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情迷海军士官——我的幸福,是你驻守身边  作者:小巫仙忽忽  分类:[情感]  
  (十三)
  随着交往的深入,我的胆子越来越大。
  
  有一天电话,我问出了心中暗藏很久的疑惑:“问你个问题,你能回答就回答,不能回答也不勉强。”
  他找到了讨好我的机会,赶忙表态:“我一定回答。”
  我高兴:“是你说的啊,可不许反悔!”
  他笑:“问吧。”
  我:“你有没有看过A片?”
  他貌似被水呛了一样的咳嗽,我问的是唐突了点,但真的好奇。
  结果他很老实的回答:“看了。”
  我猜他那边说不定脸都红了,又穷追不舍“多少部?”
  他想了很久才说:“42部吧。”这下轮到我呛了,不用这么具体吧,太实诚了。
  我接着问:“哪部最好看,推荐一下。”是的,看A片是我曾经最大的梦想。
  他很无奈的说:“A片都没有情节的,不适合你。”
  我争取:“只要是A片就行了,我要求不高。。。”
  他随即说了一大通下A片电脑会中病毒,要用手机注册扣很多钱之类的恐吓,搞得我的梦想又被搁浅。
  
  其实也能找班级男生要,可我作为团支部书记不能表现的那么饥渴,吼吼!
  
  

  (十四)
   说到这个问题,要顺便控诉一下skype。05年要考四级,我为了锻炼自己的英语能力,每晚在skype上找外国网友聊天,后来,后来。。。我这辈子都不要再上skype了。
  
   第一晚聊了个法国帅哥,开头说的挺好,然后他要求视频,我当然同意,因为我没有摄像头,只能我看他,他看不见我。结果就看他跟那脱裤子,脱了第一条我还以为他热,傻傻的等他过来聊语音,然后,他又开始脱内裤,可怜我一介小处女,他好意思脱,我都不好意思看,赶紧关闭了视频,摸着胸口平复了半天,心想妈呀,老外就是开放!
  
   第二晚是个英国老男人,我精挑细选的他是考虑绅士国度的人多少含蓄一点,再说年岁不小,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他果真没有辜负我的希望,纠正我的语法错误,跟我聊人生聊文化。还得知他50岁离婚,没有子女,现在带着一只狗住在伦敦郊外。正当我感慨国外也有保守友人的时候,他说要视频,锻炼我的口语,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还好,视频中的他顶着花白的头发穿着白T恤侧躺在床上,笑着向我打招呼,我乐呵呵跟他SAY HI的时候,发现。。。他正在转移摄像头,场景一下切换到了他的下半身,原来。。。他下面没穿!不小心看见一砣浓密的毛发之后,我赶紧关了视频,吓死了,受不了口味这么重的!
  
  第三晚,我还在纠结加不加人的时候,一个土耳其男加了我,二话不说就跳出一个视频,视频,又是视频!我颤抖着去点击关闭,没想太紧张却打开了一个梦魇。。。三个中东裸男在视频那边淫荡的边笑边扭,我尖叫一声视频都没来的及关就窜到洗手间抱住正在洗衣服的小洋洋,她问我怎么了,我惊恐的指了指电脑,她疑惑的走了过去,只听“啊!!!”的一声,她重新回到了我的怀抱,嘴里连喊OMG!小玉玉和小玲玲两个室友见状也结伴过去看,同样的“啊”一声,过来跟我们抱作一团,最后还是小玉玉闭着眼睛过去点了“叉”,这才告一段落。自此,我放弃了在skype上练英语的清纯想法。
  
  P.S.跟闺蜜小桃说起此事,她挥挥手,大气的说:“你真傻,给你看你就看,干嘛不看,就当看A片!”倒,就这几个歪瓜裂枣的质量也能称A片?再说我想看A片是想看女人,毕竟那是拍给男人看的,女优才是亮点!我心中这个很MAN的想法一致持续到现在,在街上也是看见美女就回头,对帅哥鲜有兴趣。
  

  (十五)
   圣诞前夕,我开始群发短信:“心理测试,测测你的纯洁程度:圣诞节快到了,你会选择以下什么礼物送给我:1.围巾;2.巧克力;3.热水袋;4.人民币;5.首饰;6.手机。”很快便收到了若干回复,答案什么都有,我收到一条回一条:“谢谢,是你说的哦,等你的礼物了”然后捂嘴偷笑。其他人不是“切”,“哼”就是“上当了”,“想得美”之类。只有这个小当兵的回了条:“好的”。我没当真,心想认真你就输了。
  
   圣诞那天上课时,辅导员叫我出去说有我的包裹。我奇怪的瞟了一眼,是贝塔斯曼的包装盒,看寄件人知道是他,心中有了个大概。盒子封的非常仔细,我辛苦拆了五分钟才拆开,是班尼路帽子、围巾和手套的套装,灰绿色到墨绿色的渐变,细毛线织成,挺好看的。还有一封小信掉了出来,大意是让我在寒冷的冬季要注意保暖,要让他的关心时刻伴我左右之类。说实话,有点小感动,这傻小子不知道我开玩笑的么?后来我去商场看了这套东西的价格,八十多,他一个月才三百块津贴,还要负担高昂的电话费,又从不像父母伸手,真不知道平时怎么虐待自己。
  
   从那天开始,我们的感情突飞猛进,说好寒假回去就相见。他开始屁颠屁颠的倒计时,我也霸占了他的QQ,没事上去以他的名义找他朋友聊天,得知他是标准球迷,感情世界一片空白,初恋尚在,青春期该骚动的时候他光对着足球骚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