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情迷海军士官——我的幸福,是你驻守身边  作者:小巫仙忽忽  分类:[情感]  
  (八)
   接下来的日子我对他的了解又更深了一层,得知了他的家庭状况。他出生于一个工人之家,父亲经常井下作业,母亲烧锅炉(现都已退休),条件很一般。父母在他高中的时候离婚,原因是包办婚姻,感情不和。后来父亲再娶,母亲再嫁,他也独立成长,当兵上军校。那晚他告诉我后,生怕我会嫌弃他,又赶忙补充:“我一直都告诫自己,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我知道家庭离异对孩子的伤害,所以我以后会尽心尽力 的打造我的小家,只要不是违反原则的事,我都不会轻易说放弃。我的性格也不阴暗,他们离婚的时候我人生世界观差不多也形成了,不像别人那样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幸福的家庭总是那么类似,不幸的家庭却有各自的不幸,希望你能理解。” 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他看似那么开朗乐观,却来自离异家庭。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嫌他条件差,反而多了一层好感。觉得他一路走来挺不容易,尤其是他说他高中暑假挨家挨户发壮阳药广告,在迪厅卖啤酒,在酒楼做服务生赚钱的经历,他是当笑话说的,我听了心里就酸酸的。他的这些,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我被父母和爷爷奶奶呵护着长大,从来是心想事成,更不用为物质担忧。他也一直说我是蜜罐里长大的小孩,不懂得人间疾苦,有时也会指出我的大小姐脾气,当然态度很温和,嘿嘿,他毕竟还在追我嘛。有一次我在他面前抱怨父母管教太严,他叹了口气,说:“你在抱怨自己鞋子不合适的同时,那些没有脚的人还在羡慕你呢。”家庭的不幸让他迫切的想建立属于自己的小家,他开始自作多情的幻想和我以后的生活,还给未来的儿子想好了名字。他兴奋的说这些,我一头汗,哪跟哪啊,大哥,我这不是还没答应你嘛!
  

  (九)
   这一段来说我的家庭。我自幼被爷爷奶奶带大,所以跟他们特别亲。一般老人带孩子都有一个缺点就是宠的过分,没错,他们也是如此!比如说我不吃胡萝卜,奶奶就会说吃一根两块钱;我不喝鸡汤,奶奶就明码标价喝汤三元,加鸡腿五元;白煮蛋是吃一个一元。平时我就靠吃东西赚零花钱了,当然他们还会另外再塞给我。我父母呢,虽不十分富裕,但也秉承着“富养女儿”的观点对我进行精细化饲养,想要的东西基本都能得到。从小到大,我都是班里的小富婆一枚!
  
   我很得宠,但也并非无法无天。我在学校大院里长大,爷爷是当地重点中学的校长,奶奶是重点小学的老师,父亲也是老师转行做纺织生意,他们对我学习和道德要求非常严格。生活上的小事他们从不追究,但若犯了考试作弊或者欺负弱小之类的错,那就是一顿训。好在我天性善良又尊敬师长,对爷爷奶奶的孝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高三那年还被评为了T市“十佳敬老好学生”。我心里有一种很强的老人至上观念,不管在什么地方看见老人,我都会凑近一点看有没有什么可帮忙,只要是老人出来要饭的我都会掏钱,公交上让座更是不用说,因为我家也有老人。我总是在想,假如是我的爷爷奶奶出门,没人帮他们提重物,没人给他们让座,没有人让他们享受老人该有的待遇那我多气愤!
  
   其实写这段的时候我已泪流满面,因为奶奶已经在06年2月份的时候因糖尿病并发症永远的离开了我。昨晚又梦见她了,醒来很难受很想念。奉劝各位一句,孝顺要趁早,勿等到失去后才知道珍惜,老人就是一笔财富。
  

  (十)
   话说我和这位小当兵的很是投缘的热聊了三个月,他开始诱骗我给他寄照片。哈哈,正中下怀,你不是号称不在乎我的外表嘛,那我就雷你一雷。翻箱倒柜的找出了我大二时的一张“寿桃”发型大头贴,装进信封寄给他。
  
   以前,我对自己的流海十分残忍,每隔两周就要去发廊改造一番,而且样式绝不能重复。当时我对理发师说:“那些流海的造型都做遍了,今天你给我弄个有创意的吧”,这下把理发师难倒了,他说:“无外乎就是齐流海,斜流海,碎流海,卷流海。。。”我不依:“就看你的了,我今天一定要做一个不一样的,不然我就不走了!”他无语,默默地边想边剪,磨磨蹭蹭的剪了一下午,他终于站起来面露难色的说:“你照照吧”,然后立刻把脸背过去了,好像不忍心再看第二眼。我一看,犹如狗啃过一般,又貌似一个寿桃,再看好像麦当劳的大“M”!跟好看绝对不沾边,但够震撼,当即拍拍理发师的肩膀说:“没事,你不要内疚,我觉得挺好!”他瞪大了眼睛看我,憋出了句:“你真豪爽!”结果该发廊的所有理发师都跑来围观我和我的发型,没几天,全M市(我大学的城市)的主流发廊就都知道这么一回事了,因为我去的那家是理发界的潮流圣地,引领全M市的风尚。
  
   我的室友小洋洋去学校门口“破烂一条街”理发时还听见两个个理发师在对话:“听说前天在**发廊有人剪了个好奇怪的寿桃艾,我去总店听店长说的。”“真的啊,那你见到了么?”“没有,店长老婆在**发廊上班,是她看见回家告诉店长的。”“好想看看噢!”。。。小洋洋立即回来向我汇报,我倒!这么稀奇?还好当时做完流海之后就去拍了大头贴,留住了这难得一见的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