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5、
  
  “昆得拉在《笑忘录》里,关于人类的性生活有一段极其精到的描述。”谢佳刚从浴室出来,赤裸的身上还挂着几珠浴后的水滴。罗伯特丝丝地叭着口中的香烟,说出了这几句话,烟团被口气牵引着,向四下散开。
  
  “他怎么说?”谢佳屈膝着爬到罗伯特的身上,笑盈盈地端详着他。
  
  “人类的性生活,开始于有兴奋没高潮,终结于有高潮没兴奋。”罗伯特怪异地笑着,拿着烟的手,却把无名指和小指在谢佳的胳膊上轻轻地滑过。
  
  “讨厌!当心烧着我!”谢佳挪开了胳膊,压在罗伯特身上的重量却加重了。
  
  “我是这么理解的,你看看是不是对。刚尝到性的滋味的时候,不论男女,其实都很难了解性的妙处,因此是有兴奋的,带着些担心,带着些盼望,带着些恐惧甚至。自然咯,哪里能体会到什么叫高潮,能勉强完成这一过程就善莫大焉了。”
  
  “然后呢?”谢佳边问边把罗伯特的烟缴了下来,摁到烟缸里。
  
  “后来嘛,经验越来越多,体会越来越深。突然有一次感受到了所谓的高潮,尤其是指你们女人,对吧?我敢肯定你刚开始的时候是不知道高潮的,跟了我以后才知道的是吧?”罗伯特一脸的坏笑。
  
  谢佳使劲地掐了罗伯特一把。“嗷,疼啊!”
  
  “谁让你乱说我?!”
  
  “我哪里乱说了,我是指一种普遍的现象。但是高潮有了,而初涉性事的兴奋感、神秘感、期待感都没有了,每回都轻车熟路,你说,这是不是有高潮没兴奋?”罗伯特腾出手来,环抱着谢佳丰盈的身体,在她的屁股上轻轻地捏着。
  
  “这家伙倒是说得蛮深刻的。”谢佳若有所思。
  
  “那是。你知道吗?要得到炼乳,需要大量的牛奶;同样的,要得到如此深刻的生活体验,得同样需要大量的活塞运动。”罗伯特把嘴凑到谢佳的耳边嗫嗫地说。
  
  “你这人太坏了!”谢佳拧着眉头,然后使劲地在罗伯特身上扭动。
  
  “不行了,你快压死我了,你最近吃什么了,明显重了嘛!”
  
  “真的重了?”谢佳一本正经地问,眼睛瞪着。
  
  “女人啊!只有在跟她们提到体重、皱纹、皮肤这些话题的时候,她们才是当真的。”罗伯特心里感叹到,但嘴上还得继续哄着:“也不是特别重啦,你自己去浴室里称称,那里不是有个电子秤吗?”
  
  谢佳腾地就从罗伯特身上下来了,径直往浴室冲去。
  
  “哇!真的重了两斤啦!气死我了,你说怎么办嘛!”哭丧个脸,谢佳一步步地又磨蹭回来,头发也耷拉着,好像受到了特别大的打击,自个儿在床边坐了下去。
  
  罗伯特赶紧身撑起身来,从后面把谢佳抱住,用嘴在她的后颈上来回地蹭着,喃喃地说,“你这都算胖的话,天下女人还不得气死。”
  
  谢佳把头转过来,与罗伯特的头厮缠着,“你不会嫌我胖吧?”
  
  “我哪有啦。”
  
  稍顷,二人进到被窝里,谢佳也操起一支烟点上,抽了两口,递到罗伯特的嘴里。“明天晚上在外滩三号有个party,是以前一家公关公司组织的,婕妮要我和她一起去。你说我要去吗?”谢佳是罗伯特上家公司的市场公关经理,在一起公司的郊游活动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出现了实质性的突破。
  
  “我哪里管得了你去还是不去,而且,这些活动你不是经常参加吗?”罗伯特不解。
  
  “不是啦。她是说有几个王老五也要参加的,大家认识认识。婕妮老喜欢这些场合,我其实好容易脱离了那个圈子,觉得没什么意思。”
  
  “欲望都市,哪能说离开就离开的。”罗伯特淡淡地说,他不想再深入这个话题,隐约中,他感觉到谢佳在探求跟他未来的关系,但又不敢明说,毕竟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罗伯特有家庭的事实谢佳是知道的。“不过,我前两天参加了一个培训,讲幸福学的老师讲的一个方法倒是可以供你参考。”
  
  “哦?幸福学还涉及女人是否参加party的决策啊?”谢佳挂着不信的神色。
  
  “他是这么说的,两个女人受邀参加约会,当然了,男人很多,怎么权衡去还是不去呢?这里有几个假设。1,两个女人都是美女;2, 一个美一个丑;3,两个女人都是丑女。在第一种情况下,你应该回避两人一起去,因为,都是美女的话,在他人眼中,一定会有比较,也就是说,会比出一个更美的来,除非你肯定你在任何情况下都比她美,否则,万一你被比下去,那天晚上你将肯定不开心。第二种情况下,如果你美她丑,你应该和她一起去,享受众星捧月带来的感觉;如果你丑她美,你最好单独去。除非你虽然丑,但是有其他优点,比如聪明,这样的话,即使在美貌上你输给了她,但你的智慧迟早会让某些男人心仪的,你或许可以扳回一局。第三种情况下,你可以和她一起去,道理同第一种情况,同样是丑,总有一个会相对好点,这个人或许就是你。另外,如果你凑巧聪明的话,也未见得没机会。”
  
  “咿,这个理论蛮有趣的嘛,快告诉我这个老师是谁,我要去联系下他,推广这个课程。”谢佳听得兴趣盎然,职业习惯立刻就带出来了。
  
  “所以啊,菲茨杰拉德说,一个娘们儿,要是懂点什么文学啊,音乐啊,那么要判断她是不是个傻B,还真要花点工夫。”罗伯特一路说下来,两眼盯着天花板,没注意到后一句话说出来后,谢佳的横眉已经倒竖,然后扑将过来,在罗伯特的肩头咬了一口。
  
  “我记得你属马的,怎么变成狗了”罗伯特告饶。“就是狗,就是狗,拿我怎么样!”一排小牙印在罗伯特的肩头显现了。
  
  “看我怎么收拾你!”罗伯特翻身骑到谢佳身上,然后在谢佳耳边一阵乱拱。
  
  “我的头发,哎呀,头发都被弄乱了。”谢佳吃吃地说,随后就变成了粗粗地出气和轻轻地呻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