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在飞往洛杉矶的飞机上,袁克敏一直无法入睡。飞机是下午从上海起飞的,过了不久,就开始跨越日期变更线,很快就进入了黑夜的领地。
  
  虽然他已经不止一次坐这个航班前往美国,但这次的意义却非同小可。昨天下午接到总部的通知,让他马上赶往总部开一个重要会议。由于国内没有直飞托皮卡的飞机,还需要从洛杉矶转机。
  
  一个很有趣的变化是,通知中特别指明两点:一、只能一个人来,任何其他人不得随从;二、可以坐头等舱。
  
  袁克敏一再地玩味着其中的含义。在自己还是中国区的总经理时,他出差国外是可以乘坐头等舱的。而被降为保健品事业部总经理后,他就只能做经济舱了。现在,这个待遇又回来了,总不至于是要让我下课而给的最后待遇吧?这说明什么?肖恩•霍克下台了,这次应该见到新的CEO。但是,我直接汇报给特伦斯啊,即使要见的话,也应该是召见特伦斯,顶多让特伦斯带着我和其他两个事业部总经理一起去,但为什么专门说要我一个人去呢?
  
  他试探地向特伦斯发了出差申请,但被告知特伦斯已先他一步去了美国。而钱伯斯和豪森伯格还都在中国,袁克敏与他们的交往也不深,不好直接去问。于是他让安与那两位的秘书打探,结果是,他们两人最近都没有去海外出差的计划。
  
  他也想过问白乐年,转念一想,还是别去打扰老头的退休生活了。
  
  他的直觉是,一个漫长的黑暗隧道出现了一丝光芒。
  
  风尘仆仆中,袁克敏赶到了总部。虽然途中休息得并不好,但如此重大的场面,他怎么也精神得起来的。
  
  斯泰尔斯全球新任的CEO皮特•邓肯是斯泰尔斯近百年的历史中,第一个从外面聘请来的掌门人。当袁克敏步入他的办公室的时候,他认出了皮特,因为在公司网站上见过他的照片。咋眼望去,皮特个头中等,按西方人的标准来看,一定算是矮子了,跟以前的霍克形成了鲜明对照。他一脸平和,没有太多夸张的表情。宽大的眼镜框占据了脸上大部分的位置,使他看上去更像个牧师。只有时常紧逼的薄薄的嘴唇,透露出一股神经质般的威严。
  
  在皮特的旁边是一个光头黑人,额头满是皱纹,气定神闲地站在皮特的旁边。
  
  “你一定是凯文吧。”皮特先招呼了袁克敏,然后起身走了过来。
  
  “是的,皮特先生。我在网站上看过你的照片。”袁克敏满脸堆笑。
  
  “这位是我们新任的首席人力资源官,弗雷曼先生。你应该没有见过。”皮特向袁克敏介绍旁边的黑人。
  
  “你好,弗雷曼先生。”袁克敏握住了已经伸过来的弗雷曼的手。
  
  “你好,凯文。一路上很辛苦吧。”费雷曼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很亲切,笑容特别灿烂。
  
  “还好,我到美国不止一次了。倒时差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问题。”
  
  “听说,你有个儿子在美国念书?”皮特关切地问道。
  
  “对,在斯坦福。”袁克敏很自豪。
  
  “哇噢。太棒了!”皮特点了点头。
  
  “他学什么专业呢?”费雷曼饶有兴趣地问。
  
  “经济学。他想毕业后到华尔街去碰碰运气。”袁克敏回答说。
  
  “华尔街?Wall Street is a street with a river at one end and a graveyard at the other(华尔街的街这头是条河,街那头是坟场),要碰运气的话,得非常小心,哈哈。来,这边坐。你是喝点咖啡还是什么?抱歉,早上我们没有啤酒。”皮特挤了挤眼睛。
  
  “呵呵,我要杯水就可以了。”袁克敏喜欢喝茶,也非常讲究;而对于咖啡,那是他在没有选择的时候才考虑的东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在斯泰尔斯已经七年了。”皮特说。
  
  “是的,我2001年加入的。”
  
  “七年之痒。”皮特笑着说。
  
  “那是指夫妻感情吧。”袁克敏还从来没想过“七年之痒”这个说法。
  
  “我觉得这适合任何一种关系。”皮特正视着袁克敏,“这七年,你干得不错。”
  
  “谢谢。”袁克敏知道接下去要触及正题了。
  
  “我们认为过去两年中,你一直在一个愚蠢的架构下工作。好消息是,我们刚刚修改了这个错误。”
  
  袁克敏心跳开始加快,手心有些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