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情迷海军士官——我的幸福,是你驻守身边  作者:小巫仙忽忽  分类:[情感]  
  
  (六十二)
  我大学所在的M市是一个非常宜居的城市,自古的鱼米之乡。
  市中心的钟鸣公园是M市著名的十景之一,当然要带老公去。
  自我原谅老公后,他嘴角的笑意就未消失过,一直傻傻的看我。
  我突然小女生情结发作,吵着要坐旋转木马要吃冰激凌还矫情的要买气球。
  看来恋爱中的女人真是智商下降,这么多年,我从不屑那些小女生玩意。
  
  即使是小时候,也常年在外打江山,没有享受过女孩子的粉色童年。
  想当初,十岁以下的时候,我就成了独霸一方的人物,身边一群善男信女。
  大的小的近的远的统统追随于我,在我的领导下形成紧密团结的大院势力。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看我天天在外海皮,还煞有介事的成立“铁蛋支部”,既担心又开心。
  担心我没个女孩样,太调皮;开心我的领导力,有潜质。
  他们的原则是,只要不违背道德底线,便放任自流。
  在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下,我的童年多姿多彩。
  也做了不少离谱的顽皮事,现在回忆起来,直直的想笑。
  
  篇幅关系,这里简述两桩具有代表性的恶作剧。
  童年最爱过年,因为可以放炮竹,这是我最爱,MAN吧?
  众多炮竹里,有一种简单易放,操作灵活的,我叫它“摔炮”。
  即往地上使劲一丢,便“啪”的一声爆炸,八零后应该都知道。
  这种炮,火力不太大,我经常用两个指头把它捏爆,我表弟就不敢。
  所以我买了好多随身携带,随时表演,看着大家惊讶的表情和自己黑乎乎的指头倍感成就。
  话说7岁那年过年,我摔炮买太多,巡回表演结束后,还剩好多,便想方法消耗。
  那时热播八三版射雕英雄传,我迷恋黄老邪和他的桃花岛,真假虚实,八卦布阵。
  我山寨了一个布阵计划,在大年初三的23点,带着几盒作案工具,溜出了家门。
  我家住二楼,一楼到二楼有19层阶梯,这19层阶梯就是我幻想中的桃花岛要道。
  我把摔炮按照一定的排列规则,在楼梯上轻轻码放好。
  一至七层楼梯,奇放偶不放,左中右各码一个。
  八至十四层楼梯,偶放奇不放,同样均衡放三个。
  十五至十九层,每层都放,依旧左中右都要顾及。
  看我小时候就深谙心理学,不过都用在了整人上。
  前七层让来者找到规则,后七层改变规则,最后五层没有规则。
  这样的排放好,我咧着小嘴回家了,期待第二日邻居们的反应。
  第二天一早,就听见有人在外骂:“这谁啊!!害我昨天半夜回家吓得要死!”
  出去一看,是隔壁朱老师家的女儿小美,我心里窃喜,问:“怎么了怎么了?”
  她说:“昨晚我和我爸串门回来,正上楼呢,啪一声,吓死我了!以为谁不小心掉的炮竹,就没在意,谁知后面还有,一踩就炸。这里有哪里有,怎么也避不过去。更可恨的是,老爸在我后面上楼,居然也不停的踩炸!真不知道放了多少在楼梯上!讨厌真讨厌!”
  我心里满是得逞的快感,觉得自己是小黄老邪,可以排兵布阵了。
  当然,到现在也没敢告诉小美,她比我大两岁,现在在上海上班。
  
  还有一桩事,也悲催的发生在小美家,怪只怪,他们家离我实在太近。
  这是夏天了,我本着除害虫的原则,带领我的“铁蛋支部”在学校大操场上逮蚱蜢。
  分了几个小队,分别去逮黄蚱蜢,绿蚱蜢和灰蚱蜢,盛放工具是我从家拿的洗头膏盒。
  那时,儿童洗发膏是桶装的,类似于现在的洗衣粉桶的造型,还有一个把手,可以提。
  我聪明的在上面捣了几个孔,怕它们闷死,留着还有用呢。
  操场上真是物种丰富,只逮了一下午,就有100多只进盒。
  我用眼睛在孔里瞄了一下,妈呀,密密麻麻的真恶心。
  毕竟是劳动所得,舍不得扔,就提着回家了,长辈看见立即喝止,让我拿出去扔掉。
  我无奈的出门,突然看见小美家的纱门就在面前,灵机一动,用颤抖的手打开了盒盖。
  一百多只啊,统统往她家纱门上一倒,飞的飞,跳的跳,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待好。
  我赶紧回家,将自家门掩开一条缝,从门缝里细细观察。
  过了一会,小美要出门倒垃圾,刚准备推开纱门的时侯,尖叫了一声,接着喊爸喊妈。
  又过了一会,我看见他老爸少了一壶开水出来,拿着在纱门上热浇。
  我可怜的小蚱蜢们,全部被烫死。
  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尸体被他爸扫走,突然有了点罪恶感。
  所以我得到了报应,那就是,小美他爸,成了我高中的数学老师。。。
  三年被整的不轻,哎,一报还一报啊,出来混都是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