘请在家的农民打工,收益按股分红,这个方案我认为很完美:第一,可以降低我的投入成本,第二,今后不会存在发展好了农民反悔,第三,农民在今后发展好了收益比租金高,失败了农民不会亏损什么,反正他们丢荒都十几年,留守的农民保证收入要高于以前种庄稼,这点我计算过每月1000元左右的工资和他们耕种收益的对比。我绝对这个方案应该可行。
  土地的方案我基本确定了,反复想这个方案应该没问题,然后就是资金和发展模式了。
  资金我有两个想法,第一是不能投的太多,如果多了,我老婆不会同意,第二,要设计一个科学的方案,做到小投入大产出,滚动投入。在项目论证中,我逐渐从养殖项目中转向了乡村旅游方面,通过学习很多经济学和历史资料,我认为一定要放弃从事第一产业为主的方向,要向第三产业发展,为什么农业国家要补贴?就是因为不赚钱,既然这样,我何必还要去白费精力?第三产业我国才开始,内需是今后的一个发展方向,我注意到很多人跟我一样向往田园生活,农村的交通等条件也在逐步改善,根据国外的经验和历史,乡村旅游方面是很有潜力的,这也符合了我回乡主要是为了生活的追求目标。加上我一直在文学作品的熏陶下崇拜国外的庄园生活,于是,我最后确定了我的方向——创建一个欧式乡村花园社区。不仅是我,而且吸引很多喜欢这种生活的人来自己的庄园生活,或者说这是将一群共同理想的城市人群的生活社区搬到乡村。但是这个想法确实很大胆,是否可行呢?于是,很多个夜晚我是躺在床上逐项逐项的计算,分析中入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