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当然,我一次只做一件事情。”拉辛咧开嘴笑了笑。
  
  “中午我请你去一家印度餐厅,在上海我吃过的最好的印度餐厅。”袁克敏也笑了。
  
  
  每周往返上海和无锡成了斯蒂文的家常便饭。一些时候,他乘火车,一些时候,自己开车。一周五天,他也并不都在无锡,而在上海自己的公司里面。公司的员工不常见到自己的老板,每回斯蒂文来,都是匆匆地召集销售经理--他自己的小舅子和财务经理--他老婆开会。
  
  斯蒂文的公司位于上海的市区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这天,他带着个朋友到公司谈事情。刚一下车,他就顺手拿出一张单子压在雨刮器下。朋友凑过去看,发现是张罚单。
  
  “斯蒂文,你把罚单压在上面干什么?”朋友觉得好奇。
  
  “你就不知道了,这张罚单用处大着呢?”斯蒂文狡黠地笑着说。
  
  见朋友还是不解,他接着说,“我这张罚单都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了,至今还没去缴。你也知道上海现在停车老贵老贵的,我要是停在附近的停车场,几个小时下来,还不收我几十块啊。停在这路边,那些警察交通秩序不去维护,专门到处瞅乱停乱放的车开罚单,如果他看到我的车上已经贴了张罚单的话,以为已经有人过来贴过了,就不会再贴了。我这张单子等于就是免罚令,哈哈。”
  
  “靠,你小子倒是真会想办法。”朋友摇了摇头。
  
  “没办法呀,现在谁不是红着眼睛找钱啊。我这点小生意,要是不省着,还怎么维持得下去,七、八号人要养呢!”斯蒂文开始叫穷了。
  
  “得,给你根儿竿子就顺着爬啊!谁不知道你斯蒂文日进斗金啊,跟我装穷!”
  

  就在斯蒂文跟朋友逗趣的时候,无锡工厂的会议室里,拉辛正在主持着一周的例会,这个规矩刚刚实施两周,拉辛特地放在周一上午,而通常这个时候,斯蒂文正在上海自己的公司里面交待着生意,或者也在开着某个管理会议。
  
  拉辛黑着脸,看着墙上的时钟走向十点整。
  
  “时间到了,我们开会,不等斯蒂文了。凯西,你打过他的电话了吗?”被称着凯西的女孩子是拉辛的秘书。
  
  “打了,没人接。短信我也发了,也不见回。”凯西小声地回答。
  
  “记录下来。我记得上个月我们提议开每周例会的时候,大家都在,斯蒂文也在,我们是一致同意的。周例会是加强沟通和协调的会议,每个经理都必须提交上周工作小结和本周计划,没有人能够例外。如果有人临时有急事要请假,必须经过我同意,并且指派部门其他人列席,以便回去传达。邢,我说得没错吧?”
  
  从年龄上来说,邢海波跟拉辛相仿,不过毕竟是中国人,肤色浅,相比之下,还是肤色深的拉辛显老。私下里,邢海波跟中国同事说,“跟阿三比,我都算是小白脸了。”大家狂笑不止。
  
  此时,“小白脸”正襟危坐,听到拉辛的话,他微微点了点头。老厂长做事潇洒,等于成全了斯蒂文的放纵,而拉辛上任,虽然中外双方有些小小的龃龉,但看得出来,拉辛是剑指斯蒂文的。
  
  想到这里,邢海波坚定地说,“我完全同意拉辛的建议,任何一个公司,不能没有了规矩,否则一切都会乱套的。我们高级管理人员更应该以身作则。”邢海波知道,拉辛现在需要他的支持。
  
  但支持是建立在利益交换的基础上的。
  

  2、
  
  有半年的时间没有见到威廉了,其间电话问候过,因此接到威廉的电话约吃饭,倒让罗伯特觉得有些意外。
  
  “你小子是掉进米缸了吧?滋润得很吧?”罗伯特一见到威廉就调侃他。
  
  “有见过这么瘦的耗子吗?”威廉还真瘦了。体形宽阔的人,一旦有丁点的瘦,就立刻显示了出来。
  
  “见过瘦的耗子,没见过在米缸里还这么瘦的耗子,或许耗子现在也兴减肥?”
  
  “要真想瘦身的话,泛亚倒是个好地方。”威廉感慨万分。
  
  “怎么说?”
  
  “比方说,我这手机就得24小时开着。以前在斯泰尔斯的时候,袁总是让我下班后也开着,但睡觉我可以关机。这边不一样啦,王涛要我24小时待命。”
  
  “干嘛啊?他半夜让开会?搞地下工作是吧?”罗伯特有些不解。
  
  “现在他经常不在国内,一会儿‘风投’了,一会儿‘投行’了,一会儿又是跟哪家公司谈收购了,反正满天飞。然后一想起什么事情就开全球电话会议,我经常睡到半夜被叫起来,迷迷糊糊地背数字。”威廉一脸苦相。
  
  “那要正跟老婆嘿啾的时候岂不把武功废了?”罗伯特继续调侃。
  
  “武功?只要现在老板出差到国外,我晚上就得留神。搞不好成了巴普洛夫的那条试验狗,晚上听到电话响,就条件反射就地立正。”
  
  “水深火热!水深火热!贺老总您受苦了,小弟我敬你一杯。”
  
  “不过,我好像看到泛亚最近很火嘛,到处都是广告。”两人碰了下杯,罗伯特把刚才的酒喝光。
  
  “这还不是做给风投他们看的,上市辅导期了。”威廉也喝光了,放下酒杯,掏出烟,递了一根给罗伯特。
  
  “除了比以前忙以外,工作还顺手吧?”罗伯特问。
  
  威廉没说话,深深吸了口烟,慢慢吐出来。
  
  “打法不同。以前在斯泰尔斯,只要有预算,钱随便你花。除非你是白痴,事情基本上还是能办成的。而在这边,王涛要的是少花钱、多办事,难呐!”
  
  “具体点讲呢,怎么个难法?”罗伯特早听说在民企做事不容易,能亲耳听听威廉的现身说法就来了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