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你这话说对了一半。前半部分对,后半部分不全。”罗伯特在锅里又放了几勺子辣椒。
  
  “怎么不全面?”
  
  “改架构不是最终目的,动原先架构上的人才是。你想想,如果要搞掉一个人,他又没有什么明显的错误的话,你该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变动或取消他的岗位,没了岗位,你不就出局啦?”罗伯特意味深长地看着威廉。
  
  “说得难听点,我们都可能没有位子。”罗伯特又补充了一句。
  
  罗伯特拎起一支牙签,剔起牙来。
  
  “肖兵的事情,你的决定是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罗伯特问道。
  
  “照现在的情形看,这小子是保不住了。这事儿搁以前,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顶多我把他挪个地方。没人挺你,你多拿根针,都可以把你开掉;有人挺你,你就是偷辆车走,也屁事没有。经销商那里,以前我们有生意给他做,他当然不会翻脸,自从我们加强对经销商的考核并实施新的奖励计划后,刘舸就嚷嚷要我们把金泰定成金牌经销商,他那点销量,放以前还可以进去。现在他同时代理好多家别的产品,销我们的积极性远远不如以前。肖兵告诉我,刘舸三番五次恳求他,可他的量实在差太多,怕如果把金泰放进去,会得罪其他更多的经销商,所以没答应。看来刘舸这回要彻底鱼死网破了,自己做不了,把肖兵也搭进去。”威廉今天的胃口显然不好,又点上了一支烟抽着,旁边一桌的两个女士不断地用手扇着鼻子,眼里满是怨气。威廉好像也感觉到了,于是把烟从右手拿到了左手,但并没有掐掉的意思。
  
  罗伯特心头并不认同威廉的观点,心想,肖兵的性质是严重的,而且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还不是你姑息出来的结果。见今天威廉情绪不高,罗伯特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转而询问起袁克敏对此事的决定,华东区是中国市场的重镇,袁克敏在培养肖兵身上没少花工夫。
  
  “我昨天问他了,他没直接表态。但他告诉我,现在‘战略变革小组’正在对原有的销售模式进行评估,肖兵的事情一出,正好作为一个负面典型,来说明原有的模式存在很大的弊端。袁总要我写个报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总部都过问这个事情了,你说袁总敢随便扛吗?扛就等于包庇、纵容欺诈行为!我现在也不知道我这份报告写上去是否就可以交差,如果上面不依不饶,我都逃不掉!”
  
  是啊,出了事情,总要有人承担责任。但这个责任有不同的承担法,写个检讨叫承担责任,公司口头警告、书面警告也算,引咎辞职也算,公司开除也算,好听一点,提前退休也都算。
  
  “肖兵的合同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还有几个月吧?”好一阵子,威廉突然想起这码子事儿。
  
  “还有四个月。”由于刚看过肖兵的资料,罗伯特记得很清楚。公司有劳动合同的终止权力是人事管理的一个法宝,到期不再跟问题员工续签合同可以减少很多在解除合同时所遇到的麻烦。不过,新劳动合同法的出台,尤其是强化无固定期限合同,使这个法宝的运用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肖兵还是做过很大贡献的,要是让他走人,希望公司能考虑一些补偿金。”威廉神情有些黯然。
  
  “拜托!老兄,现在还谈不到这个问题上来!”罗伯特觉得威廉也太感情用事了。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他必须为这件事情承担责任!从目前情况看,走人是免不了了。其次,走人也有不同的走法,是公司开掉他?还是他自动辞职?如果金泰说的是事实,那肖兵显然是严重违纪,证据确凿,公司完全可以解除合同不给赔偿,这对他来说就很难看了。当然,如果公司认为可以息事宁人、适可而止,给他面子,协商解除合同,或者他辞职,然后给点补偿金,也不是没有先例。所以,这个态我不好乱表,必须要有公司管理层的态度。”
  
  “那你觉得袁总会怎么处理这事儿?”威廉一脸无奈地看着罗伯特。
  
  “所以袁总才让你写报告嘛,等你的报告出来,他才能掂量怎么去跟大中华汇报。那牵扯的因素就多了,不是我们这个层面能预测得到的。”罗伯特说,“但我们可以做些准备。比如,如果不给补偿的话,我们直接解除劳动关系,证据是否充分?我们也别光听金泰公司说他有证据,万一他是在诈我们呢?真正说给补偿的话,反倒简单了;通常能用钱摆平的事情都比不用钱摆平的事情好办。另外,肖兵要是走了,谁能顶上?这些才是我们要考虑的。”
  
  说这话的时候,罗伯特心想,年初我不是建议你考虑下面主要岗位的接班人计划吗?你老是觉得这样做会让你那些金刚们犯嘀咕,现在麻烦不就来了?但这话太敏感,罗伯特也就按住了。他知道,在接班人的问题上,如果威廉下面的人有了备份,是不是威廉自己也要有备份呢?所以当初接班人计划作为HR主要战略提出来后,威廉一直不太热心,推说下面的人还不太成熟,要进一步观察和锻炼,直到公司袁克敏都过问了,他才勉强地凑出了一个计划。其实威廉自己清楚,培养一个好的渠道销售经理并不是十分困难。仅从销售难度上讲,直销要难很多。打个比喻,渠道销售是让一个熟人反复地买你的产品,而直销是让一个陌生人买你的产品,哪个难度大,一比就出来了。罗伯特对此感受很深,跟渠道销售跑市场的时候,有吃有喝有脚洗有歌唱,跟直销出去扫楼,被小屁孩骂出来都是常事,更何况有时连门都摸不到。
  
  所以,渠道销售经理在一个地方蹲久了,就怕蹲出事来。通常,威廉过个一两年就把南京的与苏州的换换,把宁波的和杭州的挪挪,好像中央调动各大军区司令一样。在客户经理和区域经理这一层,威廉始终不大热衷从竞争对手那里挖人,反倒是喜欢从大学毕业生中找人,一来这些白纸好写字、听话,二来成本低,选个二三十个,总能冲刷几个像样的出来,三年左右就可以顶上去了。应该说,在这一层面,威廉做得还是游刃有余,也确实在兜兜转转中,冒出了几个有能力的。关键是在大区经理这个位置上,他始终在踌躇,因为,一旦他们有了人接班,他们就必然期待更上一层楼,那么更上一层是哪里呢?不就是我威廉的位置吗?我还能顶谁走啊?
  
  “肖兵的缺,我准备让南京分公司经理试试。”威廉若有所思地说。
  
  “不急,不急,你准备几个预案吧。”罗伯特跟业务经理说话时,从不使用“不同意、不赞成”这样的词汇,而是把自己放在咨询顾问的角度提建议。“我的判断是,既然中国区的组织架构可能会发生变化,我们现在进行架构的调整,说不定会跟他们的部署冲突,弄不好让我们再改就讨厌了,不如现在观望着。”
  
  “也只能如此了。我回去就写报告。”刚巧说这话的时候,餐厅里进来几个同事,两人眼神对视了一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了。
  
  空就是洞,小洞不补,大洞吃苦。但是,堵住了肖兵的洞,后面的大洞就没问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