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我看看这个马鞭,没看到任何稀奇古怪的地方,更不知道如何使用,秋儿就开始指点我。
  原来神仙之所以能成为神仙,要遵循”法侣财地”四大原则,这里的法就是法术和法器,侣则是要有师傅和徒弟,财则是要有足够的财力维持自己的生存,地就是要有修炼的地方,法器的修炼很简单,就是找一个有法力的大师对某个物件发功,也就是开光。这个法器能力大小,取决于这个大师的法术。一般的大师开光的效果还不如自己开光。
  这个马鞭就是一个普通的马鞭,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它被葛洪开光了,就是一个厉害的物件,这个马鞭不但能作为普通的马鞭使用,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让使用这个马鞭的人骑上纸马在阴间行走,不然葛洪也带不到阴间。
  这一回该我脸上发绿了。
  不过秋儿说了,能用这个马鞭的人必须有水火掌才行,不然也是枉然。
  我的脸开始由绿转蓝,还想再问,洋胖子领着洋军医来了,给我伤口缝合上,吃些消炎药,他们走了。
  傍晚,李鸿章等人来了,研究一晚上攻城的事,方案一定,大家各自忙了起来。
  第二天,李鸿章的长枪队开始对城墙冷射,消灭一切敢露头的长毛,剩下乡勇们开始在城墙边上堆土,打造几个比城墙还要高的土堆,有洋炮对的工兵在,工程进展很顺利,不到十天,四个大土堆就堆起来了,上去一看,城墙就在脚下,不但如此,城内也尽在眼底。
  
  李鸿章一看来了精神头,马上调上来三十多火枪手上来射击,这一下城墙上的长毛了倒霉了,无处躲也无处藏,火枪手一个排子,长毛就像被割倒的韭菜一样倒下一排,这里刚倒下,长毛马上就补充上一排,原来在这些长毛的后面有他们的督战队。我一看这个好,就这样打下去,不用我们攻城,他们就会被我们消灭掉。
  长毛伤亡二百多人,开始从城墙上后撤,看来他们明白了不能用这种添油战术,这是兵家大忌, 他们撤下去,在城墙下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那里超过了火枪的射程。
  薛焕一看,城墙上基本没有守兵了,就要下去指挥攻城,我一把把他拽住,说好戏还没有演完呢。
  
  说吧喊来了校炮手,一边指着城里聚集的长毛和督战队,一边用蹩脚的英语跟他交流。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还用交流吗?整个形势一看就知道要打哪。校炮手用独眼龙瞄了喵,用手比划比划,然后往下开始哇啦哇啦,不一会,下面的军乐队又开始演奏起来,我知道又要开炮了。
  果然,火炮阵地上传来了隆隆的炮声,炮弹呼啸着砸向了那些长毛,这东西比火枪好使多了,一发炮弹就躺下一片,不但死人,还吓人,炮弹过后满地都是胳膊腿和杂碎,人死了没啥事,活的人受不了,几个齐射,长毛的督战队除了死的,剩下的都跑了,其他长毛一看,哄的一下,都跑了。
  薛焕一看,这回可以攻城了吧,我一摇头,还不行。
  秋儿跟我说过,在城门两侧,还有两个建筑,叫团城,里面除了曾经差点要了我的命的弩车外,还埋伏不少人马,他们控制拌马索陷马坑之类的机关,这个不破了,还是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伤害。
  那怎么办?
  
  这个好办,继续炮击就是了。
  于是炮口一转,开始炮击团城,霎时间团城里血肉横飞,可怜那些伏兵,连逃跑的可能都没有,只能乖乖等死。
  又是几次齐射,估计里面已经没有活物了,这才让薛焕李鸿章下令攻城。
  为什么要薛焕李鸿章下令?原来现在的攻城队伍有四股力量临时拼凑的,第一个就是各个县的乡勇,那是属于我的,还有就是洋胖子领来的炮兵,那是我的雇佣兵,他们的督战队就是我手下的二百多清兵。另外两股部队自然是李鸿章的洋枪队和薛焕的弓箭刀斧手了。炮兵不能直接上城墙,乡勇们干活行,打仗还不行,所以进攻的力量只能是李鸿章和薛焕的人马。
  这边一得令,薛焕的刀斧手首先登上城墙,李鸿章的洋枪队也随后登了上去,几乎没有遇到抵抗,看来长毛们已经弃守了城墙,转入了巷战。
  很快就有人从已经砸飞的城门露出头来,我一看城门已经安全了,屌丝的风格又来了,一声令下,几千的乡勇洪水一般就涌进了城内,洋炮队的人一看也抬着大炮跟了进去。
  当然,战斗还没有打完,大家的部队很快就遇到了长毛,只是这一次长毛已经没有地理上的优势了,面对李鸿章的洋枪,除了吃亏就是吃亏,占不到一点便宜。
  按照计划,扬州府衙归我拿下,所以我率领我的三百多人加上另外调来的一千多乡勇,直接冲到了府衙,这一次学乖了,没有走大门,而是爬墙头进去。
  里面空空荡荡的,长毛们显然逃跑了。我让那一千多乡勇把府衙团团围住,领着那三百多人直接就奔了死囚牢,不说大家也知道,我奔那里去干什么。
  按照藏宝图的指示,找到了一个房间,砸开地面,下面是一个黑洞洞的洞口,派人那油灯下去,一看,里面黄的是金子,白的是银子,红的是玛瑙,绿的是翡翠。
  下去的人从里面拿上来一本账册,里面记载这些金银珠宝那些事扬州府的,那些事大户们的,我掏出取灯,一把火把账簿烧了。
  剩下的事就不用我管了,大家对这些过程早就熟练了。
  第二件是就是寻找世焜的遗骸,这个也简单,抓来几个俘虏问一下就可以了,世焜的大儿子找到地方,哭着挖出遗骸,装进棺材里,走了。
  事情办完,撤下岗哨,开始了善后工作。
  这里没有居民,所以也不用张贴告示,直接算账发银子就是。
  李鸿章看好这些炮了,洋人是雇不起,想直接买下这些炮,既然李鸿章有想法,办了就是了,一问洋胖子,配齐弹药后需要八千两白银,砍价看到五千两,给了李鸿章。李鸿章乐的屁颠屁颠的,不在提别的要求。
  按照薛焕的意思,他也想搞点油水,我对薛焕说,这点油水你惦记什么,扬州所辖区域比你们的苏州大多了,官阶的品级也比苏州大,这么吧,我和李鸿章给咸丰写奏折,保举你做扬州道台。
  薛焕一听鼻涕泡都美出来。
  果然,十天后咸丰批薛焕为扬州道台兼任苏松太道,从此与李鸿章一起升官,共同驻守天津,光绪六年卒于原籍四川,诰封光禄大夫头品顶戴工部右侍郎总理各国衙门事务大臣
  同时我们三人还保举世焜的大儿子做官,咸丰准奏,把他调到北京户部任职。光绪年间与慈禧争论光绪元宝(大钱)里含铜多少,那时慈禧正在逃往西安的路上,没时间搭理他,结果他一生气,自杀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