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情迷海军士官——我的幸福,是你驻守身边  作者:小巫仙忽忽  分类:[情感]  
  (二十三)
  我在朱三角的小车站左顾右盼,只见对面大石头旁蹲了一个人,笑嘻嘻的看着我。我朝他扑过去,他很自然的接过我手中的衣服和包包,又递来一瓶果粒橙,微笑着说:“就知道你会口渴,有没有晕车?”,晕车和喜欢果粒橙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跟他提过的了,我是说完就忘的人,他是多久远的事情都记得,刚好互补。
  我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瓶,又还给他:“喝不下了,赏你了,原味的。。。”筒子们知道原味什么意思吧?打个比方,淘宝上有专门卖给变态的“原味”内裤,就是指穿过的内裤。。。呵呵,你懂的!
  他笑,我猜他肯定听不懂原味的意思,跟他说这个真无趣呀。就光知道搂着我傻笑,说他是猪他都会承认。我感觉自己是一只活蹦乱跳的松鼠,他是伐木工人留下的枯树桩,我围绕着他翩翩起舞,他则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金榔山因为是矿区的缘故,早些年修了小铁道与外界相连,拉矿的火车每天往返。随着矿区的发展,铁路运输早已被其他的运送方式取代,铁道于是荒废。现在的铁道长满了杂草,无人打理,铁轨的木头也有些破败,如果是阴雨天气就像是LOMO风格的图片,但当日天空碧蓝,阳光金灿,颇有几分韩剧的味道。老公说这条铁道是他认为金榔山最美的风景。他拉我走在荒废的铁轨上,我踩一下铁轨横木踩一下铁轨间隙,一深一浅的乐此不疲。他则一路走一路给我介绍曾经的生活痕迹。老公指着远处的一所废旧的学校说:“这是我的母校,小学就是在这念的,当时好多学生,现在也不办学了,你看,还能看见操场和教室呢。”又指着一个破烂不堪的大屋子说:“这曾是金榔山最大的商店,国营的,我们吃完晚饭都习惯来逛逛,现在改制后被人承包卖水泥。”我面带微笑的开始畅想曾经的他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一定很傻,一定很土。。。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更衣”(按古文意思理解),都是喝饮料喝的,拉拉老公的手问:“这有厕所么?”老公说:“厕所倒没有,但是附近也没有人,要不我们找个隐蔽的地方你就地解决?我帮你看着。”我昏倒,这种原始的作风真是不能适应,白了他一眼,道:“你不要告诉我要入乡随俗,你们平时都是这样解决的?”他囧了,想了想说:“要不去我家上厕所吧,反正也不远。”我又问:“你家有人么?”他一再保证没有人,我才跟着他往他家方向走去。
  
  

  今天上海的闺蜜姜江来看偶,她曾是大韩航空的空姐,为了爱情辞职回上海,在一家电影院工作了一年多,现又辞职,而且很快就要和我成为同行,吼吼。下午陪她在咖啡厅坐了一下午,感慨良多。我们已经不会再为了包包和化妆品的问题浪费过多的口舌,也不会因为娱乐圈谁和谁的结合八卦不休,我们开始讨论颈椎病的防治和五年职涯规划,还有房贷的压力及生活成本的控制。现实面前我们太渺小,曾经的阳春白雪早随着芳华的流逝一去不返,怀念以前无忧无虑的日子。。。
  
  P.S.所以今天拖延了我的更新计划,今晚要加班写写写。。。
  
  

  (二十四)
  下了铁路,老公领我走入了村庄,要去矿区宿舍必须穿过这一带的村庄。还不错,算我见过比较富裕的农村了,路修的也不错。这里盛产某种植物,可观赏,可入药,大家因此也有些许致富之道。和老公手牵手的走着,突然前面一个小男孩的身影飞闪而过,嘴里喊着:“哥哥带着小妹妹到金榔山来了,哥哥带着小妹妹到金榔山来了。。。”然后冲进了自家院落就不见了。老公笑道:“这是我三舅的小儿子,很快我们的事全家就会知道。”我赶忙叮嘱:“你千万不要承认,千万不要,知道吧?”老公很不解的问:“为什么不能承认呢?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说:“我们才谈一周不到就惊动父母不妥”。老公说:“那我就不承认,我默认行吧?”我无语。
  
  老公家那里有十几栋楼房,是矿区家属的宿舍,每栋五层,算是金榔山最高的建筑了。他领我走入了其中的一栋,上了二楼,打开门我就觉得上当了,他后妈和后妈带过来的女儿都在家!他一脸坏笑的偷偷看我,我不便发作,只得面带微笑的装乖巧。他后妈笑嘻嘻的问:“这小女孩是?”老公说:“我同学过来玩的。”他后妈热情万分的拿出糕点,家长里短的问了一堆,我礼貌的一一作答。他后妈人很淳朴,脸圆圆的,她17岁的女儿跟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不过后妈的女儿有点害羞,见生人不太说话。老公叫后妈“阿姨”,叫后妈的女儿“杨妹妹”,后面我也这么叫,免得称呼太长筒子们看的烦。阿姨告诉我老公的爸爸出去串门了,中午才回来,让我务必要留下吃饭。我的天,这么快进展到见父母的程度了,超出我的心理承受范围,赶紧用眼神暗示老公,还好老公及时捕捉了到了这个信号,说我们中午跟其他同学有约。然后我迅速的去了洗手间,出来匆匆告辞。
  
  下楼后,我立即发作,生气的说:“你这个骗子,不是说父母不在家的嘛?”老公装无辜:“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她们真的都不在嘛,谁知道后来回来了呢!”我还是不爽,加快脚步超前走去。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耳畔有温柔的话语,只听他说:“对不起,忽忽,我太高兴了,迫不及待想公开。。。”哎,温柔一刀啊,我也无法再生气了,但还是说:“不管,你回去若父母问起,一定要坚持说我们只是普通同学呀!”老公居然开始吻我的耳朵,企图扰乱我的注意力,避开这个话题。我被他弄得心痒痒,又担心被人撞见,赶忙挣脱掉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