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我心说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没好气的回答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你好好的,怎么会飘在门上面?”
  我一想对啊,如果我还是正常的人,早就摔到地上了。
  ”我真的死了,那我现在是什么?”
  ”是鬼。”
  我扭过头,看了拍我肩膀的那个人,他也飘在门上方,这么说他也是鬼了,还挺好看的。
  ”这里已经跟你无关了,跟我走吧。”他说。
  ”上哪去?”
  ”当然是你应该去的地方。”说完,这个鬼手里一晃,多出一条绳子,套在我的脖子上,拉我就走,我就像在鼻孔里栓了绳子的牛一样,乖乖的跟他走。
  说是走,其实是飘。
  外面已经不打仗了,有几辆大车停在附近,拉车的是牛头一样的怪物,那个鬼把我拉到车前,守车的一个鬼端着账本问我::”叫什么名字?”
  ”赵杰。”
  ”什么时候出生?”
  ”1964。”
  ”说鬼话别说人话,是道光或者咸丰哪一年?”
  ”我出生的时候道光咸丰都死了。”
  那个鬼白了我一眼,合上账本对牵我的鬼说,我这里没有他的名字,你直接送到阎王殿吧。”
  那个小鬼牵着我,没走几步,就来到一座大殿前,如此快的速度,让我想起了秋儿说的缩地法。
  大殿冷嗖嗖的,一个黑不溜秋的人坐在正中的桌案后面,桌面上摆着一个棋盘,上面洒洒落落的有一些旗子,估计这位正在和另一位下棋,看见我们过来,怕我们看见他们工作时间下棋影响不好,所以就停了下来。
  不用说,坐着的这位就是阎王了
  
  我当然是想错了,这个鬼其实就是一个判官,阎王那是多大的官,我一个小小鬼哪能看见他。
  只见那个判官一脸不耐烦,又问起我的名字和生辰,听到我的回答后,一拍桌案,对牵我过来的小鬼喝道:”你居然把砸场子的鬼拉来,左右给我拿下打二十大板。”
  然后转过头上一眼下一眼的看着我:”说吧,是哪个判官让你过来砸场子的?”
  我当然是一脸迷茫,就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那个判官冷笑一下:”看来不用大刑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了。”
  正说到这,屏风的后面转过一个白衣秀士,他一边看我,一边在判官耳边嘀咕起来,那判官听完,脸色由阴转晴,站起来作揖道:”原来是赵兄来了,请坐请坐。”
  那个小鬼刚刚被打完,一听这话赶紧喊冤,判官一皱眉,道:”你居然用捆仙绳把赵兄捆到这里,左右再打他五十大棍。”
  我可不愿意在这里瞎扯,看来是他们搞错了,既然如此我还是赶紧走,于是作了一下揖,告辞要走,判官一听说:”赵兄等等,看你一路劳苦,给你换个骨头吧,我这里刚好有一副王爷的骨头。”
  我一听一下子蹦了起来,那不是抽筋剔骨吗,打死也不干。
  那个白衣秀士一看,不由伸出大拇指赞道:”果然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这样吧,我给你一副水火掌和一个马鞭。”
  说吧也不管我是不是同意,拿出两颗药丸直接酒拍到我的掌心,然后从身上拽出一个马鞭,说这个马鞭上打得了龙,下打得了魔。
  拿了人家的东西,自然要问问姓什么叫什么,哪知他却说秋儿知道。
  我心说跟我拽什么,有说这话的功夫早就说出自己的大号了,既然你跟我拽,我还不问了。
  
  既然他不肯说,我也懒得问。左右一看没什么事了,就告辞出来,这二位也不挽留,就让那个小鬼送我。
  出来没几步,阎王殿就不见了,前面是一座小桥,那小鬼领我上了桥,对我一脸的怨恨,我刚想说点什么,小鬼却往桥下的水里一指,说那是什么,我傻了吧唧的往下一看,什么都没有。这个时候那个小鬼抬起大腿向我踹去,我一个没防备,扑通一声掉到水里。
  虽然我会点水,那也仅仅是狗刨,这个时候我没有什么防备,自然是手抓脚踹,大喊救命,结果一张嘴,咕嘟一下就喝了一口水,妈的,好苦!
  这个时候果然伸过来一只手,一把拽住了我,更准确的说,是我一把拽住了她,就听她说:”相公醒醒,相公醒醒。”
  我一听这声音好熟悉啊,睁眼一看,原来是秋儿一手端碗,一手搀着我,看来是在给我喂药,我说怎么那么苦!
  秋儿一看见我醒了,眼泪哗哗的就流下来了。
  我左右看看,原来这里是我的帐篷,李鸿章等人都在这里,心说原来我是做了一场梦啊,我记得刚才不是在城门里吗?怎么现在在这里了?李鸿章赶紧解释。
  原来我被箭射中,当时就晕死过去,后面的手下一看,连忙掏出一面红色的小旗摇晃,那时的小红旗跟现在的白旗是一个意思,都是不打了,我们救人马上回去意思,长毛一见我们打出了红旗,也停住弓箭,放我们逃走。
  原来如此。
  ”别人怎么样了?”
  世焜的小儿子和几个敢死队的兵勇被射成了筛子当时就死了,四大美女和我有上次穿越的时候用不锈钢做的软甲护身,算是逃过一劫。
  啊,既然我和美女们没事,那我就放心了。
  李鸿章等人看没什么事,就回到自己的营盘,走的时候我特别嘱托让洋胖子把他们队里的洋随军大夫请来。
  他们走了,我也打算下床,去看看四大美女,手往床下一使劲,按倒一个物件上,拿过来一看,是个马鞭,秋儿一看见这个马鞭,脸色当时就变了,问道:”你看见我师傅了?”
  原来那个白衣秀士是秋儿的师父,我心道,怪不得他给我这个给我那个。
  于是我就把刚才的梦对秋儿讲了一边,直把秋儿听的脸青一阵绿一阵的,碗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地上。
  这事换到谁都得害怕,这马鞭可是我从阴间带来的。