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走到包装车间的时候,正赶上这班工人工间休息。目前是旺季,工厂两班倒。上午七点到晚上七点一个班,晚上七点到次日清晨一个班,每两周轮换一次。这一班的工人是从上午七点到晚上七点的,中途休息两次,每次十五分钟,中午半个小时吃饭,所以时间非常紧。由于是流水线作业,中途要去上个厕所都要跑着去。
  
  一路上,斯蒂文跟特伦斯指指点点,特伦斯也时不时停下来,这里摸摸,那里问问。
  
  倒是拉辛和邢海波成了帮衬,插不进什么话。
  
  午饭的时间到了,特伦斯特地要到工厂食堂跟工人们一起吃,还专门和几个工人坐一桌,几个打工妹腼腆地回答着特伦斯用不太流利的中文问出的问题,然后大家爆发出一些笑声,远处看去,其乐融融的样子。
  
  而就在不远处的另一张桌子旁,也坐了一大堆工人,很明显,这桌的人比其他桌的人都多。几个工人不时朝特伦斯这桌张望着。
  
  “刚哥,听说今天来了个大的?”那个被叫着“刚哥”的人叫陈刚,其实年龄也就在20出头,健硕的骨架即使在工装的遮盖下,也凸现了出来。此人棱角分明,双眉浓密而杂乱,都快连在一起了。他的鼻孔扁平且朝上,冲天的头发一簇一簇的,由于被染过,看上去枯黄一堆。
  
  “大的又怎么?上个月不也来了一个吗?”陈刚把手中的饭盒往桌上一扔,“妈的,天天吃这些鸟东西,老子都吃腻了!”饭盒里的剩余物质被震得一桌都是。
  
  “你们有没有听说,人事部要搞三班倒了。”一个工人小声地说。
  
  “三班倒?为什么?”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鬼才知道,换着法子降我们的工资嘛。你们想啊,工作十二小时和工作八小时,谁挣得多啊?”
  
  “那我他妈的不做了!靠,这年头找个打工的还不容易啊!听说对面那家药厂要找人了,同样一个操作工比这边工资高三四百呢,我一个老乡已经过去了,是他告诉我的。”
  
  “但人家是生产药的,跟我们不一样啊,我担心我学不会啊。”
  
  
  
  

  “你脑壳是浆糊嗦?天底下的生产线都是一样的道理,都是固定的工序,你娃坐起就屙不出屎嗦!”一个四川人教训着刚才那位。
  
  “真的?那帮我们也联系一下吧。”
  
  “凭什么人家要降我们的工资我们就走啊!把我们看成什么了?喊你来你就来,让你走你就走?你们这帮傻B,跟他们闹啊!”陈刚冲着正在憧憬美好明天的几个工人吼了起来。
  
  “刚哥,怎么闹法啊?
  
  “先不急,等等看。要是哪个狗日的敢降老子的工资,老子有他好看!”
  
  
  那边,几个工厂领导吃完饭后,一起到工厂的草坪处走走,特伦斯问邢海波,“邢厂长,我有一个感觉,似乎工人当中,女孩子居多嘛。”
  
  “是的,你的观察没错。说是工人,其实我们的工作对体力的要求并不高,不需要搬运很多很重的东西,反而更加需要细致和耐心的人,男孩子做这些事情,耐心往往不够,很多人做不了多久就要离开,女孩子安心一点。”
  
  “那么,他们的待遇在当地居于什么水平?”
  
  “我们厂在整个工业园区来说,工资是中等偏下。其他附近几个厂,有时我们的工人也会跳到那边去,听说加也加没多少钱,一百、两百的,他们就跳了。”邢海波的表情有些无奈。
  

  “这个容易理解,低收入者对一百、两百的变动还是很在乎的。听说现在招工比较难,是吗?”
  
  “物价上涨得太快,而工资性的增长落后了,有些民工就不大愿意出来了,今年春节后就有一批工人没有再回来。不光我们这边有这个现象,其他工厂也都遇到。”邢海波看到地上有块纸屑,就顺手捡了起来。
  
  “公司的成本压力也很大啊。原材料、运输等等,也都涨,所以,工资的问题你们再好好研究一下,看怎么能更加合理。另外,可以在corporate culture(企业文化)上多做些文章,搞一些活动什么的,增加员工的归属感。我看你们这个足球场啊,草都长这么高了,好久没用过了吧?”特伦斯指着诺大一片操场对大家说。
  
  “你说得太对了!我们最近也正在研究。好多员工反映,希望组建工会。据我所知,园区内不少企业都组建了,上级工会也来督促我们几次,希望我们尽快建立。”邢海波抓住这个时机,把他长期以来的想法说了出来,并有意识地看了看拉辛,“我跟拉辛也讨论过,不过,还没有具体的成果出来。”
  
  “哦?拉辛你说说看,有什么样的担心?”
  
  “我担心成立工会以后,来自政府的干预会增加。并且,在处理一些低绩效的员工时,工会的存在会降低公司的自主性和权威性。”拉辛直接了当地说。
  
  特伦斯沉吟了半晌,说,“如果成立工会能增加公司的凝聚力,提高生产效率,我个人不反对。至于政府那边,我想只要我们守法经营,能为地方创造税收,政府是不会过多干预的。”
  
  “那你看我们是否可以先提交一个方案交董事会讨论呢?”邢海波满心鼓舞。
  
  “为什么不呢?”特伦斯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