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庚是我的宝:最近一直在困惑职业规划,毕业快两年了,以应届生的身份到了现在的公司,曾经以为自己有很清晰的职涯规划,一直在努力的追寻,去年年底,付出得以成效,被调到另外省份做市场经理,但升职之后发觉自己没有规划了,不知道下一个努力的目标是什么了,在经历了楼主所描述的类似上层权利斗争及管理混乱后,感觉厌倦了,在这种销售导向型的公司女人的发展空间较小,又处在文化差异很大的城市,内心很抵触这个城市里的人和物,最近很想辞职,但之后的路又很茫然,不知道去做什么工作,又不忍放弃,毕竟在现在的公司里已经得到了总部到大区领导的认可,好矛盾。。。楼主有什么建议呢?
  ==========
  我不建议你放弃.毕竟,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重新来过,代价太大,如果你真的觉得有些倦怠,可以休假,可以散心,但一定要坚持,什么女人,城市的不同,这些都是虚的,以后你一定会看到.只有一种情况下,我们真的输了,那就是你认输的时候.

  阳光浩荡:楼主请帮我分析,已年过而立,做过九年的护士,后来到南开大学读了一全日制MBA,04年毕业至今一直在国企做经管工作,是那种比较虚的战略、改制方面的。丈夫06年到北京发展,因当时已孕,就没有到京找工作,孩子出生后一直两地分居。现一是对目前的工作厌烦,没有激情;二是也想夫妻早日团聚,想考虑到京求职。因职业规划欠缺,始终没有明确的目标,刚刚做过职业测评觉得更适合财务管理方面的,但我目前没有注会,也没有会计师职称。虽愿意从基础做起,但专业欠缺,加之年龄又大,实在是烦恼。请楼主给些建议。
    ====================
  
  校友哦~,应该是同一个学院,不过我是小本喽
  
  在这楼里见到学姐,同是天涯困惑人~~~握手握手

  庞斌简单汇报了事情发生的缘由,然后请示大家怎么办。
  
  袁克敏没有表态,而是看了看罗伯特。罗伯特清了清嗓子,把听筒往自己这边移过来。
  
  “刚才庞经理说了,工人现在还仅仅是罢工,但没有过激行为,也没有破坏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请求警方援助的话,他们也最多到现场维持秩序,平息罢工是公司内部事情,他们不会轻易让自己卷进去。但是,我认为,我们首先还是要向警方求助,其目的,一是防止事态失控,二是形成一种震慑力。”在进入会场之前,罗伯特在一张小纸片上写下了几个要点。
  
  “庞经理,现场有媒体的人出现吗?”罗伯特双眉紧皱。
  
  “电视台的还没有看到,但有地方报纸的人。”庞斌说。
  
  “无论如何,不能随便接受采访!告诉他们,要采访,必须由我公司公关部门统一安排。”说到这里,罗伯特把头转向公关总监翠西•邱。
  
  来自台湾的翠西有过在媒体工作的经验,她带着黑框眼镜,玲珑的面孔透露出一股干练和精明。
  
  “翠西,我们在无锡有影响力的媒体上应该有广告投放吧?”
  
  “Sure。”翠西今天一袭白衬衫,领口开得很低,铂金项链就是在灯光不明亮的时候,也发出摄人的光芒。
  
  “我们可不可以暗示它们或我们的广告代理公司,比方说,我们最近会有一些新的广告要投放呢?”罗伯特说。
  
  “你是说,希望它们看在钱的份上高抬贵手?”翠西用手指轻轻地捋了捋垂下的头发。
  
  “斯泰尔斯是一家大公司,也是媒体关注的对象。在我们公司出现了罢工,那一定会引起媒体的极大兴趣,如果报道出去的话,会引起各种各样的揣测,也会对我们的形象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所以,我的建议是,我们必须马上采取措施,防止坏消息传播出去。大家都知道,bad news goes quicker(坏消息传得很快)!”
  
  “这没问题,我会马上组织危机公关团队,立刻赶往无锡,分头拜会政府和媒体。”翠西坚定地说。
  
  “尤其要先搞定网络!”袁克敏点了点头,“翠西,网络传播的速度最快,杀伤力也最大,你们的首要任务是先搞定网络。”
  
  “明白!”
  
  “邢厂长、庞经理,”罗伯特再次靠近听筒,“请你们立即组织人,分头去跟工人做工作,从现在的迹象看,我不认为罢工符合所有工人的利益,一些人是凑热闹的,一些人是被胁迫去的。你们可以联系各车间的小组长一起去做工作。另外,派专人紧跟那几个组织者,尤其是陈刚,先不要采取任何行动,而是对其行为进行监控,你们那里有摄像机吗?”
  
  “有一台,上次公司搞年会的时候买的。”邢海波回答说。
  
  “那好,立刻找出来。一台可能还不够,最好马上再买一台,一部专盯陈刚等人,一部盯其他人,尤其是发现有人破坏公司财产,或出现过激行为,立刻拍下来,然后马上交给警方,这样,我们有证据在手,警方就会介入。我刚才说的都是以防万一的情况,只要事态不扩大,大家能坐下来谈,事情就好解决。反过来,如果他们想把事态搞大,我们也不用太担心,因为警方揪出了搞破坏的人后,我们再跟讲道理的工人们谈,事情就好办了。”
  
  “上面是我能想到的需要马上做的事情,但这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些措施仅仅是有助于我们控制局面,我们接下来更艰巨的任务是如何跟工人谈。他们的要求是全部答应?是部分答应?还是我们另外提出条件?这需要管理层来决定。”罗伯特看了看袁克敏,把听筒移了过去。
  
  “拉辛,你的意见呢?”袁克敏反问拉辛。
  
  “我同意刚才罗伯特提出的应对方案。我的原则是,除了每小时工资涨2元以外的条件,我们都可以谈,但工资绝对不能涨。因为一旦涨上去,就不能降下来,我们会面临极大的成本压力。”拉辛划定了底线。
  
  “如果我们无法在工资上面满足员工的要求的话,是不是可以考虑在福利方面做一些改善?上次做过员工满意度调查后,我们也提出过一些改善福利的措施,比如提供夜班工人免费晚餐、增加带薪年假、增加工人职业培训、提高膳食标准、增加工间休息时间等等?是不是可以考虑实施?”罗伯特提醒说。
  
  他想,我早就给你拉辛说过,不要只挥舞大棒,你的胡萝卜给够了没有?
  
  想到这里,他又补充说,“我们可以告诉工人,工厂的前景非常好,目前的情况只是暂时的。随着新厂房的投入使用,我们的生产规模会很快提高。我们会优先聘用表现良好的工人,并跟他们签订长期的劳动合同,打消他们对工作稳定性的顾虑,也让他们对这份工作的前景有良好的预期。并且,工厂规模扩大了,收益好了,涨工资也是自然的事情。要让他们认识到,他们的收入是跟工厂的发展密切相关的,只要工厂发展了,他们的收入提高是管理层一定会考虑的事情。拉辛,你说呢?”
  
  话筒那边,大概有几秒钟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